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三章 饵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无论神无月抱着怎样的理念,东瀛发动战争已是不争的事实。闻人然叹了口气,往梵天养伤之处瞟了一眼道:“你胆气真高。一个人来我家,就不怕交代在这里。”

    “所以我不请自来,免得你操烦过度啊。”

    “呵,别想太多。你在我家动手,打坏了花花草草,就你现在赔偿得起么?”

    止住话头,闻人然转回正题道:“另外,你这次找莫召奴,除了个人兴趣,也是为了鬼祭宗煌吧?”

    “如果可以,吾并不想强迫一名少年。”

    真要撬开鬼祭宗煌的嘴巴,神风营肯定有的是办法。而要压服军中激进派,军神想必也费了一番心思。

    闻人然想想道:“这是莫召奴的家事,我只负责引荐。但他是不是愿意配合,便不在我考量了。”

    “偏劳了。”

    没兴趣参合进神无月与莫召奴的交流,闻人然仅仅手书一封,全无跟上一观的意愿。

    留宿一夜,闻人然送走神无月,又与楚君仪商量了一下,大致敲定诛敌之法,就带着暮秋筠准备守株待兔。

    要搜寻轩辕不败的踪迹,只须守着师九如,就一定会有所发现。至于君莫笑与嗜杀者之间狗血泼一生的事,闻人然实在懒得多管。

    而留着君莫笑,一来能防止打草惊蛇,二来能通过笨方法,降低轩辕不败对自己“智商”的期待,闻人然又何必做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有那个美国时间,还不如调笑策马天下来的有趣……

    “小策马我跟你讲,只要你能和宵对话半个时辰,他一个‘为什么’都不问,我就把我的毕生所学教你,怎样?”

    “你当我是三岁孩童吗?”

    “我什么辈分,需要玩你吗?”

    往事不堪回首……策马天下气急道:“听你的用词,就知道毫无诚意。况且我已经有了无踪剑法,没必要贪多嚼不烂。”

    “有觉悟哦。”

    九如大师洗脑强力啊!闻人然暗赞一声,抬手续道:“不过,有时候自以为找到正确的道路一直走到黑,也有可能是另类的故步自封。”

    “嗯?”

    “没什么,我只是稍微提一下。如果害你自我怀疑、心魔再生,就当作下一个考验吧。”

    稍做题dian便够,闻人然转过头看向师九如,意有所指道:“这些天都不见轩辕不败大举来攻,看来他是打定主意稳坐钓鱼台了?”

    “嗜杀者有意正面挑战,吾与师九如也只有舍命奉陪了。”

    “凭他和目前的六魄,不过自投死路。嗯……有客上门了。”

    等候多日终见对方动作,果如所料不见轩辕不败本人,只有牧云高送信而来。

    “主人有言,嗜杀者若要一战。三天后,就拿君莫笑的人头,前往不毁峰。记住,只准你一人赴会。”

    “君莫笑……哼,轩辕不败又想挑拨离间?”

    浅显之词歹意尽显,策马天下顿生不悦,手dian剑柄蓄势待发。面对策马天下威胁,牧云高冷脸无惧道:“吾只负责传讯,赴会与否仅由嗜杀者考虑决定,请。”

    “你家主人如此嚣张,岂非太不把我们放在眼内?”

    “要动手吗?”

    闻人然打断开口欲辩的策马天下,一摆手道:“你离开吧。”

    “哈,看来此地你説了不算。策马天下,你若欲挑战,牧云高随时奉陪!”

    语出挑衅,牧云高貌无戒备,转身就离开了现场。胸口郁郁的策马天下,立生不满道:“喂,你不是説来帮忙?老前辈被黄口小儿呛声,就不嫌落眉角吗?”

    “你觉得轩辕不败的目标只是嗜杀者?”

    “嗯……调虎离山?”

    心思活络机变,策马天下须臾领会闻人然之意,道:“激你跟踪而去,是为杀师九如?”

    “对,所以我暂时不能离开。”

    拍了拍策马天下肩膀,闻人然不经意地看向一旁密林,意味深长道。

    “你去保护好君莫笑,我得和师九如商量应对之策。”

    ——————————————

    幽暗地窖,阴寒彻骨。轻快细微的脚步声,千回百绕响彻地道。细心防备的牧云高,小心翼翼回到据dian。

    “主人,信已传达。”

    “牧云高赶回,却不见闻人然踪影。看来,他是打定主意死守师九如,以逸待劳了?”

    绝世尘看向轩辕不败,若有所思道:“你直接撤回,想必早有预料?”

    “闻人然谨慎固守,不予吾等可趁之机,虽是稳妥,于计而言已落下乘,未免令人失望。”

    傲意张扬,轩辕不败冷笑含讽,却突地脸色一怔,似笑非笑道:“牧云高,这回你大意了。”

    “主上?”

    不解轩辕不败话意,牧云高正欲询问。一抹碧影迅光无声射入,便已代为给出答案。

    “我也觉得千日防贼,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清朗之声遥遥传入,旋即快剑照眼,邪掌以应。轩辕不败一手拨开牧云高,内元激荡如暗潮狂涌,不骄不躁沉着以对。

    三度交锋,各自均对彼此修为心下有数。虽是自负功体难伤,轩辕不败亦无硬碰硬取胜的把握,掌散邪流裹剑锋,满怀兴味道:“孤身入虎穴,好胆色。”

    “与你四处煽风dian火狂态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话似谦让,神无半分叹服,闻人然撒手起掌,无名指尖杀气凝聚,双掌同提胸口浩势推出,厚重武息封尽轩辕不败退路。

    招出决杀,双路并进。轩辕不败发觉来掌刚正肃杀,威胁更甚,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及时抽手力挡,瞬生气浪滚滚。

    然而,截掌难防杀身剑,轩辕不败顾此失彼。悬停半空的丹青见猛然深刺,顿时剑没狂者之躯三寸。

    “杀不了吾,一剑穿身又有何用?”

    “斩你羽翼,除你臂助。”

    轩辕不败抬掌欲拔剑,丹青见却已自行抽体而去,飘落闻人然之掌。

    一击无果,又见白影翩然独战手下两员要将,轩辕不败犹然处变不惊,心忖早先与牧云高等的对答,或多或少流露少许端倪,索性不再掩饰,径直发问:“你是跟踪来此,还是发觉暗桩?”

    “你比牧云高更快回到此地,足已证实一切。”

    “哈,你是早有怀疑了?如此説来,倒是吾小觑了你。”

    “你准备拿君莫笑做弃子,难道我还指望她对你有更多的价值?”

    明白与策马天下的对谈,瞒不过有心人之耳。闻人然便顺水推舟,假借与师九如商谈为名,私下循径而至。

    虽被闻人然揭破,天性凉薄的轩辕不败,亦无丝毫动容,平淡至极道:“你发现也无妨。嗜杀者与君莫笑的冲突,仍然难以避免。”

    “不,前提得你能活下去。”

    言语针锋难有结果,胜负唯付生死一决。自知暂无法在短时间内,对轩辕不败造成致命伤害,闻人然亦无拖斗之心,心念电转分化剑光,限定对手挪移界限。

    “牧云高,你等先退。”

    些微差距愈显明朗,轩辕不败厉啸一声,喝令牧云高与绝世尘撤离。

    然被剑灵所困,两人实力有差,要走岂是轻易?

    交手数十来回,渐渐游刃有余的闻人然,又暗发数掌辅攻。牧云高两人避之不及,登时口吐丹红仰面败退。

    危如累卵之际,蓦见暗处扑出数道悍不畏死之影,直迎暮秋筠剑锋而上。但闻数声闷哼,精锐死士豁命而为,终替两人换得生机。

    牧云高匆匆逃离,轩辕不败又拖延片刻,倏然暴退十丈贴近洞壁,反手一按机关狂笑而去。

    “你又浪费一次杀吾之良机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