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四十章 标准的旗子竖立方式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问题的关键,谁是九千胜?”

    虽然从三十年后的未来回到现在,从殊离山某人的口中,风隐仙对最光阴的过去,或多或少有些了解。但双方究竟是怎样的交情却是知之甚少,更谈不上针对性地解决问题。

    虑及眼下总不该让矛盾继续激化,风隐仙思索道:“现在就算你杀了绮罗生,大家也没法给你大变活人。”

    “谁说我要杀他?”

    “咄咄逼人换不来期望的结果……你之前和意行的战约是?”

    “他若落败,以后绮罗生就是我的狗。”老狗答得理所应当。

    毫不遮掩的挑衅语气,刺激的彼方二人分外不快。不过较之怒上眉梢的意行,已经略微把握老狗性情的绮罗生,终还是保持着理性,迷惑不解地问:“你究竟想做什么?”

    “重复来重复去,烦啦。”

    老狗神似不耐,周身散发的气息愈发危险,兽骨刀直指意行道:“在你打败我之前,不准再与他见面。”

    “哼!若要再战,何必来日?”

    勉强勘破剑不过顶的心障,却又失了佩剑,意行再与老狗动手,也未必会有胜算。绮罗生目光一转,踏前说道:“只要打败了你,你便不再为难?”

    “哈,狗儿你是要立刻与我相杀吗?”

    “非也。现在我不是你的对手,但不代表永远如此!”

    认清现实方不至自取其辱,身为武者却自有其傲骨。绮罗生虽弃刀多年,人又漂亮得像朵花一样,亦不代表他没了男儿血性。

    听出绮罗生语调有异,老狗登时来了兴致:“哦,那你要怎样?”

    “请阁下言行放尊重,切磋可以,点到为止。”

    老狗不以为然道:“不见血的狗,永远学不会生存该有的方式。”

    “求同存异,又何必过度计较个人理念的差别?”

    说绮罗生瞥了一眼面色不虞的意行,还是下定决心握着雪璞扇重重敲了下掌心,语露坚持道:“当然,战前双方即已有约,吾与剑宿自会遵守承诺。在打败你之前,相互不再见面。”

    “绮罗生?!”

    不想绮罗生如此作答,素来严守规矩的意行,又自觉不该违背信诺,轻喝之后微一迟疑,冷哼道:“罢了,这是你的选择,吾自当尊重。不过既然如此,吾亦有与老狗你再战的权利。”

    “奉陪。嗯……你为什么还不离开?”

    这里是通天道,你还想自己去哪里,叫唤渊薮?

    不想老狗如此无礼,竟然直接当着绮罗生的面就要赶人。意行却也拉不下面子,和一个思维行为都有别常人的家伙扯皮。因为一切根本解释不通……

    转过身盯视了绮罗生半晌,意行长叹道:“绮罗生,你保重。用不了多久,吾就会去玉阳江见你。”

    “共勉吧,兄弟。”

    老狗不悦:“喂,你们两个是当我不存在吗?”

    这台词……你妹的三人究竟什么乱七八糟的关系啊?

    全程看戏的风隐仙,不免有些凌乱,看不过眼的一指远处:“老狗,小蜜桃不见了。”

    “小蜜桃……枉我拿你当一辈子的伙伴,竟然连你也背叛我!”

    见绮罗生和意行关系甚铁,反而自己像个外人一样,老狗本就不是很开心。如今小蜜桃一走更是雪加霜。

    刚刚还肃杀严峻的气氛,陡然变得萧瑟凄凉起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老狗是遭受了何等的打击,竟抢在意行之前,意志消沉地离开了现场。

    发觉对面两人神情有异,风隐仙只得说道:“他表面装凶,其实人不坏。两位不要见怪。”

    “那……”

    “没用的。之后他一定会去玉阳江找你,还请兽花莫要失约。否则我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

    “吾明白了。”

    正主既已离开,风隐仙再留下也没什么要紧事,目光扫过断裂的澡雪后,想了想将包裹流火阳铁的陨精取出,送予绮罗生:“嗯,老狗害得阁下好友失去佩剑,这块铸材还请收下。”

    没将此物送给意行,反而是递给了自己,绮罗生自想通了其中关窍,亦不故作推托,温润含笑将之收纳。

    而接着准备询问意行有关山鬼之事的风隐仙,却觉得身边好像少了一个人,猛地一拍脑袋拱了拱手,旋即快步离去。

    “哎呀,小姑娘不见了,两位再会。”

    —————————————————————————————————————————————————

    自从建立起黑·道大联盟开始,长生殿与不老城之间的争斗,便再未断过。而因外传不老泉已毁的缘故,撕破脸皮的长生殿攻势,亦较之过往更为猛烈。

    此刻的不老城中,九章伏藏甚是悠闲。虽然清楚的明白识能龙与靛羽风莲对他并不信任,九章伏藏混入不老城摸清虚实的目的却已达成。

    天荒不老城内中,除了苍这名外援以外,其他的兵将实在没什么威胁性。就算是如今的城主识能龙与来历不详的靛羽风莲,九章伏藏也有稳胜的把握。

    反观长生殿联盟高手如云,打败不老城根本是顺理成章的事。所以就算“二五仔”的身份暂时套不出太多秘密,九章伏藏亦不觉得有多失望,沉心静气等待总能有机会。何况尹秋君被苍引入不老城,更是给九章伏藏送来了绝佳的合作伙伴……

    尹秋君与昭穆尊两人决裂,更合长生殿的利益。尽快打败不老城,需要稳定统一的联盟。但让尹秋君与昭穆尊私底下搞小团体,却不是九章伏藏所乐见。

    虽然双桥主的友谊,在重重误会与旁人影响下,已无修补的可能……但尹秋君来到不老城,九章伏藏自觉仍该私下拉拢一番,此举不仅能再为长生殿增添战力,也可借机分化紫金二人关系。

    不过,九章伏藏的想法很理想,现实却十分骨感……

    因为在不老城中,不仅有死掉的素还真尸体,还有活着的靛羽风莲存在。而苦境人都知道的是,被透了老底的反派接近素还真或者他的化体,究竟会遭逢何等可怕的境遇。

    更甚者,这里还有六弦之首……

    长生殿被封印了百多年,心情尚佳的九章伏藏,并不清楚这些经验之谈。而在撩拨了几下识玲珑,为使靛羽风莲日后头顶绿油油做准备,九章伏藏便按照计划,与同样无所事事的尹秋君碰了面。

    于是,双方在一番机锋内敛的对话过后,对这次会面的结果均表满意。然而尹秋君确确实实在思考着退路……

    与野心深藏的昭穆尊不同,紫荆衣并无争霸天下的心思。素来随行自我,只要他认可的朋友与自己活得潇洒快意,其他人的死活并不被紫荆衣放在心上。

    你不仁,我不义。紫荆衣狠不下心对付金鎏影,却也放不下架子主动和好。何况这次的矛盾,根本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化消。

    如今金鎏影死没良心的背叛,沦为孤家寡人的悬桥主除了恨恨不平,为自己的将来打算本也就无可厚非。

    但立身长生殿被众人孤立,抑或向金鎏影屈膝低头,又不是自负的尹秋君所愿。因此这段时日以来,难下决断的尹秋君,不免有些心灰意冷。

    在此次的交流中,九章伏藏并未透露匃皇的身份,却给尹秋君弄来了不死渊源,作为其解开血海封印的报酬。至于之后九章伏藏为攻破不老城许下的一大堆空头支票,尹秋君根本没有参与的兴趣。

    没办法,尹秋君从不喜掺和进无休止的战事,否则当年早就陪着玄宗力战到底,又何下定决心必叛宗出逃?

    不过,本质上不是个愿欠他人人情的性子,尹秋君还是答应替长生殿完成一个条件。

    而之前围杀闻人然的乃是云天化身;甚至对付鬼梁老鬼的行动中,断极悬桥还帮正道拿下了卧龙行。

    日后只要装模作样,在外人面前打死云天化身,顺便施法掩去紫焰心火,躲过苍的追踪。断极悬桥之主便是妥妥的正道栋梁。苦境之大何处都能去得,又还有什么值得畏惧?

    而且,苍虽然深恨当年两人的背叛,入世后实则也一直留了情面。只要紫荆衣肯回头改过,哪怕紫荆衣的身份被外人揭穿,六弦之首说不准也会为了大局压下。

    可叹连靛羽风莲的嘴炮都没用上,原本问天敌向金鎏影污蔑尹秋君的言辞,就成了实实在在的可能!

    所以干完这一票还了人情,尹秋君就准备回归断极悬桥遁世不出,再也不管俗世洪水滔天啦……

    p:这一章标题、画风都感觉轻松吐槽向了点,紫老三还竖了flag,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