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三十章 加深的裂痕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p:看霹雳之丹青闻人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一掌空燃魔火,烈性侵袭,袭灭天来再对号昆仑,已是功成圆满,登圣天魔之威。↗,

    魔者凶威进犯,道者泰然自若,号昆仑飘然离桌,踏斗布罡,云手汇拢昆仑圣气,抵消魔火袭身。奈何魔气纵被消化,却是难除袭灭天来撼世之力。魔掌道掌初交接,号昆仑竟觉无力可借,一时愕然。

    “吾乃先天双极之体,魔元佛元循环自生,不会有半丝外泄。号昆仑,太极玄若只止于借力化力,可是会令吾失望。”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一声冷凝,伴随一层更盖一层的汹涌魔力加倍压身。号昆仑神情收肃,以静制动,双手呈十字。单手若爪僵直,腿压下弯,空余之掌向着前方缓退,借自然为用,生无穷之力,连退化劲,接下魔者压迫之招。

    “不妙哦,号昆仑,你替我解开贯脉钉,我就帮你打死魔和尚,怎样?”

    眼见道魔生争执,戤戮狂狶本就忌惮号昆仑能为,自然乐见其成。

    而以袭灭天来与号昆仑武修,胜负绝非一时能够分明。但伏婴师之前就假借他人身份,为戤戮狂狶解开第二根贯脉钉。此刻功体虽受限制,戤戮狂狶却已恢复七成,加上异雷助力,已然不可小觑。

    深知戤戮狂狶言不可信,更见狂人说完持刀便是狠厉抢攻。陷入两人合围的号昆仑,纵然境界冠绝苦境,亦无法轻松退敌,僵持半个时辰,更是渐入支绌之境。

    “雷光斩!”

    “浩气归元。”

    狱龙盘旋吞天,雷光奔袭而至。双招夹击,袭灭天来势强力猛,号昆仑终究气逊一筹,无法尽消对手来势,登时口齿溢血。

    “号爷爷?!”

    手捧着太极玄秘册,从落日烟剑阵中出来的闻人清苒,遵从着闻人然的嘱托来此,欲将秘笈归还。不想还没上澄心明台,就被山腰激战之气牵引,连忙提速赶到现场。

    “意外之喜……”

    早将苦境台面上每个人的虚实了然于胸,伏婴师不觉计划遭受破坏,反露诡异笑容。却见昆仑山脚,两道黑红之气蹿腾而起,正是双枪封道!

    山上激战未休,因突来一人,而使情势再转平衡。晶莹流霞力抗雷刀,登为号昆仑挣得喘息之机。

    不过,伏婴师既敢如此做局,则定有必胜把握,不会因一人意外入战,而有所改变。心慈意仁的号昆仑不愿牵扯他人陷危,拆招间已生退却之意。

    “经验吾杀佛之招吧。七邪荼黎·阿兰圣印!”

    上回交手之后,袭灭天来便已知晓,号昆仑内力不若所料的浑厚,大多借天地自然之力对敌。此刻发觉号昆仑心生去意,袭灭天来索性断绝对手化劲可能,欲以根基以强斗强,胜败生死一招判定。

    “伏婴师亦要一试,苦境道门巅峰在这等情形之下,又该如何转化天地元气?”

    玄宗封魔阵能克制朱武纳真神诀,反之凭伏婴师的法术修为自也不在话下。

    铁面下的伏婴师嘴角微扬,掌中背印五星的黑色卡牌光华一闪。澄心明台周遭天地元气,刹那便被封禁一空!

    邪术施就,无论是萍踪极式亦或太极玄奥义,皆对外界自然之气存有相当需求。

    一老一少,转眼面临九死一生。所幸闻人清苒之前在剑阵中时,就已突破至神功九层。练峨眉所留甲子道元,更是解封入体;加上血苍穹神异为用,闻人清苒对上七成功的戤戮狂狶,自保绰绰有余。

    反观号昆仑察觉环境变化,却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袭灭天来克圣杀佛毁天之招轰然上手,昆仑山脉天象瞬间为之异变,赫赫天魔威,欺压寰宇覆顶而下。

    另外一旁的戤戮狂狶,亦知此招非同小可,更思落井下石,强行震退闻人清苒之后,雷刀竖举引落九天狂雷,全身电能尽纳一瞬之功。

    “号昆仑,再试吾天雷地掣!”

    暗中传音闻人清苒,道招虚而不发。面对极端困境,号昆仑不改镇静,足下腾挪来回,虽不得天地元气为助,却是另辟蹊径,以己为本,以心生力,汇太极两仪奥妙于一身,硬承魔者、狂人两大极招。

    “大地归元·撼宇天罡!”

    气度巍然,号昆仑如若扎根大地,与昆仑山脉融于一体,纵使天雷轰然,快不可避,亦是难撼其半分。

    但戤戮狂狶一招失利,却也造成号昆仑气机瞬间紊乱。而在九天之上,繁复圣印更是诛圣魔印,已然挟带天崩地裂之势,庞然贯地疾落。

    一正一邪,一道一魔。两股绝世之能,在昆仑山脉爆发,无边蔓延开来,摧倒排排高峰,瞬息冲破伏婴师禁锢!

    天地元气刹那涌溢山间,闻人清苒谨遵号昆仑之言,毕百载道元之功,聚峰涌天地元气为己用,汇于一招发出。

    “仙越萍踪!”

    七彩流霞如沾晶莹血色,强势一击直取山脚双枪。恰在此时,号昆仑与袭灭天来已见分晓。魔者外表分毫无损,连连轻咳退出百丈;号昆仑却被杀圣之招突破防御印在胸口,道袍染血红,已是重创加身。

    山脚下,仙越萍踪所成之光球,排山倒海袭向双魔,螣邪郎与银鍠黥武亦不能直缨其锋,当即双枪交叉同聚魔力,贯天神印应声反击。

    然而须臾耽搁,仙越萍踪更将双魔震退数里,号昆仑已带闻人清苒越过封锁,眨眼消失无迹。

    “哼,号昆仑你免想走!”

    为解开最后一枚贯脉钉,戤戮狂狶穷追不舍。澄心明台一片狼藉,伏婴师从烟尘中走出与袭灭天来碰面,微笑却带冷杀之意:“纵是不死,短时间内,号昆仑亦无法成为魔界阻碍。”

    “你的安排?”

    “黄泉吊命率军埋伏水晶湖,螣邪郎与黥武随后赶赴。若有发现,就地格杀。”

    “哦,那吾这便去往紫宫世家,向那位紫宫家的彤太君,替万圣岩的圣尊者讨个说法!”

    —————————————————————————————————————————————————

    除见白云飘荡,及目空无一物。断极悬桥之上。昔日同修、今朝陌路再相逢,气氛却是静的诡异。

    化云气成桌椅,尹秋君从不虚礼待人,我行我素道:“适才观弦首与昭穆尊两人交锋,出招内敛富余,稳压昭穆尊二人,果真闻名不如见面。”

    “桥主谬赞。”

    不着痕迹地观察分析着断极悬桥,苍从容落座:“不知桥主相邀,所为何事?”

    “唉,实不相瞒。当年吾与尹秋君、卧龙行三人本为挚交好友,后为处置五大神器分歧闹得不欢而散,已有百多年未见。关于这段往事……尹秋君不屑欺骗,亦不避讳直言,当年确有占据神器之心。”

    “哦?”

    冷声一笑,尹秋君将一切从头解释:“呵,当年,昭穆尊坚持将神器封印。而吾则认为,五件神器该由吾与他分开保管,只要坚定己心,又哪来的神器之害?如今看来,他分明早有异心,意欲挑起正邪之斗。”

    苍轻轻颔首,不置可否道:“五大神器之事,由今观之,确实是被昭穆尊所利用。”

    “不错。但吾从未想过,他连故友卧龙行之残躯亦不放过,竟会将之交予魔界!”

    像是无法置信一般,尹秋君义愤填膺地猛然一挥手中华扇,身外数丈白云倏然消散现出卧龙行僵硬尸身,恨恨不已道:“当日鬼梁天下欲杀佛剑、夺佛牒,便是与异度魔界、昭穆尊勾结。吾看不惯昭穆尊之作为,是以在事发之前,便将卧龙行收回桥上,断绝其为祸可能。”

    “竟是如此。苍在此替梵天,谢过桥主高义。”

    面现恍然之色,六弦之首像是明白了尹秋君的用意,起身半礼之后,旋即转头走到卧龙行身前,缓缓伸出右手,仔细察探其中虚实。

    见此情景,背后的尹秋君立即聚气于掌,意图与卧龙行同时出手,将苍一招重创乃至……击毙!

    熟料就在此时,六弦之首蓦地拂尘一扬快速转身,全身不露一处破绽,微微拧紧淡紫灰白的眉梢,道:“魔界之术甚是怪异。若要将之解除,吾须回玄宗总坛查阅典籍。”

    “那就有劳弦首了。”尹秋君忌惮收手。

    “不用客套。桥主既曾暗助正道,苍自该适当回报。不过,吾尚要前往不老城,还请桥主暂缓期限。”

    “无妨,得弦首之诺,尹秋君自能宽心。若是耽误正道之事,反倒是吾之不是喽。”

    尹秋君洒脱一笑应答。苍先是一点头,临走之前,却又莫名提醒道:“金鎏影前日去往不老城,用素还真的尸体换得不老神泉,功力大进。桥主若是与他相遇,还请小心为上。”

    “这,多谢弦首转告。”

    不想听到一个意料之外的答复,尹秋君怔神间,苍已离开了断极悬桥。

    因为昭穆尊再次的隐瞒,已使早生出裂痕的关系,愈发脆弱。并不是没有怀疑苍在挑拨,但却想不出苍用谎言欺骗的理由。

    尹秋君……不,紫荆衣急摇着手中溢彩华扇,眉关深锁喃喃自语道。

    “金鎏影,你在打什么主意呢?!”(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