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二十一章 诡诈的心思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咳,你的脸皮厚度和你的脸型真配。。:。”

    “承‘蒙’夸赞。”

    靛羽风莲并不计较,摇着羽扇笑道:“一场免费的热闹都看结束了,还不知朋友名姓?”

    “朝南暮北风隐仙。另外,我不想知道你的名字。”

    “咿呀,连飘逸如羽、风趣如斯的靛羽风莲都不认识,日后江湖人必将说你孤陋寡闻。”

    自顾自报出名姓,靛羽风莲全无自觉,叹息道:“不过吾大人大量,容允你的失礼,以后可要好好牢记。”

    没工夫和靛羽风莲啰嗦,风隐仙摆摆手便往‘洞’外而去:“提醒你一件事,你的长相很容易引起旁人误会。”

    “误会,会有麻烦?嗯……”

    慢步离开山‘洞’,靛羽风莲打蛇随棍上道:“相逢即是有缘。我是头回走跳江湖,有些事情的确还须请教详细。”

    “咱们很熟悉吗?”

    “一回生,两回熟。碰上你,是我的运气;遇见我,是你的幸运。靛羽风莲相信自己的眼光吶。”

    风隐仙停下脚步,转身正视靛羽风莲:“朝南暮北的运气一向很好。你的幸运却是未必。你我现在面对着面,我若顺风顺水,你岂不是要为难?”

    “呵,既是同向之风,怎会立场相悖?”

    “咳咳……希望如此。”

    似有所指地说完,风隐仙咳出几缕血丝,目光无端飘向远处,顿了顿转口又道:“反正都看了热闹,那就顺道再看一场戏,如何?”

    “恭敬不如从命。”

    —————————————————————————————————————————————————

    “万圣岩来信,为防路上有失,请求暂扣佛牒。”

    “万圣岩……可以。”

    虽想将佛牒与佛剑分说一同带回佛乡,但矩业烽昙考虑到万圣岩亦是佛‘门’圣地。这个要求合情合理,拒绝未免显得佛乡欺人,矩业烽昙遂同意将之‘交’出。

    公法庭向西百里山郊,独自领头走在前方的矩业烽昙,神情肃穆闭口一言不发。旁人难从晦暗不明的表情中,推测他之真实想法。而在其身后,伪装着功体受制的赤珠宗境,却是目光闪烁,焦急期盼着脱身之机的来到。

    一路闷头快行,倏见一道矮小身影从漆黑林中跃出,飞速接近佛剑分说。矩业烽昙正‘欲’阻止,却又突地停了动作。

    “小施主,请勿靠近。”

    “我不!爹亲没错,你们凭什么抓他啦?”

    僧棍‘交’错挡在圆儿与佛剑分说之间。不甘受阻,圆儿抓耳挠头上蹿下跳,却始终难以突破众僧界线,不由更怒更急。体内真气受到影响,顿时为之剧烈躁动。

    不愿双方发生纠纷,亦是为了圆儿安全,沿途一直保持沉默的佛剑分说察觉异状,当即开口劝道:“圆儿,吾明白你的心意。但吾之罪孽,自该由吾承受。你万不可胡闹,速速离开吧。”

    “不要,我不想你去佛乡啦。世上的孩童都有父母,这有什么错?圆儿好不容易找到爹亲,他们没理由‘乱’抓人!”

    “胡言‘乱’语,暴力抗拒扰‘乱’正常公务,只是让佛剑罪上加罪。”

    “哼,你们都是坏和尚!”

    相较于卫无‘私’的铁面,矩业烽昙虽是严厉苛刻,却仍存有一些人情之念。

    而且佛剑分说罪不至死,绿林习气不改的矩业烽昙,更不会将人得罪到底。不过,同样不容他人扰‘乱’,矩业烽昙略一思索,抬‘腿’往右走出十余丈,道:“圣行者,你有一盏茶的时间告别。之后他若执‘迷’不悟,恕不容情。”

    “多谢。”

    僧者神‘色’宁静表情淡然,安抚着暴躁的小童。隔着几名武僧的另外一边,赤珠宗境心中数数强自镇静,‘胸’口起伏等待良机。

    转眼时间将尽,佛剑分说摇头叹息,强行推开不甘心的圆儿。眼看圆儿瞪目扑上,赤珠宗境猛地暴起发难,三转十二菩提阵陡然开启,不及防备的众僧尚在惊愕,已被困入阵中。

    “四谛戒苦!”

    赤珠宗境蓄势甚久,矩业烽昙反应已迟。而因之前甘心伏罪,佛剑分说早被限制功脉,只得在危急间,先将圆儿揽至身后,硬受强劲一击。

    佛剑瞬间受招呕红,矩业烽昙忙持‘惑’苦终焉,一刀厉斩而下。然而恰在此时,暗中突来几道狠掌,打断矩业烽昙动作。

    “圆儿!”

    漫天烟尘遮蔽视线,赤珠宗境早知有人援手,电光火石间,掏出七宝明镜催动佛力,奇异光彩罩住圆儿定身,窜近掳人就走。

    “来人,赤珠宗境逃离,速速通知各大僧院。”

    发觉对方目标明确,矩业烽昙冷声令下,道:“为防夜长梦多,此刻不宜分兵。先将佛剑送往佛乡,之后再另行处置。”

    “有魔气……圆儿危险。”

    矩业烽昙略一停顿,无动于衷道:“吾已派武僧回传消息,相信很快就有消息。佛剑分说你乃带罪之身,不得妄动。此事吾自有主张。”

    深吸一口气,佛剑分说起身直立,神态坚持道:“救人之事不可怠慢,吾要先去救人。”

    “此事蹊跷,吾有充分理由怀疑,对方是在声东击西。”

    ‘惑’苦终焉寒光大盛,周遭气氛倏转凝滞。矩业烽昙凛眉冷对:“人吾自会救,但得在押回圣行者之后。”

    “还请诸位佛友让路,之后佛剑必亲上佛乡领罪。”

    气氛陡转肃杀,佛剑分说心知刻不容缓,体内佛气暴涨满盈,瞬间冲破佛枷禁锢,大轮天指应声上手,果决出招。

    “一错再错,烽火瞬杀!”

    双招璀璨‘交’击,矩业烽昙作风强硬,寸步不让。空手对佛刃,又是强解经脉禁锢,佛剑分说一时难占上风。但为救圆儿脱险,佛剑更无纠缠心思,手留余力功运七成,强招应声而出。

    “梵心灭!”

    金光灿耀直取矩业烽昙,佛剑分说无心伤人,返身便‘欲’离开救援。‘惑’苦终焉挡下佛招,延地焚火紧追而上,矩业烽昙横刀在前,不肯佛剑遁离。

    蓦然,一股无臭无味的毒粉吹入,引发佛剑分说体内长日累计毒素。随之又见一名与圆儿长得九成相似的死尸,好死不死落在‘惑’苦终焉之上,应声一分两半。

    “圆……圆儿……闪开啊!”

    ‘混’毒发作,脑识模糊,引发修罗怒‘性’!

    虽是定‘性’远超常人,勉强辨认出非是熟悉幼童。但见无辜因己之故而亡,佛剑分说登时怒火摧心,满头银螺瞬间化作白发,肌‘肉’虬结再不容情,一拳捣向矩业烽昙心窝。

    “佛剑分说……噗哇!”

    强悍的力道擂在刀背之上,矩业烽昙承其刚劲顿时受创。佛剑分说抓准时机毫不怠慢,立向赤珠宗境逃离方向,急速远追而去。

    修罗逃遁,怒尊疾追。不远处的丛林内,鬼梁天下却如闲庭漫步般尾随不放,‘阴’森吊诡双目隐‘露’凶光。

    “此毒都不能影响佛剑神智,意志真是坚强的可怕。不过没了佛牒威胁大减。身入修罗与矩业烽昙‘交’手,更是加快体力消耗。他之死期将至了。”

    —————————————————————————————————————————————————

    夜风吹送血雨腥味,丧气死尸本无神智。但卧龙行却只来得及发出一掌,就被强行打断所执行的任务。

    “哼!”

    七窍冒出淡淡白烟,卧龙行脑中一片空白。脑中仅存对神器的追寻,亦被异度魔界设法屏蔽。

    剑光穿身不觉疼痛,卧龙行猛一呼气,怒源心流霎时上手,刚猛之劲摧倒方圆草木,一‘波’胜过一‘波’的魔气,刹那冲向暮秋筠。

    “移‘花’。”

    清冷淡然两字脱口,怒源真气即将及身。暮秋筠指凝剑芒,身化‘迷’离‘花’影,顿让磅礴之劲落空,转眼‘逼’近卧龙行。

    但知卧龙行不死不伤,只凭执念而动。暮秋筠心忖强攻无益,百草神通虚应其招,单为拖延消耗。

    黑鸢谢了又开,魔气却无弥补。卧龙行终非活人,有如无根之木,难以久持。

    本能发觉魔能不够,卧龙行正‘欲’退走。怎料天际莫名黑云翻涌,一座漆黑又泛宝光的桥梁,突兀从天悬下。

    “天命之谓‘性’,率‘性’之谓道;天道归一,断极悬桥。此人吾要带走,做你该为之事吧。”

    …………………………………………………………

    “说是看戏,一个唱戏的人也无。朋友是在出神想什么呢?”

    站在鬼梁天下部署回归的必经之路上,不知不觉等了大半天。靛羽风莲虽不觉得无聊,但闷着不是他的个‘性’,时常撩拨两句,也不期待风隐仙应答。

    然而之前一直懒得搭理的风隐仙,此刻却是莫名眉头一动,认真地答道:“要等的人速度太慢,闲的没事做,只能想想姑娘消磨时间。靛羽风莲,你听说过江南第一才‘女’风采铃吗?”

    “咿……咿呀?姓风,风采铃,隐约有些映象,却又不大清晰。你为何要在此时提她?”

    “大家名字里面都有一个风字,算是本家对不对?而且我和她是好朋友,所以有一个不情之请。”

    脑中只存零星记忆,靛羽风莲虽觉本能不对,还是好奇地问:“如何?”

    “等你哪天成亲,看在今日的缘分上,想来一张喜帖跑不了我的。到时候,我能不能腆着脸皮多要一张,请她一起沾点喜气?”

    “呃……”

    手中羽扇一顿遮住半边脸,靛羽风莲深思不语:对方虽是面带笑容,但风隐仙所言,总觉得其中有危险的陷阱存在,为何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