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八章 图谋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咳,现在以你为主,你该走在前面。”

    两步一停,暮秋筠回身睁大了双眼,摇摇头清脆吐声:“有病?”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是在咒我。”

    有些新奇地抬手摸了摸白衣少女额前新生的斑龙角,风隐仙旋即将双手收回抄起,取笑道:“就算我身体抱恙,姑娘也不能和一个刚接触不久的人,表现得太亲近啊。”

    “唔。”

    虽仍是似懂非懂,暮秋筠想想还是走在了前头,却也只限于间隔两三步。往满篁潇湘方向一路走去,一人讲一人听,沿途野草渐矮,及目远望一片郁郁苍翠,分外宜人。

    吸一口清新空气,风隐仙掸了掸衣袖,莫名发问:“姑娘你有没有背下临江仙?”

    “啊?”

    茂林修竹,青翠欲滴。到了目的地,于石阶下驻足的暮秋筠,轻轻张开了樱口,却又在原地没能吐出一个字,方才明白身后青年所指为何,顿时双颊微微泛红,轻轻甩了甩马尾,回首眼神示意哀求。

    “呵,要是听你主人的话把诗号背熟,此刻至少不用担心被人视为无礼拒之门外。”

    莞尔失笑,风隐仙只得微提一口真气,当先请道:“朝南暮北风隐仙,特代儒门六庭馆请见风轩云冕。”

    朗朗声乘悠悠风穿林而入。过了片刻,吾不留便从山上不急不缓地走出,伸手相迎:“御龙天在会客亭,两位还请随吾进入。”

    繁密挺拔的青竹林内,两座相隔不远的雅致凉亭,分属宾客。吾不留带着两人来到会客之地,又将书信呈给超轶主,便静静退到一旁。

    “教母之意,吾已明了。”

    超轶主阅完之后,视线隔着幽幽翠竹,顺斜坡望向侧方亭中,问:“除了审罪阎罗以外,两位是否还有他事?”

    风隐仙坦然应道:“除了这件公事,闻人前辈被困之前,嘱咐我另有一事需得请教犹梦玄湖那位。”

    “哦……犹梦玄湖?”

    ……………………………………………………

    “如何?”

    玄湖地底深层密室,两人私下密谈。望着庞大宏伟的机械巨鸟,排除了个人感情因素,风隐仙右手dian着下颌,尽可能客观地分析道:“烽火关键纵有一击之力,但难伤及波旬根本,始终无用。若我所料不差,波旬再出之时,实力恐会更上层楼。老哥,恕我直言,单凭烽火关键,依旧无法阻其为祸。而且下一次,也不会有星云河能够取巧。”

    “照你之判断,当是无误。”

    数十年沉心研究烽火关键,竟然还是有所欠缺。超轶主亦不觉灰心气馁,只是深深皱起眉头,略有些疲惫地答道:“吾会抓紧提升它之威力。”

    “其实,我倒不认为波旬再入世会造成多少破坏。甚至只要操作得当,就算是目前的烽火关键,也未必不能建功……”

    先得过了弃天帝那一关,苦境才有未来可言。此刻烦恼波旬降世,未免太早……

    不提另有些私心存在,风隐仙委婉劝道:“咱们还有几年时间,老哥不用把自己逼得太狠。”

    “吾有数,劳你挂怀。”

    数十年都隐忍下来,超轶主亦不在意多费心几年,暂缓口气将之按下,略一思索回神又道:“对了,审罪阎罗虽已皈依佛门,吾相信烈武坛结义之情尚存,他当不致罔顾私交之谊。”

    “只要对方不是刻意刁难佛剑大师,佛门的内务咱们也无肆意插手之权。”

    “那等回到满篁潇湘,吾便手书一封交你。”

    “多谢……另外,你将戚太祖封印在上方,是为掩人耳目?”

    风隐仙举起右手朝上发问。超轶主随即颔首应答:“吾至今未曾查出凋亡禁决真相。有他顾守此地,不仅是为吊出暗藏者,亦可确保此地机密不致外泄。”

    “他若真是阴谋家,屈身此地数十年毫无动作,也算是有大毅力。我们还是从来的方向离开,否则与他会面难免惹其猜疑,咳咳……”

    自从妖绘天华那里取得妖绘术,又得到兽花的下落,风隐仙便熄了再与东皇沟通的心思。而要向梦花、欲花两部讨取秘籍,必然非是易事。指望暮秋筠能自己处理妥当,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

    “你无恙否?”

    “有前辈百朝臣作为模范,我可不能漏气。”

    —————————————————————————————————————————————————

    天高地阔,白云渺渺。云渡山上,久未会面的正道巨擘,今日重聚。

    “闻人然是头一个被针对的对象,必然会有下一个受害者。而要对付前辈你,非上回阵容不可……”

    隔桌而坐,大红袍的香味,飘散在空中。素还真言之未尽轻啜一口,梵天便已随之接道:“前番举动,已然引起吾方注意。他们再想事先瞒过吾等,无声无息汇集一处,无异天方夜谭。”

    “所以,邪道下一个目标,不会是前辈。当下佛剑大师受公法庭看押,有教母之助,邪道亦难得逞。而要铲除楚君仪,无异惹上儒门天下。疏楼龙宿与夜重生之间,不存消恨共存余地。如此以一带三,他们三人虽有亡命之险,暂时却无危险。”

    “若无意外,下一个目标,将在你与谈无欲之间产生。”一页书颔首认同。

    早已习以为常,素还真轻笑道:“听説公法庭将对圆儿动作,但吾担心此事来的巧合。而阴阳骨无法通过寻常手术取出,若有异度魔界插手,圆儿必然露出破绽,导致计划破局。因此,在断层结合之前,圆儿万不能暴露阴阳骨。”

    “嗯,你想……”

    “劣者的性命,送他们亦无不可。但在那之前,更要给异度魔界造成相当压力,逼使其不得不使用从素某手中夺得的阴阳骨。”

    “而叶xiao钗成为公法庭护法。除了关注圆儿动向,亦是代表你之态度,更能成为楚君仪奥援。”

    以梵天白莲两人默契,再説已是多余。素还真含笑不语,一页书会意道:“攻入魔界暂不可能。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不过,夜重生尚不足动摇魔界既定方针。”

    “鬼梁天下……佛剑大师乃是必要人物。但如今公法庭释都令仍是变数,吾等还须静待时机。”

    —————————————————————————————————————————————————

    “刑通五道,禅达九天,欲自在,色无边,世若昙华归一瞬,业火定烽烟。”

    一dian金红光影浮空。坚决、果断,粗放的声蓦然响彻山间,威严道:“赤珠宗境,调查如何?”

    “母猿下落不明,恐是畏罪潜逃。”

    矩业烽昙声沉音冷:“如此举动,更加坐实佛剑罪行。吾已将那名孩童送往公法庭。”

    “审座多日不见踪影,便是追查圆儿下落?”赤珠宗境握着佛珠的手突地一顿,似有意外道。

    “理应如此。佛剑分説身份非同一般,更须谨慎处置。仓促断案岂非败坏佛乡清誉?”

    不觉赤珠宗境有异,矩业烽昙吩咐道:“吾这就前往公法庭,与几位都令汇合。有xiao娃儿与佛剑对质,已够定罪。为免他人挑刺,你继续搜寻白猿去向。”

    “是。”

    目送着金红光球远去,赤珠宗境方才折向而行,忽闻阴沉老练之声。

    “笑叹一声何所求,秋意袭人风满袖。那位就是你们佛乡审座?”

    “审座行事雷厉风行,不容他人辩解。除去白猿独留圆儿为证,佛剑认罪之后很快就会被送往佛乡。途中如何行动,当不用贫僧多言了。”

    “哈,人都死绝,佛牒失踪,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