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八十二章 伏龙、诛魔(一)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初掌交汇,闻人千秋虽觉对手根基雄浑,眼神却是颇为呆板,登时明了眼前卧龙行只是一具尸体,并非活人亲至。△點xiao說,

    然而话虽如此,闻人千秋亦未有丝毫怠慢。尤其在一页书现面之后,更觉当下情势不利,不敢掉以轻心。

    “卧龙行……”

    怒极心源得自卧龙行,用之对敌实乃不智。眼看此刻强敌环伺,闻人千秋口中喃喃有声,心下已有主意。

    思索间,闻人千秋再赞一掌拉开距离,暂止怒源式,反祭五残招,一举一动皆已牵制为先。

    虽不知卧龙行实力究竟到何种程度,南宫神翳又怎会看不出鬼梁天下生出撤退之意?

    不过为免当面揭穿致使其恼羞成怒撕破脸面,南宫神翳仿佛视若未见,谨慎注视着一页书,语朝闻人然道:“同一时刻让五大神器集合在此,卧龙行必会随你而来?”

    “怎样将变数转化为定数,也是一门学问。”

    説着,闻人然已从慕少艾手中接过造化之钥,唤出白衣剑灵仔细吩咐道:“不要插手这里的战斗。秋筠,陪少艾他们先出去,若是可以,最好换来佛剑大师。”

    “嗯。”

    梵天适才毫无遮掩适高调降临,必使夜重生心头惴惴。而见慕少艾等人安然退出,夜重生更有临时抽退的可能。

    不过考虑到翳流人马众多,闻人然想了想还是在南宫神翳注目之下,把造化之钥转交一页书,道:“前辈,我也得去外面帮下忙。”

    “离开吧,此地有吾足矣。”袖花一挽,一页书目中神芒隐现,气机锁定南宫神翳,已是招出前兆。

    而纵不愿放闻人然等离开,南宫神翳在梵天注视下,亦无逆转乾坤之能。

    紧张戒备同时,南宫神翳唯有暗中放出蛊虫,提醒寰宇奇藏与醒恶者尽快撤离,至于姬xiao双、莫虹藏与天来眼,恐怕难以安然脱身……

    “梵天一页书,南宫神翳久仰盛名,赐教了。”

    吸纳一条半的龙气,守有不解之护、攻有撼穹之能,功体大进的南宫神翳亦无畏惧之意,声落人动,双掌翻运漆黑毒雾,气劲延地扩散,虎啸龙吟压向一页书。

    “大乘一帆引!”

    龙气之利早有预见,梵天拂尘轻挥,起手便是非凡之招。莲华妙谛金影灿烂,双掌分接撼天沉掌。两股磅礴之劲极端交汇,撼穹之能加持磅礴龙气,锐不可当的庞然雄劲,竟将一页书平平推出数步。

    内力源源不绝灌注掌上,南宫神翳若有所思道:“果如传闻一般,龙气对护天之龙有所遏制。”

    “纵是应天之龙,亦难动摇梵天诛邪决心,何况一尾孽龙?”

    袈裟浮动,真气急窜,一页书宛若无底深渊,提气化纳霸道龙气冲击。

    僧衣洁净毫发无损,五莲根基当世无匹,一页书神情笃定道:“毒蛊是外物,神器是外物,龙气是外物。单凭自身,你无半分胜算。”

    “本座倒想一试,是否圣者真无诳言!”

    “莫存抽身心思,否则徒增遗恨。”

    似看穿用意,似善意提醒,似自信藐然,周身真气浑然一体,梵天单手拂尘后摆,凛眉应道。

    “今日若不除你,枉吾笑尽英雄!”

    —————————————————————————————————————————————————

    澄心明台意外生变,刀,戟,魔,三双冷利的眼神,已是战不可避的极端。

    “哈哈哈哈哈……一个好局,真能有一个好结果吗?本座倒看你们刀戟,究竟如何戡魔。”

    刀光白翼刺目晃眼,戟芒血袍燃烧烽烟。默契如一的配合,急促而沉稳的脚步,踏出战火的开端。

    天之泣,神之叹,极致的力量,终极的速度,交织灿烂火花。上魔威能无尽霸刀横扫,惊起昆仑山巅云海翻滚,凶神天罡魔威骇然。

    然而,力与速接续无间的配合,已使阎魔出招难竟全功。荒神斩招走半式,便被羽人非獍六翼快刀打断,燕归人神力惊人,更使阎魔一时受制。

    眼见刀戟联袂,竟是意料之外的强悍,少与争锋。

    赦生童子手中狼烟一震,顿起无边怒焰。熟料未待赦生兄弟援助,整座平台蓦然巨震,定海神针入地三尺,四周蔓延无数裂纹。

    横千秋倒握定海针,瞪视着比较嚣张的螣邪郎道:“你们就是异度魔界的魔?”

    “废言,苦境的低等魔类,自己感觉不出吗?”

    有心打断刀戟联手,没意与横千秋啰嗦,螣邪郎目光危险异常,倒乂邪剃风刃疾划,张扬攻向横千秋。

    “低等!白毛的素还真果然没骗我,真有人敢xiao看冥界的魔!恼啊,现在的晚辈,一dian都不懂尊重老人。你们两个用戟用枪的xiao子,本霸王要你们爽到死!”

    “听你在放屁,与人为伍的魔,只是自甘堕落。”

    异度魔界对苦境冥界的魔,总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从吞佛童子鄙视白无垢,到无脑魔将招惹风之痕,时常见到一些痕迹。

    而螣邪郎虽然不是个大意的人,此刻却也管不住自己的嘴,见不得旁人口气比他更臭。猖狂的碰到蛮狠的,那自然是毫无道理可讲。倒乂邪剃旋动风火,锐利锋刃直逼横千秋脖颈。

    但横千秋本身就在封灵岛十大高手之中排名靠前,一身根基至少是枭雄诛天的层次,又岂是螣邪郎单人能挡?

    定海神针挥洒如疯魔,狂魔枪法披风挂影,横千秋以棍代枪,行招走势,以强对强,以快打快,以狠斗狠,全无防守之心。

    蓦然,雄沉一棍打在倒乂邪剃之上,螣邪郎只觉巨力难挡,双掌震痛酸麻,连忙急退避让。

    “夭寿,上回本大爷见识过燕归人的力道,现在又来一个……苦境哪来这么多蛮牛?”

    一棍没打死螣邪郎,横千秋又闻恶言倍觉怒火中烧,雷霆大吼道:“敢骂本霸王蛮牛,敢在本大爷面前称大爷的人,还没出世!”

    话声快,动作更快!横千秋一动真怒,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弥天棍影转眼覆盖螣邪郎视线。赦生童子见势不对,连忙手持狼烟戟挡下凶招,低声嘶哑道:“快去帮忙。”

    螣邪郎愕然不解道:“谁?”

    “天荒、狂华。”

    伴随短而急的应答,狼烟紫电扫向横千秋,赦生童子已是无暇分神。

    不过短短数刻,情势急转直下。螣邪郎心知情况不妙,一咬牙正欲向山下守关处而去,突来刀芒剑气寒气森然杀至。螣邪郎迫不得已脚步一停,正见中原剑圣截阻去路。

    “刀狂剑痴?!”

    ………………………………………………

    昆仑山道,云烟飘渺。两路守关者奉命守住退路,冷静的目光扫视方圆,誓死尽忠职守,不为山上战况分神。

    蓦然,一阵清远琴音,由山腰之上流淌而下,宁神之曲却燃高涨战意,随之传来熟悉诗号。

    “半涉浊流半席清,倚筝闲吟广陵文。寒剑默听君子意,傲视人间笑红尘。”

    仰首详察,发觉傲笑红尘仍属功体尽废,元祸天荒虽无大意之心,却也不免放心不少。而在身侧,别见狂华紧握神无,望向傲笑红尘的眼冷芒一闪,无情冷漠道:“废人!”

    一路饱受风霜的白袍剑者,已然不为其言所动。眉关深锁依旧,傲笑红尘停筝按剑,红尘剑芒倏升三尺。

    “助纣为虐,杀人无数。祸世魔物,你们,罪无可赦!”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