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九章 梵音变局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庄严清圣佛门山岩,蓦见天际一条黑龙俯冲而下。祸世魔威亵渎无垢清净之地,金灿佛辉陡转黯淡,现出两道魁梧人影。

    袭灭天来顺着岩壁石梯往上看去,别有所思道:“他竟不在万圣岩……看来吾来的正是时候。”

    “碍事的秃驴,就该趁此机会一并剿灭。”

    袭灭天来早欲孤身闯阵,阎魔旱魃亦有消灭圣域之意。两人商量达成一致意见,兵贵神速,一同攻上万圣岩。

    前足踏入山门,大殿广场之上,已见一众罗汉结阵守备。虽然魔祸意外来袭,万圣岩不及周全应变。但若要说一丝警戒都无,那也枉称佛门圣地。

    睥睨的目光扫遍四周,阎魔旱魃嘴角冷笑饱带轻蔑,全不将身前佛门阵法放在眼内,一双利眼越过众僧防线,看向万圣岩深处。

    “无垢不染尘,光明照大千。”

    曾历道魔之战,圣域亦知来者能为不可小觑。朗然诗号声中,大日殿两名主持挺身众僧之前,却在辨清袭灭天来面貌瞬间,同时愕然失色。

    “这样的表情……自诩圣洁的佛门宝地,竟也罔顾清规戒律,令人倍感荒唐啊。”

    明明是平淡无波的语态,光明无垢两位尊者,却从其中发觉袭灭天来话语,对自身疑问的肯定以及轻藐讥嘲。只不过对被隐瞒的往事,两大主持亦不十分清楚个中详情,一时竟是哑然无语,不知如何应答。

    “利用圣尊者慈悲,窜逃魔界的狡诈恶念,何来藐视佛门的资格?”

    铿锵有力、正气刚严的声,打破场间寂静。一袭湖蓝的善法天子,缓步走上前方,定视着袭灭天来。

    “天子,现在尚未到非理念之争的时候。一步莲华人不在此,万圣岩若是毁于此役,恐怕吾亦无与你论辩的必要。”

    善法天子神情冷峻道:“圣尊者的罪责,事后自有处置。但在善法之前,不容魔孽猖狂。”

    “可惜佛消魔涨,注定天子饮恨啊。”

    互不相让的意念争锋,圣邪不二的极端处境。阎魔旱魃明白袭灭天来心意,荒神斩就地一划裂分百丈,望向光明、无垢两尊者,冷笑道:“魔者,本座另有目标,就不打扰两位再会了。秃驴,上前临死吧!”

    “众人凝神戒备。”

    两名主持互一对视,心知圣魔无余地,光明尊者作风明快,启声高喝:“众罗汉,布阵。”

    “顽固不化,最是恼魔。”

    交战不下数百次,阎魔旱魃早对佛门阵法了然于胸。一众镇殿罗汉与沙河罗汉,施展沙罗天法布下卍字法阵,其中虽有变化改进,放在魔君眼内,却也不过稍费手脚。

    阎魔旱魃横刀力劈,凶罡焚火破空怒斩,骇人魔威隔阻众僧近身。

    而在另外一旁,袭灭天来身动同时,不忘言辞干扰:“明知有吾在此,佛门阵法不过一桩笑话。片刻之后,一众罗汉必然伤亡惨重,天子,你的慈悲怜悯呢?”

    “佛的慈悲,非是对魔的纵容。”

    佛能灌注手中拂子,善法天子抬掌接下袭灭天来重击,不由自主足退三步。虽是毫发无损,善法天子仍然心下一沉。

    袭灭天来猜出对手脑中所思,淡然开口:“很奇怪吗?”“确实疑问,你之进益不及吾之预期。”

    “这道身外有身之术凝聚的化身,你都无力胜之……天子,大日殿即导师、殿主善法天子,你明白一旦魔感到失望,会做出怎样的事情么?”

    反口发问似讥似怒,袭灭天来五指箕张,右腿踏前引聚邪能,七邪之功初展尘寰,别见邪能凶悍。

    “回照大千!”

    汹涌魔威侵染素洁佛躯,善法天子法相庄严,眼底映照三千世界,连退同时借力化力,险于心口三寸之处,挡下魔者杀掌。

    虽然暂时守之无碍,他处战局却在短暂僵持之后,渐转一边倒的颓势。阎魔神荒倾吐弥天魔能,凶火遍地致使罗汉伤亡惨重,为首八叶莲更是很快力战而死。

    发觉阎魔旱魃魔威炽盛,情形异常不利,善法天子难免心生焦躁。袭灭天来雄沉掌劲,却又再度连续攻至身前,无法分心他顾。

    “天子,你不该战中分神。”

    “分神?你该疑惑者,难道不是因何圣尊者敢在魔界乱世之时离开?”

    “嗯……”

    突来一言乍乱袭灭天来心绪。阎魔旱魃却在此刻一掌重创光明尊者,随即高举荒神斩砍向无垢头颅。

    情势危如累卵,蓦然,远远一道金灿龙影乘风破云直降,天龙怒音穿脑夺魄以攻代救,瞬间贯穿阎魔胸腹。异度魔君猝不及防,横刀一挡卸力未尽,登时轻创而退!

    —————————————————————————————————————————————————

    “南宫神翳要交换神器?”

    将残林经历告知慕少艾,突闻翳流教主到访,闻人然微一讶异,接着点头又道:“寰宇奇藏无法夺得造化之钥,不见失望气馁之色,却是早有两手准备。那对他的要求,你有什么看法?”

    “造化之钥能医治顽疾,快速恢复人体机能。但对同心蛊,并无任何作用。”

    “南宫神翳不死,这蛊对阿九只有好处,没有坏处是吧?那北辰元凰身上的蛊呢?”

    慕少艾先是颔首,续又摇头答道:“北辰元凰的问题不一样,配合造化之钥吾已有解蛊之法。”

    “呼……那就好。不然白送对方两件神器,那咱们可就真成冤大头了。”

    “嗯,不管用什么方式,阿九的危险都须尽快解决。但是不知为何,吾总认为南宫将这张底牌,暴露得太过轻易。”

    “他肯定有他的目的,但是咱们胡乱揣测,也没什么作用。而且他给咱们的期限太短,绝了找寻其他擅长蛊毒的名医,尝试化解此毒的机会。不然的话,我倒是记得有一个人……”

    绯羽怨姬的蛊术还在天来眼之上,要解开同命蛊应当不是问题。但时间并不富余,更要打听具体位置,显然非是一时能成。

    按下纷乱杂思,闻人然道:“算了,只要绝对的力量胜过翳流,任何阴谋诡计也难奏效。”

    “闻人千秋与南宫神翳都在觊觎神器,水泷影之会怕是凶险。此事是否需要北辰元凰的配合?”

    闻人然无奈笑道:“一旦你替他解开蛊毒,无论是为复仇还是争夺神器,就算少艾你不邀请,北辰元凰他会不去吗?”

    “嗯……你之前提过佛牒克制五大神器,此行看来同样需要佛剑大师配合。”

    闻人然点头道:“翳流用意非善,咱们也没必要遮遮掩掩。除了佛剑大师以外,其实还可借助一个人的力量。”

    “哦,你是指他?”

    “一个对咱们绝对有利的变数。”

    敲定水泷影之会细节,慕少艾不再纠缠此点,转口问道:“罪恶坑是否有消息传回?”

    “他们师兄弟玩得开心,咱们何必打扰?”闻人然反问道。

    “吾是担心异度魔界,将会趁机有所动作。”

    “这对咱们是危机,也是一个机会。”

    慕少艾神情肃然道:“戡魔?”

    “听练云人讲,袭灭天来已能有限度的活动。旱魃若再不死,等到断层接合,情势可就不妙。”

    “刀戟已然准备周全,只欠东风一股。”

    “翳流和闻人千秋,必会做一回好人。”

    —————————————————————————————————————————————————

    梵天现踪,击退旱魃。袭灭天来纵有意外,但其最初本意乃是孤身上山示威,以魔半身之躯挑起万圣岩分歧,阻碍大日殿对魔界的干扰。

    因此虽未能剿灭僧众,袭灭天来亦无懊恼之意,留下一封未来再续的战书,便与阎魔旱魃退回魔界。

    魔族大殿之上,收到鬼梁天下来书的九祸,将之交给旱魃深思道:“很可能是个陷阱。”

    “断层需要魔者,他无法完全出关。由此回一页书在圣域出手的实力看来,要想取回天泣与神叹,单凭你吾恐怕至多五成机会。”

    阎魔旱魃虽是狂傲好战,却也谨慎多思,将手头书信扔到一旁,推测道:“所以,正道也好,邪派也罢,他们希望魔界去做得,本座偏偏不做。”

    “你的意思是——先取阴阳骨。”

    “不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