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二十一章 吾骗汝的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激烈的驳火,融化骤来的冰雪,换作倾盆大雨浇身。圣剑杀诫握于魔掌,每一剑虽是玄奇非常,却受圣器属性克制,吞佛童子难竟全功。

    反观剑雪无名,手中朱厌虽是邪剑,此刻竟与魔胎共通。外佛内魔使之如臂驱使,一时锐利难挡。

    但因剑雪保留之故,剑决一时僵持不定。然而仿若心机化身一般吞佛童子,立知情形拖延不利,紧皱不开的眉头,已是别有算计。

    杀诫裂痕缓生,法衣遭受血染,吞佛童子猛然伸手抓向朱厌,亦不去看溢血不止的伤口,反是笑道:“用朱厌与吾动手,汝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故主之血浇灌,顿使朱厌煞气大盛,唤醒魔胎邪气。

    墨绿的邪氛笼罩之下,剑雪动作倏生混乱,持剑之手仿似不稳。吞佛童子抓准机会,握着朱厌向内猛力一拉,杀诫趁势捕风迅递而出。

    “呃……”

    乱绪更增迟疑,墨绿之影瞬息不察,闪避已迟。雨中剑影飘摇,寒光照眼,杀诫擦过手肘,留下恍目血痕。

    突来的疼痛,唤醒渐钝的意识,剑雪无名心思登定,加劲抽回朱厌,旋即又在回剑中途,出人意表神来一剑。

    “雪剑舞乂。”

    “落日风残。”

    剑雪足下猛力一跺,身周雨水如幕倒掀,登凝无数冰锥尖锐刺向吞佛童子。与此同时,朱厌之上赤芒更炽,并进倒逼而来。

    猝不及防危机将至,吞佛童子仍自沉着应对,剑引风火助力抵消锋利冰刺,敏捷横挡杀诫于颈,一阻朱厌。

    “这个时候留手,汝还在期盼什么呢,剑雪?”

    弯曲而坚韧的圣剑,直进却犹疑的邪兵,一横一竖,交汇于脖颈要害半寸之前,凶险憾失杀意。

    发觉对手尚在保留,宛若有意识地挑衅,吞佛童子掌法蚀心魔火逼退剑邪,冷笑荒谬之举:“又要杀,又要救?汝的杀念够坚定么,剑雪?”

    莫失赠名之恩,难忘品笛之情,不容过往友谊遭受亵渎,剑雪无名眸光一冷,手舞剑光愈趋坚决:“你不够资格这样称呼吾。”

    “吾不够资格,那一剑封禅呢,难道吾不是他吗?”

    “你配是他么?!”

    转瞬变幻的容貌,模糊了敌友的界限。激怒紊乱的心绪无法厘清,唯有让剑更快、更绝,将生死剑决逼向一波高过一波的极端。

    暴乱的风雪,在烈焰下化雨,分外迷离。混乱的景象之中,鲜红的影发出嚣魅的笑,剑剑凌厉,是魔欲噬佛。

    “剑邪,不可让他影响你的判断,不可让他左右你的决定。你够坚定,才救得了你与他,切记。”

    蓦然,脑海中回荡着剑僧郑重叮嘱的话语,剑雪垂首一眼望去,手中朱厌亦是他人欲助功成的劝诫。

    纵是注定一人命失,换取一个空洞的未来。但,至少那是自由的选择……

    现实中的须臾时间,仿佛被无限期的拉长,拒绝着绝望之刻的到来。然而在剑雪痛下决心的刹那,朱厌红芒登时迸发出骇人的威势,昭显羽化后的魔胎决意。

    双剑铿然再会,雪落千影,红莲映目。短暂的静默,放空心绪的剑雪,朱厌再转已是剑出无悔,奔若星火击断杀诫,一时天殇地寒。

    距离不过一丈,故人空门乍现。不忍见伤心之景,剑雪无名双目半闭,单手一松,朱厌已是一往无回,绝然刺向吞佛童子。

    “呵!”

    “唔……”

    冷彻心扉的笑,重叠悲恸难解的痛,定格下意外的一幕。火热的溅血之剑,竟是反而洞穿剑邪心口。

    滚烫的血,顺着剑身,滴入旷白的冰水雪地,一并灼痛着两条灵魂。仿佛谁在宣告,从一开始便无两全的选择。

    一息不甘,转瞬了悟,单膝跪地的剑雪惘然的眼眸,复归澄明清澈,连最后的悲怆也不及宣泄,唯留惋惜的低声感叹。

    “原来,一切早已注定……”

    “连手中的剑,都早就背叛了你……真是令魔亦觉可悲的信任。”

    本该是漂亮的结束,却是哪里飘来的梅香,扰乱了心绪?本该无情的魔者,又被哪里生出的悲意,锥生了钝痛?

    吞佛童子语意一沉,定视着身前单膝半跪的魔胎,莫名地失神过后,露出温柔又残忍的笑容。

    火中落雪,水声悦耳,红雪凄迷,奇诡画面。破败山庙,冰雨浇不息魔火。绝杀之后,静视的两人间,仅剩冷酷的笑、断念的泪。

    蓦然,火红之影决绝拔剑,墨衫之人胸口喷涌出魔血的一瞬,定格成一幅绝望的景!

    “傻剑雪,吾骗汝的。”

    一言,绝了两个人的故情,断了不该存的念想……却也,勾起了无端而至的愤火。

    “你敢骗我!”

    怒不可遏的山灵,披着血色红绸一晃而过,夺过将失生机的墨绿之影,旋即快若鬼魅般来到吞佛童子身后,凶戾一刀落向魔者背脊。

    血腥的刀锋,散发着清新的香气,矛盾非常。莫名来人杀意坚决,深浅莫测的折桂令,使得吞佛童子不由惊心。朱厌剑之形态,霍然变化如枪,负背一挡。

    熟料,内固外逸的迅影怒杀,竟是防不胜防。一招,亦只堪一招,折桂令割开皮肉,便见魔血溅涌如泉,登让吞佛童子失力难支,扶着朱厌拄地而立。

    自嘲犹笑,面色苍白的魔,仍不忘最初的使命,奋起仅剩的余力,紧追着魔血,去往异度将起的地界。

    魔胎之血将开赦道,火烧一般的天空异景进入眼帘,百岫嶙峋懒得再补一击,冷哼化作血影而去。

    —————————————————————————————————————————————————

    遥远的日月昏地界,赦道延生逐渐停止,异界开始接轨。地层下沉,拔起顶入云端的峻岭。奇地剧烈的变化,四处皆是空间乱流,造成扭曲的景象。

    “异度魔界啊……”

    就算不是亲眼目睹,陡来的温度变化,仍让站在圆教村的闻人然明白,苦境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此刻眼前的破戒僧,却是更让剑者好奇不解,直接问出憋了许久的问题:“剑僧旁观了整个过程,为什么不帮忙?”

    “答案早在你心内不是吗?朱厌与莲谳的取舍,只是两个不同的可能。但,魔界入世乃是必然。”

    “我要是知道朱厌……”

    “嗯?”

    话说到一半,闻人然便主动将至咽下。如果真的选择了莲谳,或许对剑雪而言,将是更为残忍的结局……倒也没什么可值得后悔。

    本想着提前铲除圣踪能空出一段时间,慢慢解决双邪的难题。谁曾想还是魔更快了一步,连封云山玄宗封印也没来得及请人顾守。

    闻人然顿了顿,按下纷乱心思,转言正题:“异度魔界入世,若是我所料不差,玄宗怕已被邪祟再度封印,还请剑僧务必帮忙。”

    “山僧自有空闲。但要请动醒恶者恐非易事。”

    “我明白,不过总会有人去做……”

    翳流是避不开要正面接触的势力,闻人然倒也无畏事的心思,点头又道,“剑僧既已答应。我还得赶快去一趟萧山,将剑雪接回九峰莲滫。”

    “嗯……你须留意另外那名魔胎。”

    剑僧玄莲突来凝重之言,见得闻人然面上困惑,开口解释道,“魔胎,是由魔体转化成佛体,遗留下最原始的魔元。本体为魔,却兼具至圣佛气。那人气息甚是古怪……吾虽不明他之佛体去了何处,也不知你究竟有何打算,但接下来的举动,很有可能使他二度羽化。”

    “我记住了。”

    萧山山灵的过去太复杂,沐灵山和百岫嶙峋的关系,闻人然也难叙述清晰,只得颔首补充道:“不过,我只承认他是萧山山灵。”

    “事临己身,反生迷惘?”

    闻人然明朗一笑,摇头答道:“不,我十分清楚该怎样去面对,绝不至重蹈覆辙。有劳剑僧担心了。”

    “世局诡谲多变,始终不动己心何其艰难?请。”

    “请。”

    晴阳照射,惘然雪消,剑者携女已去。一阵热风吹过,散了旧时情仇,又似开启新局。

    身在湿热的环境下,难定莫名躁动的心思,顿察入世之时将至。饮一口浊酒,闲云野鹤的山僧,忘我细细回味,仿佛悼念不舍,清闲生涯不复……

    “褪去逍遥身,更做义云人,复衣挂剑名,慈悲杀戮心呀。”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