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八章 联盟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远离公开亭数十里的树林内,摆脱了追兵的佾云紧随其后跟着。靠树放下剑君之躯,先行止血敷上伤药,闻人然起身正事:“久见了,佾云。”

    “早闻前辈之名,今日有幸得见,佾云有礼了。”

    “啊,咱们平辈论交即可,不用这么麻烦。”

    忽视了本身与佾云过去并无交集,闻人然顿了顿回过神,摆手说道,“你与潇潇退隐多时,此番再度红尘,该是为了金小侠。”

    “然也,小侠孤身在外,吾放心不下。恰闻公开亭剑决比斗,本以为小侠会来看热闹,谁知却是不见踪影。”

    眼神是与衣着一般的洁净无垢,佾云颔首答完视线扫过剑君,温和关切道:“剑君伤势可有大碍?”

    “剑君虽然伤的不轻,但还没有性命的危险。不过此地亦非说话之处,咱们先离开再说。”

    性情善良至极,佾云并未直接作答,反朝公开亭方向看去,轻声问道:“那素还真他们呢?”

    “放心吧,这一次公开亭乱斗只是打破均态的开始,不会真正分出生死。以素还真与青阳子的能为,想要脱身轻而易举。”

    金犀武座再怎么和素还真不对盘,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掉链子。

    加上一意只为超越蜀道行,有心正道领导权的沐流尘,高手数量上,正道完全不落下风。就算邪能境两不相帮,但若这场没有出现决定性的高手,争斗必将不了了之。

    思索间,忽见公开亭附近,骤现冲霄金色光柱,清圣佛气竟止喧嚣战声暂止。

    知晓步怀真动了真格,闻人然心下更定,伸手一指道:“有那位在安全必然无虞,咱们还是先把剑君的伤势处理妥当再说。”

    “也好。”

    步怀真身份为何,佾云并不知情。但一页书的佛气,便是足够牢靠的保证。

    将剑君背在身后,一路疾行又保持平稳,闻人然将金小侠之事转述一遍后,道:“等找到了这孩子,你是准备把他带回去,还是怎么样?”

    风掠耳边,吹动棕黄色的发丝垂在胸前,佾云仔细思考之后答道:“隐居世外虽然安全,但只有吾与潇潇陪伴,对小侠这般年龄的儿童,确实太过寂寞无趣。此次小侠会独自出走,亦是佾云有欠考虑。”

    “你还真是老好人……不过意思我明白了。”

    就算实有所求也只是婉转请托,佾云温和多思的性子,让人欣赏也使人发愁。不过反正只是带孩子而已,再多几个也没什么。

    况且,佾云的个性太不适合这个江湖,潇潇又失去化星之力实力大减。云门退隐便罢,未免佾云频繁出手,惹得麻烦上身,招来血祸死劫。

    闻人然想了想说道:“他现在行迹不定。等找到他之后,我会把他接到这个地址,和我女儿他们一起玩耍的话,应该会热闹开心一些,只不过……”

    “不过如何?”

    “最近儒门事繁,我若有事外出无法看护,不知可否请佾云你代为照看一二?”

    “嗯,此事本是分所当为,佾云并无为难之处。”

    坦然颔首回应,佾云自无拒绝的道理。而只要有佾云在,倘若北边果真事变,闻人然也不担心无人照应几个孩子。除此之外,若能再化佾云杀身之劫,那是最好不过。

    谈完私事回复正题,时间飞逝不觉已近不夜天。身方站定已是雪鸦飞信入手,闻人然眉头一皱拆开阅览,其中一封却见意外又属意料之中的留字。

    “阴阳师……”

    —————————————————————————————————————————————————

    红月高悬,春秋两不沾清秀景致,浮现不同往日的异常邪诡。

    石桌之上,放着一个开裂的恐怖人偶,端坐在侧的邪之主不动神色,华贵雍容依旧。

    捋顺颈边发丝,阴阳师目视来人,开口便是意味深长:“这一次,你又让吾难为了。”

    “为难?邪主功体乃是阴阳极,人形师却是阴阳虚。但功体被封的人形师只有三回阳之力,又如何是有五回阴之能的邪主对手?”

    阴阳师复活日久,功体比预计完满许多。视线从三昧、柳鹪身上扫过,又看向桌上望之毛骨悚然的人偶,闻人然声调偏冷道:“你将烙骨**的来历,告之极道天权,使得正一天道添一强敌,这笔账又该如何清算?”

    “哦……你认识吾那名好友?”

    “不认识。但是你那名好友,却不止只有你这一位好友,难道不是吗?”

    近来情报被雪鸦带回,极道天权强闯云中海的消息,自未被闻人然所遗漏。

    阴阳师最难缠的地方,就在于他一言一行都善留余地。原剧之中,正一天道云中海一脉名存实亡,极道天权就算取走了烙骨**,于正道也不会造成什么伤害,旁人更无追究的理由。

    而此时此刻,纵使闻人然早早与沐流尘交换了烙骨**。但极道天权贪求原本秘籍,仍是上了云中海一探,被刑天师所击退。

    阴阳师原本也将玄字诀交予极道天权一阅,可见极道天权的动向早在他的算计之中,说不准就是为了试探如今正一天道的底蕴,顺带祸水东移的计策。

    毕竟极道天权和阴阳师之间的情谊,与四无君王隐一比可是差了老大一截

    从没将阴阳师当作无害,闻人然内心又添七分谨慎,道:“极道天权与人形师,咱们不如暂算两清。阴阳师,你这次邀约是为对付人形师?”

    “吾与人形师之间的仇怨,不用旁人插手。”

    “太过自信,当心玩火自·焚……”

    失去了邪能境兵力的优势,闻人然并不看好阴阳师一人能胜两代人形师。

    不过人形师与阴阳师之间的恩怨情仇,闻人然也无心深究下去,不咸不淡一句之后续又问道:“既然不是人形师的事,那你找我来做什么?”

    “你知晓人形师的功力,是如何被吾所制的吗?”

    阴阳师是要商谈白玉面具的来历,引诱自己去探冰城奇域?

    只是不提不愿受人利用,单看现下江湖便已足够混乱,闻人然绝不希望冰城在此时现世,当即摇头回绝:“抱歉,故事我有兴趣去听,但邪主若是另有要求,我确实没有时间。”

    “拒绝地果断干脆,这不似你之作风。”

    “作风?哈,你我不过见面数回,邪主便将我的行事方式研究透彻,倒是让闻人然受宠若惊。”

    淡笑包含几重意味,此次会面却是不如上次愉快。闻人然转念心思又变,沉吟道:“比起人形师,我觉得邪能境目前更该将关注重点放在叶口月人上不是吗?”

    “传闻中的玄空血劫。前日公开亭一会,依瑶琴长老传回的讯息,叶口月人能逞一时之凶,占领苦境全境却不啻白日做梦。”

    “凭借新奇特异之造物,逞能一时便已足够。冥界内耗之下,邪能境虽占得八分。然而较之中原反抗者众,冥界地广人稀,资源丰富。我若是叶口月人的领导,第一个目标会是谁,想比邪主一目了然。”

    狭长双眼半阖,阴阳师似笑非笑道:“你是在为中原正道做说客?”

    “以邪主对我的了解,恐怕我提出联盟的意见,才是醉翁真意所在吧?”前后来回一联系,闻人然顿时醒悟道。

    “哈,今日一会,你在我内心的评价,比起早前更为拔高了。”

    成为阴阳师高看的对象,还不如回家陪老婆带孩子来的轻松……

    有素还真被弄掉一条老命的“前例”,在阴阳师面前闻人然可不敢有丝毫的轻心怠慢:“邪主若是无事,我这就将此讯捎给步怀真,请他来此商谈合作事宜。”

    “哦,只是步怀真吗?”

    “邪主何必明知故问?有时候素还真说了不算的事情,他说了才算数。”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