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二十三章 旧怨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小百你觉得天岳和四无君为人怎样?”

    “啊……”

    没想到刚搜查完的闻人然,起身脱口就是这样一个问题。百朝臣脑海内一片空白,却还是装模作样地苦着眉头思考,随即发自肺腑地摇头叹息道:“唉,天岳近来所为太过残毒,非是仁义之师,迟早遭受天谴。至于四无君之为人嘛……哼,他就是个庸俗、无情无义、冷血残忍,不能识人为用的三流谋士,实在不足道哉。”

    “哦?”

    “怎样,好友你不信?”

    自觉“做戏”还不足够,百朝臣痛心疾首地捶胸道:“你看在四无君的带领之下,天岳先与冥界交战,又与正道翻脸,屠戮武林各大门派,导致无辜百姓丧亡。正是见此惨状,连年醉心山水的我才会挺身而出,誓要替躁讨回公道。”

    “是吗?如果真像小百你说的那样,我觉得天岳的军师该由你去坐才对,这样两界和平融洽,就不至于战事连连了。”

    一言深得其心,百朝臣忍不住使劲一甩绿毛扇,拍打着大腿叹道:“对嘛,我也认为军师这个位置更加适合我!啊,好友你切莫误会,我只是适当地代入立场,发表一下自己的感慨而已。”

    “嗯,我明白,小百你心怀苍生大义,情操十分令人钦佩。”

    改口改得这么快,还不算太蠢……刚才那番话要是被四无君听见,百朝臣你一定没好果子吃。

    不过问完这个问题之后,闻人然认为已大致可以刨除之前那班杀手是天岳所派的可能。

    就百朝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办事能力,无论怎么辅助那都是徒劳嘛。看来四无君也是被他烦够了,才把百朝臣派出来纠缠自己,方便时再通报一些消息回去,聊胜于无?

    而考虑到栽赃嫁祸的可能性,阴阳师早知自身与天岳为敌,邪能境应当无此必要。那么就是其他与己有仇的势力,为了防止被自己寻上,才掩饰身份故作的误导了?

    对杀手来历一时查无头绪,闻人然干脆不作深思,朝着三人说道:“这些人身上都是天岳的标志,我想敌人是谁不用多说了。”

    “啊,天岳?”

    “怎样,小百你有其他想法?”

    “没,没……天岳爪牙遍布天下,竟然连好友你都成为目标,真是可怕至极!”

    愣在原地微一怔神,百朝臣听见呼唤,连忙高声答道。不过脑海所想,却是这些人全无天岳气息,应当非是军师所派才对。不过将计就计,既可误导闻人然,又能借此机会拉近双方距离,同样是一举两得。

    “唉,天岳对我心心念念,也该找个机会讨回才是。”见了百朝臣心有余悸的模样,闻人然忍住内心笑意,转又朝着一旁忘尘缘看去,问,“大师对此事又有何看法?”

    欲界目前需要修养,被卷入江湖仇杀并非所愿。而对之前杀手的身份,忘尘缘更是分毫不知。

    神色宁静地闭目思考,忘尘缘似是不曾被方才刺杀惊扰,过了片刻平淡地反问:“敢问施主得罪过何人?”

    “最近的话,欲界肯定排在第一位……这,大师你的意思,有可能是欲界式微之后,故意假借天岳之人的身份,向我进行报复?这倒是很有可能!”

    虽然这个猜测离事实差距很大,但忘尘缘又觉得没法反驳欲界有所图谋。

    只是如今欲界势力元气大伤,忘尘缘怎肯闻人然轻易将目标转移,轻咦一声续又问道:“施主是这样认为的吗?但欲界失去支柱,无绝对的高手与谋士策划领导,当不至故意引起世人注目才是。”

    “欲界……”

    欲界与波旬两字传入耳中,霁无瑕目光倏现迷茫之色,脑海内隐约浮现出连串的记忆碎片,不断冲击意识脑识。

    而刚觉得忘尘缘所说有些道理,闻人然正欲思考其它可能之时,转眼正见霁无瑕不妙之态,神色瞬变万分凝重,连忙举起手掌在她面前大幅晃动:“阿姐,阿姐!”

    “……唔……嗯?”

    “你怎么了?”

    “吾……无事。只是不知为何,吾每次听人提到波旬与欲界,总会无端出神一段时间。”

    艰难挣扎出记忆幻象,霁无瑕仿佛仍有兄不清现实与虚幻,单手抵着额角轻轻揉捏着,眸中闪过痛苦困扰之色,答完续又反问,“小弟,你说吾两人会不会与欲界有关?”

    这边一个是欲界死敌,一个是正版波旬三体之一,有关肯定是有关,可是这话根本不能说出口。

    闻人然摇头答道:“没有,阿姐你忘了我曾和欲界波旬交过手吗?所以咱们和欲界绝对没有一点关系。想以阿姐你平日作风,应是曾惹上欲界才会受害,导致过往记忆丧失。”

    “是这样么……”

    “我也不清楚。但是失去的记忆,总有找回的那一天不是么?既然事情尚未明朗,阿姐也不必自寻其扰,徒惹心头不快。”

    为求使霁无瑕尽快安心,闻人然唯有竭力劝慰:“连日来浪迹江湖,行快意侠道,为仁义之事,才是阿姐心之所向。只要所为无愧侠心,暂失记忆又有何关系呢?”

    “嗯……此时杞人忧天无用。与其如此,确不如将有用之躯投入侠义正道,多为有益之事。”

    静思安神终归平静,霁无瑕浅出一口气,按下复杂心绪展露笑颜道:“不过目前小弟你受人暗害追杀,吾看还是就近先处理你的问题为上。”

    “哈,那我就谢过阿姐仗义出手了。”

    舒下心释然一笑,闻人然随后伸手向前:“酒现在是喝不成了。咱们不如就此改道云尘眝,听听素还真对这些人来历有何看法?”

    “如此也好。”

    达成一致意见,闻人然朝着百朝臣和忘尘缘一拱手道:“大师,小百,相逢自是有缘。不过闻人然之私仇与二位无关,就不牢同行涉险了”

    不情愿地淡然颔首致意,见两人转身远离,忘尘缘本以为女琊意识有了苏醒之象,谁知竟被三言两语平复。更甚者,闻人然是否知晓魔佛女琊的身份,更是未知之数。

    忘尘缘思及此处,登时深感担忧,暗自打定主意:此间发生之事必须回禀魔佛迷达,绝不能让魔佛女琊一直受到正道影响,否则日后教宗波旬重临人间,恐生难料变数。

    分道扬镳的人,有着不一的苦恼。较之忘尘缘所患,今日遭逢两度意外,闻人然亦觉危机将近。

    无解的难题挥心不去,烦心之人却在须臾间无声转换。

    这出生死仇敌转亲人的戏,若是再这么演下去。时间愈久,霁无瑕与女琊的区别界限,是否会越发模糊?到了女琊意识归来之时,自身执剑之手是否还能稳握对敌,越往后拖延怕是越难明了。

    终是两难啊……

    —————————————————————————————————————————————————

    “这个时候你被四无君暗算,真是个坏的不能再坏的消息……可是为什么我就是不信你真的受伤了呢,素还真?”

    虽然百朝臣很不情愿,闻人然还是与两人请辞分道,与霁无瑕来到云尘眝。谁知刚来就见到素续缘急急迎上,将素还真受创之事转告。

    此刻内室中的床铺之上,静卧着喘息趋弱的中原巨擘。虽然续缘明说是亲眼目睹素还真受到暗算的过程,而以他之医术亦无良策解救。

    不过早非第一次见素还真诈伤,闻人然可不信他之经脉至今未愈。就算龙气剑尚无法动用,但以素还真之武修应付四无君一人,怎样也不该毫无还手之力才对。

    瞬息定下心思,闻人然偏过身问:“续缘,你爹临死之前有什么遗言交待的?”

    “……叔父,爹亲仅是昏迷不醒。”素续缘忍不住手一抖答道。

    “可是四无君不是说,若想要让素还真活命,咱们这边就不能插手刀剑之争吗?以我对素还真的了解,他一定不会同意咱们弃金子陵于不顾,所以他早死晚死没什么区别。”

    嘴里一点都不留情地毒舌某人,闻人然面朝着素续缘,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快说,你爹留什么东西下来了?”

    “这,好吧。”

    摇头苦笑数声,素续缘还是化出锦囊递向闻人然,道:“爹亲曾言若是有朝一日遭逢意外,待叔父再上云尘眖时,便将此锦囊转交叔父。”

    “……其实我刚才只是开玩笑,没想到你爹竟然真的留了锦囊下来。”

    按照惯例素还真留下锦囊的话,一般是确实有伤在身才对,难道说四无君果真把素还真打伤了?

    略有些奇怪不解地将之接过,闻人然正欲拆开一观,素续缘却开口制止道:“叔父,爹亲有言,锦囊不到万不得已之时,切记不可拆除。”

    “切,你爹不知道我从来不吃这套的吗?”

    话虽如此虽说,闻人然心内似是冥冥有感,这次接过锦囊之后终究没有拆开,而是将之收入怀中。只是这个万不得已之时,究竟是指什么时候?

    “此锦囊爹亲明言只与亢龙劫有关。至于应对天岳与邪能境,爹亲预先已有布置,叔父不必疑问。”

    “亢龙劫……我明白了。”

    素还真既早做布置,有他亲儿子在自然不用担心事情超出掌控。再则还有一页书前辈在,反正不用这边乱操心。

    不过来云尘眖的目的尚未探讨,想到素续缘智慧同样不俗,闻人然便将发生之事尽数告知,准备听听他的意见。

    沉思半晌之后,素续缘眉显凝色道:“如今叔父功体大损,每一个敌对的势力,皆有向叔父下手的可能。不过抛开近来结下的寇仇,叔父是忘却了久远前的旧恨了吗?”

    “以前的仇怨吗?我在苦境结下的第一桩仇,好像是在……北域?”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