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五十七章 决意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折子蔚精神失常……那素还真他如何了?”

    云渡山上,一页书将之所以接应慢了一步的因由说出,闻人然苦恼着问道。

    “续缘适时搭救,素还真安危无碍。至于折子蔚本人却是被忆秋年与舒石公擒拿,所幸未酿大祸。”至于削掉舒石公的眉毛之类徒使人烦忧的事,一页书却是未曾明说。

    这样的话……嗯,只要折子蔚没出去乱杀人就好。否则三教组织编排一堆罪名,闻人然还真是有些怕麻烦:“就暂时关他一段时间吧。等把波旬送入轮回,再解决他的问题不迟。”

    “那便难为你了。”

    一页书微微颔首,手中拂尘倏然一扬,五莲之力凝聚金色梵莲幻影,虚罩向一旁冷面无语的女琊。详查半晌,一页书收回五莲法指,思量片刻叹息道:“唉,果如五莲法座所言,波旬单体难诛。唯有击毁灵佛心,并消磨其神魂,方能使之灭亡。”

    “合体波旬实力强劲,一点其他办法都没有么?”

    “波旬的弱点除了灵佛心以外,恐怕只有波旬本身才会知晓。吾方就算能将之找出,留给我们的时间也远远不够。”

    “一页书,抓吾回来不过白费功夫,波旬的能耐岂是你能预料?”冷笑藐视毫无掩饰,女琊怒气腾腾道。

    闻人然道:“魔佛女琊操心太多了。抓你回来逼战波旬,说明咱们自然至少有了七成把握,否则不显得我们愚昧了么?矗天壁之约不会有任何更改,我们要的只是其中的主动权而已。”

    “你们在做梦!”

    忽视掉女琊讽刺之言,一页书浑不着恼,面朝闻人然语气淡然道:“即是如此,便按计划行事,再发一封战帖,等待波旬赴约。”

    “那人员安排呢?”

    不理一旁女琊怒焰,听见闻人然发问,一页书沉吟片刻,道,“欲苍穹与百丈逃禅旧创未愈,将由风之痕与横千秋补位。”

    “可是波旬三头六臂,要挡下合体波旬正面冲击尚缺一人……”

    “折子蔚事先传信通知,他应能及时到位。”

    “他么?如此应是万无一失了。”

    两度失败,他们究竟是从哪里来的自信?眼见梵天两人全无避讳之意,直接当着自己的面商量针对波旬的安排。女琊心生不忿同时,亦不由深感疑惑,乃至一丝不可置信。

    不过闻人然一朝解放,决战在即尚有正事,才懒得管女琊在想什么,心情放松不少,态度随意地说道:“女琊大姐,云渡山好山好水,又有前辈演讲经义,想来你也不会无聊。我还有事待办,来日再会”

    “你!波旬再聚之日,你定是首个祭旗之人!”

    “闻人然期待了。”

    无论波旬要拿谁祭旗,反正自己都跑不了。一点都没把女琊的威胁放在心上,闻人然回身肃声道:“一页书前辈,晚辈这就回去做最后的准备。至于女琊……”

    “有吾在云渡山但行无妨,你速去速回罢。”

    —————————————————————————————————————————————————

    “你事情办完了?”

    寂山静庐中,花果茶的清甜混杂着墨香味道,盈溢了整个空间。金子陵小饮了一口,放下茶杯也没多计较闻人然是怎么从欲界逃出来的,淡然问道。

    “还差一点点……”

    闻人然点了点头,拿出两方锦盒,腆着脸皮问道:“差的这一点点,还得靠金子陵你来补全。”

    “嗯,让吾一观……”

    伸出手连续打开,金子陵双双眼先是流露几分炽热,随即更多出几缕清明,很有些不舍地推拒道:“这,这……这两样东西对于潇洒的吾而言,实是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但吾若答应此事,天命生门怕是会被彻底堵死哟。”

    “我还没说是什么事呢……要不刀剑之争的天命我替你抗下?”

    “有那样简单吗?能规避的险兆都称不得天命之罚。”

    虽然说得是严肃正经的要事,金子陵仍是不改平日惫懒模样,悠哉地晃着扇子道,“不过这还难不倒华丽如斯的吾。”

    “是,金老妖人有本事,长得又俊俏,世上哪有事情能难住你呢?”

    捧几下金子陵又不会掉一块肉,闻人然附和着赞了几句,接着言归正传:“好了,我也不是来请你帮忙铸剑,只是希望你教我怎么样把它们在一瞬间融掉。”

    “这嘛……你和折子蔚究竟是什么关系?”

    “为什么这么问?”

    “你们两人前后的问题颇有联系,真以为吾看不出来么?”

    “他是我,我也是他……对了,我骗了你一口好剑,你是不是有心疼?”

    “是这样一回事?”

    仿佛没有太多意外,金子陵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平静地说道:“那口剑与你相性不合,你怕是难以将之长久保住。”

    “嗯……”

    虽然对剑的命运,金子陵一向断得很准。可是见了闻人然神色古怪,金子陵还是微感不妙,抿了口茶追问道:“你该不会已将之赠予旁人?”

    “这倒没。不过剑被魔佛女琊抢走,似乎也没什么区别?”

    金子陵觉得自己的心槽隐隐作痛:“认真的?”

    “真的不能再真,而且你那口剑很适合她用……奇怪不奇怪?”

    “你确认?”

    “金子陵你今天问题真多,我有骗你的必要吗?”这种事情骗人又没好处,闻人然才没有那么无聊,无趣地说道。

    微微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金子陵才啧了啧嘴,似乎有些感慨:“这样看来,魔佛波旬果如曾经的传言一般,非是单纯的祸世野心之辈?”

    “是又怎样?思想的斗争有时候比战争更为凶残,历史不止一次证明了这点。就算波旬初心非恶,等?把异见者统统杀光,那也说什么都迟了。”

    “嗯,此话亦然。不过,泰若山剑刚刚入手,就与女琊其人如此相合,看来她之本心值得推敲。”

    闻人然反正是没有金子陵那么乐观,苦笑一声才转过脸,戏谑道:“要不请金子陵你帮忙,去劝一劝女琊改过向善?然后大家分行李散伙,再也不用出来玩命啦?”

    “你是西天取经的戏文听多了吗?”

    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句,金子陵握紧了折扇,敲了敲手心,眸光清正道:“不过认真的讲,由剑观之,女琊本心至少非恶,真不再努力一回?”

    只存在波旬意志的世界,闻人然绝不敢想象。至于波旬诸体各自的差别,现在哪还有时间去区分。闻人然摇头道:“免了吧……先不说时间不够,女琊其人太重同修之谊,哪怕只是作为帮凶的执行者,杀戮苦境人命也未有半分留手。就算她以后真有回头的机会,其他两体与苦境众生能容得下她吗?”

    “偿罪是一回事,明心是一回事,悔过又是一回事。吾很好奇,能将主次轻重瞬间分明的是素还真与一页书,从来不会是你。所以你今天的答复,吾是否能理解为你在担忧这样做了之后心软?”口中话语甚是肯定,金子陵思量着问道。

    “这也不是头一回了……类似当年魔魁杀的人不少,海鲸岛之战魔魁败而不亡,虽有素还真布局的因素,我与海殇君前辈没动杀心也是一个原因。近来也有不少明知非是善类之人,考虑到他们的行为初心,我也未能狠下杀手。”

    对于自身的缺点无法否认,不过波旬和其他的人不能相提并论,闻人然说着目光倏转坚定决然。

    “但是,女琊不死波旬不亡。所以与其和她攀交情,深入了解后让人为难,倒不如光明正大一分生死。”

    ps新剧相关:1牧神……牧神……真乃神人,自从他回去天疆,只要出场必死人,他的逻辑真心无敌了……

    2天地?估计是狂龙那一款的,看起来逗比实际上比谁都狠。

    3当家这是离洗白不远了?呆芳的拔剑姿势还是帅到没朋友。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