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二十六章 魔动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以权妃的伶牙俐齿,自不会坦述妖后的真实心思。利用闻人然带回黑衣剑少,一来可以探出闻人然的实力深浅,同时削了诛天的面子,更可将闻人然彻底划归到妖刀界一边,一举三得。

    不过要完成这些事情,尚须确认闻人然对妖刀界并无危害,现在闲谈所说,亦仅是权妃初步试探。

    葱白的手指摩挲着杯沿,权妃道:“姐夫专横独断,姐姐多年欲见黑衣一面不得,甚是思念……”

    “易某大概明白天女的意思了,只是照妖后与魔皇先前所言,应当约定之期未至才是。”

    “呵呵,那是自然。不过,姐姐想要的是让黑衣永远留在妖刀界。”

    “天女将这等隐秘之事说得这般直接,难道就不担心我将此转告诛天么?”

    “你会吗?”

    脸上依是娇笑倩兮,?天女心内自有其盘算。对于妖后的私心,诛天心知肚明,就算转告又能如何?眼前之人只要不是天岳高层,以他的实力在妖刀界,能翻出多少风浪?而他若是正道的卧底么……

    “嗯,比起霸道的魔剑道,阴险的策谋略,妖刀界在易某心内,确实是最佳的合作对象。”

    不提策谋略人皮尚在妖后之手,随便想想日后妖后的立钞归,闻人然怎样都不会和妖刀界彻底闹僵。

    答着至少令人满意的场面话,闻人然接着问道:“妖后需要我去做什么?”

    言归正传,放下手中精致茶盏,权妃绣花白袖一甩,轻声问道:“近期魔剑道将会针对魔界天魔一系动作,以你在正道中掌握的人脉。在不影响魔剑道妖刀界入主中原计划的前提之下,顺便给魔剑道添些麻烦阻碍,应当不难做到吧?”

    —————————————————————————————————————————————————

    静悄悄的魔界,空荡荡的小径,几经战火延烧的苦境魔界,经过天魔与白无垢齐力整顿,终又恢复少许元气,复兴在眼。

    “八风吹不动·病剑叟。”

    蓦然,令人费解的名号划破沉静之夜,却是良久无人应答。环视四周空旷破落,病剑叟八风剑抗在肩头,面朝剑君问道:“这就是魔界?比叟仔我家的剑冢逊了一千倍哦。”

    “此地只是魔界外围,尚未到达内部。”

    闻言又等了片刻,仍是无人迈出接应,病剑叟不耐道:“好了,一个人也无,是要怎样找到剑魔与刀魔?”

    “即回勿急。”

    剑君受人指点寻上剑冢求剑,病剑叟接触之后起了提携的心思,遂带人出门同行。半路之上遇见不二刀,因同为七星之故,相互来了赌斗的兴致,便相约前来魔界,寻找傲神州与星野残红一较高下。

    然而时局多有变化,龙王?与泣花魂归隐山林,刀魔也有了九千宵陪伴,落梅川避世不出。

    剑魔傲神州虽然很厚脸但还不至于打扰兄弟小两口的生活。刚巧魔界圣母未亡,白无垢人因此不曾退隐,傲神州便隔三差五的上门叙旧。

    “疏仔,用剑的人你都认识?”

    疏竹影向来事不驻心,不是被人提起,连他自己有意无意做了多少事情,也不会费神去回想。

    病剑叟朝着自己发问,疏竹影稍作思考,答道:“只记得有趣的刀剑。”

    “那刀魔浅浅浅和剑魔差差差呢?快去叫他们出来!”

    七星相互吸引,病剑叟不耐之言入耳,白衣刀客一身邪性陡升。侧身面庞之上,露出一丝冷笑,不二刀受激不由本心,淡讽道:“你没办法了?”

    “什么没办法,看我的!”

    病剑叟话语落,拿着八风剑就开始活动起了筋骨,哼哼歪歪半天没有动作。

    一旁早对剑王星与刀王星真实能为,心存好奇的剑君十二恨,故意插话道:“敢,就直接闯进罢。”

    “敢哦,我有什么不敢!但是一向只有人找我,哪有叟仔我找人的道理?”

    八风剑横在肩上,病剑叟说完挺胸吸气,手放在满口胡渣的嘴前边,咆哮着千里传音,霎时音波震荡方圆百里,泥石向着魔界之内翻滚卷动!

    “喂……浑魔界的刀魔浅浅浅,跟剑魔差差差,限你们即刻、马上,现在就给我死出来。否则八风吹不动的病剑叟,闷的像哑巴的疏竹影,功夫普通的不二刀,和一个爱哭爱跟班的剑君,八只脚踩平你们的魔界!”

    八风剑拄地,病剑叟歇了传音,晃着身子足下猛力一阵急踩,发出一道凌厉剑气,直直冲入魔界内中,掀起一阵兵荒马乱。

    做完一切,病剑叟得意地转视不二刀,呵呵笑道:“怎样?说了这邪有够嚣张了吧?”

    “哼,背后来人了!”不二刀侧过身,孤冷地让开视线,淡淡说道。

    话甫落,四人身后突然响起声调苍老的狂傲诗号,一股堂堂正正的魔性剑气,伴随大步而来的踏地声,迅速由后压近。

    “平生进退如飙风,一睨人才天下空。独向苍天横冷剑,何必生吾惭英雄?!”

    天魔录第一剑者,魔师傲神州由外入内,手中魔剑在四人之中指指点点,最后停在病剑叟身上,像是一头莽牛一般,故作怒容,不屑道:“死老头,敢这样称呼本魔师,你还是头一个。”

    “老仔,你就是剑魔差差差?叟仔我专程上门找你定孤枝,赶紧出手罢。”

    “哦?”

    手按在背后黝黑的魔剑之上,傲神州老而不尊的视线扫过几人面孔,自信满分道:“三条路给你选;在这自杀,没性命,有勇气;尾挟着离开,有生命,很漏气;跟我相杀,没性命,没勇气!”

    “老仔,你刚才的话挑衅的味道很浓哦?有多大能力赶紧用出来,叟仔我可是八风都吹不动,尽管放马过来!”

    “哈,好气魄,接招哦!”

    视线相对,各明心思。病剑叟八风剑出鞘侯招,傲神州豪气一笑,魔剑应声落手,潇洒出招。

    堂堂正正,正义魔师似魔非魔,握剑之手轻快一抖,顿时剑斩春风排扫,随人疾驰奔向病剑叟。

    谁知行到中途,却是剑风突兀转折,出乎意料的反冲直取疏竹影而去。与此同时,心为玩笑,病剑叟手中八风剑亦有了动作,一声轻喝,一阵悲风倏起,交糅剑魔剑气,夹击而上。

    脾气相投,病剑叟与傲神州虽是初次合作,犹然默契不俗。当世两大剑客前后合围齐作,疏竹影手中竹剑却是更快。

    无意争斗,沾血冰蛾灵巧嫁接,疏竹影侧身避让魔剑剑路同时,顺势将其带偏与八风剑搅在一处,人乘此时退出数丈,束手不动。

    “疏仔,冲你以前帮魔界的忙,我就明白你不是来找麻烦。”

    与病剑叟对视一眼,傲神州收剑定立,语带不满道,“不过,连认真接本魔师一剑都不肯,有些伤朋友感情哟!”

    “吾对彻底入魔的天魔录第一剑感兴趣。”

    “哼,扫兴。”

    “喂喂喂,你们两个等等叙旧,有两个人出来了。”

    三方暂歇争执,见了魔界步出之人,剑君道:“魔魁,白无垢?”

    “剑君,剑魔……还有疏竹影?”

    天魔闭关,没有龙王?,魔界除了武有魔魁,智有非凡公子,力量仍嫌薄弱。而今圣母未亡,天魔尚仁,白无垢亦无法安心退隐。

    眼前邪性的不二刀与病剑叟不熟悉,白无垢转向疏竹影问道:“疏竹影,你要与魔界为难吗?”

    “仅是陪行。”

    “那剑君呢?”

    剑君道:“单纯刀剑之约的挑战,并无闹事之意。”

    “原来如此。”

    玉骨冰心生性温文,有他主事自不会一言不合就开打。白无垢脑中思考不停,同时伸手邀请道:“几位有事稍后再谈,先随吾入内罢。”

    魔界之中,仅有寥寥几人入心,疏竹影足下不动,突然问道:“琴魔呢?”

    “琴魔不在魔界……”

    见这几人转眼谈到一块,病剑叟本意上门挑战,谁知除了自己与不二刀以外,其他人都是老熟人,竟然旁若无人的攀谈起来。八风剑重重砸着地面,病剑叟少有地漏气吼道。

    “喂……你们都熟悉啊?认识就早点讲,害我刚才喊那么大声!”

    ps:魔界破格退场多没意思……慢慢来。

    新剧相关:荷叶的剑果然魔性,慈郎不愧是能打近六十部戏酱油的不死系,每出必被虐。一线生在明,看来这次慈郎一定是素还真的暗处僚机了。

    素问一走,主线都在忙填坑补,圆前后剧情,该说新编剧有心,还是说之前太那什么了……呢。

    不过轰霆剧情回温这么快是好事就对了。剧情不再一味的向前推进,圆前后剧情的同时,素还真和阎王山斗机锋的感觉还不错。

    丧和蓝山这种精彩的小支线多久没出现了,我算是对盘活天罗子剧情的那位编剧服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