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四十六章 杀心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庭院之内,芳菲半凋,略失往昔生气。正厅之中,三人对坐,沉默无言。一线生见了另外两人愁眉不展,眼珠动了动,轻咳一声问道:“咳,照世明灯,续缘啊,你说此事我们该如何跟他解释?”

    “以叔父的性子,怕是会立刻去找对方算账。此事说来都是我的过错,要不是我的身份引起他人注意,楚姨也不会为了保护我受伤了。”

    “自责无用,你身为素还真之子,遭受多方恶意难免,能够安然而归已是大幸。”照世明灯温慢安慰,视线瞥见桌上明灯大亮一瞬,低吟一声说道,“他回来了。教母伤势已无大碍,这段时间的情况就由吾与闻人然详说吧。”

    言毕,大厅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闻人然见了照世明灯和一线生在场,立时确定了自己在外所想。然而一见几人微妙神色,闻人然立觉不对,眉头一掀,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楚姨受伤。”

    “……几位抱歉,我回一趟燕居台。”

    “闻人然……”

    “有什么话慈郎我们稍后再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听。”

    “看来至少目前,我们不用担心他会向第二魔界鲁莽开战了。”

    声音随着人影离去,一线生苦笑一声,望着照世明灯感叹说道。倏然,鼻尖飘散着冰冷血腥,耳边回响着杀心昭然。一线生突觉背后寒凉,颈边泛冷,不由心下一跳。

    “长胡子的,是谁伤害了紫月亮?你要是不讲,我的刀可要嵌入你的肉,饮到你鲜血的滋味了哟。”

    “呃……”

    一线生暗自发狠,下次绝对不来和闻人然见面。只要和这人有关,不是会被他损,就是被他牵连。唉,素派的人,就是命苦啊!

    —————————————————————————————————————————————————

    璇闺漫暗香,文窗绣户,绸幕低垂。床榻之上,楚君仪半倚着靠背,手中端着一碗半热的药小口饮下,脸色略显苍白,可见轻伤在身。

    突然,房门被大力推开,重重摔在墙上,打破屋内寂静。突来巨响惊动屋内之人,闻人然盈亮的瞳孔微微瞪圆,望向匆匆行来的人。无声对视半晌,楚君仪噙出一缕笑容,平静问道:“如何了?”

    见楚君仪似是对己身伤势浑不在意,闻人然闷声许久长长地叹了口气,一字一字说道:“现在我能明白你以前的感受了。”

    “嗯,有何感想?”

    “有点不高兴,有点难受,有点想杀人。”心疼地坐在床边,闻人然接过喝完的药碗放在桌上,脸色半阴,略带焦急地问道:“伤害你的是什么人?”

    “吾亦不知。这道指力由暗处突袭,暗袭之人并未露出真容。”

    “让我看看。”

    伸手搭住楚君仪腕脉,闻人然以温和真元催动医人之剑,气如清溪缓缓顺脉而动,一探楚君仪伤势。过不多时,行气运至楚君仪背后风门,闻人然但觉一股暴躁内力凝结不散,意欲破体而出,却又受楚君仪功体压制动弹不得,更在药力之下逐渐消散。

    “怒佛开膛指……是他?!”

    “是谁?”

    脑中疾速翻过符合伤势的招数,闻人然语露惊咦凝重。听见楚君仪追问,闻人然眼中闪过一丝杀意,咬着牙说道:“慈海渡者,不,或许该说是死海一孤舟!”

    “……黑榜七人之一?”

    “嗯,难缠的敌人。”

    眉目微凝,虽是杀意聚心,闻人然亦感棘手无比。慈海渡者修为不弱,脑智亦非常人可较,以他经常改换头面的行事风格来开,想要找到他算账并非易事。谁也无法揣测,现今江湖上究竟哪一个人会是他所假扮……

    闻人然息了医剑,转而输送神源之能进入楚君仪经脉,加速伤势疗复,接着心思沉重地问道:“君仪,你是怎么受伤的?”

    “续缘行走江湖时,玉天玑针对其动作,派第二魔界之人擒捉。吾为周全续缘,才与玉天玑以及一名白发青年等魔界将卒交战,却是不防背后突来一道霸道指力暗袭。所幸照世明灯出手相助,方得全身而退。”

    “受伤可不算全身而退……不过玉天玑啊……”死海一孤舟襄助智慧之星,闻人然隐隐嗅到一股阴谋的味道。慈海渡者会出手偷袭恐非巧合,说不准双方早有合作……

    闻人然脑中所思与事实大差不离。玉天玑入主灵魅殿就任军师一职后,曾与潇湘子在灯花台会面。由于玉天玑那“智慧之星”的称号着实引人遐思,谈判结束,潇湘子露出一角红日轮试探玉天玑身份,不曾想竟是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因为立场之故,双方皆无欺瞒的余地,当即一拍即合,暗中行动联络其余黑榜之人。

    除了老谋深算的白云骄霜并未路面,六聪天乞与优柔寡断的九锡君都乔装做了有限接触。而身为孤家寡人,深深嫉恨一页书的慈海渡者行事更为直接,改换头面之后与以素还真一派为主要目标的玉天玑会面。黑榜内的三人,却是在因缘巧合之下联手,实力顿时倍增。

    而要针对素还真,素续缘一直是软肋。巧合的是,灵啸月险中借助魔魁之女幽灵箭之功,恢复素还真身份,但也因涉险之举恼了一页书。

    玉天玑等虽是不明一页书与素还真的分道扬镳是真是假,但在此当口针对素还真行事无疑是绝佳的时机,是以才在素续缘替素还真把九龙菩提经送到六庭馆的途中伏兵擒拿。

    “是非人,是非事,是我把江湖风尘带来你燕居之所,对不住了。”

    “嗯?”

    听见自责之言,楚君仪左手覆在闻人然搭脉的手掌上,触之温暖柔软,缓缓摇头说道:“续缘亦算是吾看着长大,吾怎能眼睁着看他出事?”

    “是吗?反正我心里就是不舒服,我现在就去找玉天玑算账!”

    “不可冲动。龙首已派桐文剑儒带人前往第二魔界交涉,汝无再去的必要。”

    这个交涉不用想都知道是武力交涉,但闻人然并没有因此退缩的意思,坚决道:“桐文剑儒是桐文见儒,儒门天下是儒门天下。可你……现在是我喜欢的人,将来是我的妻子。而今你受伤了,我怎么能光看着什么都不做,那还算是人吗?!”

    “汝……”

    瞪目对视皆不退让,此时屋外忽传青少年的嗓音,说出意料之外又是情理之中的麻烦消息。

    “叔父,百岫嶙峋他不顾众人劝阻,离开六庭馆了。”

    “君仪你听见了。百岫嶙峋他跑出去了,我不管他可不行。”

    心知百岫嶙峋行事不可与常人思维估量,楚君仪只得无奈妥协,低声叮嘱道:“那……汝得保重。”

    “玉天玑坐镇的第二魔界很难缠么?以他的根基催动血经纬能吓唬得了谁?他伤了你,那他就该付出代价!”

    至于砸了灵魅殿之后,魔魁与第二魔界的关系会怎样变化,素还真和一页书前辈的布计会不会被打乱,闻人然表示火大懒得管。敢伤了楚君仪,真当自己玩惯了以中间灰暗身份取巧的戏码,就不会堂堂正正的武上对决了吗?!

    靠近了轻轻半拥楚君仪一瞬,闻人然留下神源,便站起身走出了闺房。出门与素续缘刚一对眼,闻人然背后剑袋自行解离,神兵飘然落手,顿时寒芒冲霄。双眸炽烈杀意一闪而逝,神兵也因强烈战意而剑鸣不息。

    这剑,似乎自从带在身上起,还没有完全展露过一次威力?!手指抚过宽阔剑鞘,剑心互通,神兵溢彩。闻人然看向素续缘,不掩寒意地说道。

    “续缘带路,这次我们就让那些妖道角知道,为什么不能得罪rmb玩家9有什么才叫等级碾压,装备优势!”

    素续缘神色微窘,叔父又在说胡话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