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三章 刀笔刑仪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闻人然的身份问题,从不是值得注意的事项。此次请两人前来疏楼西风,疏楼龙宿亦只是知会二人一声,可能在世外书香遇到的麻烦。星辰挂幕闪耀,宁静幽远。月色下的二人趁夜而归,且行且谈。

    “龙首所言亦是正理,若是麻烦当真难免,不如由吾一人前往世外书香。”

    “不要,现今武林,魔魁与魔魁之女潜伏在暗,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前去。”

    “汝是否担忧太过?魔魁怎有可能一人与三教联手作对?”

    “要是对手是七重冥王,就算他有能够压倒正道的实力,他也不敢孤身一人寻衅。可敌人如果是魔魁的话,那就必须得另当别论。”

    “为何呢?”

    “之前我在江湖上行走的时候,曾经与百里抱信一同拜会过圣夫子。据当日情况看来,三位教主身受血烙之害,一身功力存留不足六成,已然难挡魔魁之威。而在三教教主下的九位先天之中,修为最高者,首推当世道君、触念来与圣贤诸。虽然同为大先天,却都还不及不上君仪你,又如何威胁得到能以一人之力,力敌三位老教主的魔界战神?而且……”

    瞧闻人然似乎对魔魁忌惮万分,楚君仪秀目一转,不禁出声追问道:“而且怎样?”

    “魔魁如果以机械怪兽之身复活,世间恐无一人是其对手。就算并非如此,魔魁是以肉身复生,那也至少需要两位世间顶峰高手,才有可能稳稳胜之。但,魔魁之女练有神农琉璃功,能为远胜一般先天,再加上诛心断邪两员大将,纵使旧三教齐心协力,也是毫无胜算。”

    “因此汝才不愿吾一人前去?”

    “是呀,你可不能怪我瞎操心,我总得为你的安全着想。”

    “吾怎会怪汝。”柔和浅叹一声,楚君仪迟疑须臾,复又问道:“但若到了那日,汝受到旁人刁难又该如何?”

    “唉,说到这个确实是我疏忽了。要是早知道会有这桩麻烦事,之前灵啸月来六庭馆的时候,就该让她替我摆平了才是。”

    “为何灵啸月能……灵啸月是素还真?”其中关窍不难看透,楚君仪却仍难掩内心讶异:“他怎会是女子装束?”

    除了寥寥几事以外,闻人然都没有瞒着楚君仪的打算,直接承认道:“素还真之前去第四魔域营救一页书前辈的时候受了重伤,又因察觉台面之下另有诡谲暗藏,便干脆化明为暗设法将阴谋者逼出。”

    “原来如此,那她今日前来六庭馆,便是与汝商讨如何营救圣僧?”

    “本是这样没错,可是谁也没料到圣夫子的事会来得这么突然……君仪,你觉得圣贤诸为人如何?”

    “圣贤诸为人风度上佳,待人宽和,心有沟壑,腹有乾坤,算是一个识进退的人才。不过他之雄心,或许超过了他的能力。”

    “那是以前罢。现在圣夫子即将传位于他,未来恐怕会是另外一个局面了。”

    “汝好似很欣赏圣贤诸?”

    “算不上欣赏。只是百里抱信和凤儿关系不错,我们没必要和他交恶。”

    月下携手漫步,却少往日清闲,闻人然摇头说道:“再说在圣夫子监督之下,我想圣贤诸在得到他所要的位置后,会收敛许多不必要的心思。”

    轻轻点头算是认可,楚君仪想起疏楼西风之事,忽又开口问道:“对了,汝先前为何要与龙首斗嘴?”

    “以后的日子还长啊。我和疏楼龙宿之间,关系总不能一直不冷不淡的吧?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会和我师兄有联系,失算……”

    一个影帝加上一个儒门首智,鬼知道他们私下会有什么交流。见楚君仪若有所思的样子,闻人然头疼地说:“我觉得他们两个人联合在一起的话,绝对不会是一件好事。”

    “那得看是对谁而言。”

    与闻人然相识已有多年,互相知之甚深,闻人然如此忌惮这两人,也只剩下一个对楚君仪而言,并不算妙的理由。婉然一笑,楚君仪望着闻人然,澄亮的眸子微微一动,意有所指道:“正如汝方才对圣贤诸的评价,或许未来因为某种特殊的缘故,也未必会如你所想的一般发展呢?”

    “诶?”

    ————————————————————————————————————————————————

    浩瀚北海,晴空万里,烟波浩淼,沉鳞竞跃。一座陡峭高峰,险峻高耸,状若通天之笔,贯穿入云。天然险地,易守难攻,正是世外书香总教,天笔峰所在之地。较之往日清圣幽静,今日天笔峰人流往来不绝。天际不时有惊虹划过,能为不足者亦可循天梯而上,前往绝峰之上观礼。

    宾客身份尽非凡俗,自不会由寻常弟子接待。今日负责迎宾得,正是身为五儒生的司徒守义与百里抱信。

    上回从闻人然处得知了长乐居所在,司徒守义不肯放任仇人一再败坏儒教纲纪。将欧阳胜天羁押回世外书香明正典刑之后,司徒守义便回归了世外书香,遥遥望见闻人然二人缓步相向而来,当即迎了上去躬身致意:“五儒生司徒守义,见过儒门教母。”

    微一欠身,楚君仪生受一礼。司徒守义转又偏头看向闻人然,笑着问道:“许久不见,骨董现在该如何称呼闻人兄你呢?”

    “自然照旧啊。”

    “这……依闻人兄这身装着,辈分当是高出我与信妹不少。这种隆重的诚,太过随意怕是并不合适。”

    “你我各交各的的,我还没那么老,不想被朋友一口一个前辈的称呼。”闻人然连忙摆手拒绝。要不是楚君仪一再嘱咐,闻人然才不愿意换上这套儒服,哪怕样式明明差不了多少,那也没有平时自在。

    “各交各的……嗯……那好吧。”

    像是想起了什么,司徒守义视线落往闻人然腰间,没发现想要看到的东西,不由疑声发问:“闻人兄那柄半圣半魔的佩剑呢?”

    “骨董你对奇兵的执着还是一直没变……不过丹青见出了点问题,并未随身携带。”随口应答,闻人然往正门内看去,试探着问道:“里面重要的人都到齐了吗?”

    “三教之中,佛门八朝元老触念来、道教当世道君已率人先二位一步来到。”

    “除了他们呢?”

    “三教圣主非凡公子尚未到位,另外,学海礼执令太史侯亦未到场。”

    听到最不想遇见之人的名字,闻人然叹了口气,与楚君仪互相看了一眼。太史侯这人的性子,没碰上也就算了,大家大道各走一边,谁也碍不着谁。可是真要碰见了,指望他会通融,基本上没这个可能性。

    一旁司徒守义见闻人然脸色不佳,微一思索就明白了闻人然烦心所指,当即笑着开口劝慰:“闻人兄放心,以闻人兄与夫子之间的关系,想必太史侯也会留上一份薄面,不会刻意为难才是……”

    “给谁留下面子?”话未毕,人已伴着浩然儒风而至。

    “文章耀千古,道德宣乾坤,天下滔滔论,唯吾儒者尊!”

    沉稳高昂之声忽响,来者儒冠厚重,一身玄墨,神态肃穆威仪,身后跟着学海礼部四儒官,排场不凡,行步四平八稳,一双慧眼微露锐芒,暗敛睥睨独尊的凛然气势,正是学海礼部执令,刀笔刑仪太史侯!

    对司徒守义微一颔首,太史侯望向楚君仪,语调沉厚:“多年不见,教母风采依旧。”

    察觉对方无恶意……一时摸不透太史侯想法,楚君仪顺着话头应道:“礼执令亦是不减当年,神采奕奕,气度卓越。”

    “吾在学海少有闲暇,却是难比六庭馆清闲。嗯,未免圣夫子久候失礼,几位慢谈,吾先入内了。”

    视线在闻人然身上稍作停顿,太史侯却是未发一言,直接带着四位儒官进了世外书香。待太史侯一行人走远,闻人然才不解地看向楚君仪,疑惑问道。

    “太史侯这是什么意思,老朋友打招呼?”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