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二十章 剑招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粪土昀嬗敫呱裣鲆煌泄テ萏妫讲呸言榉蛏硭乐抻倘辉傺郏2唤榛吃俑勒卟股现旅换鳌5婪鹆饺瞬荒芷胄模萏嫠冻跸职旅睿唇嘶氲度Γ皇蓖焉聿坏谩h欢硗庖徊啵娑运鸨普健9鲆寡拐螅笾鞔橙词鞘紫约枘选:钭痱堪了涫苤卮矗卟患匪酰炊讀ing狂涨,扑杀更狠。

    就在伯尊侯尊一同发招,超轶主后退yu闪之刻,释阎摩眸光一闪,挥出致命一刀,亡灵哀嚎又起,乍现锐芒逼命。

    “掣法三击!”

    戚太祖见超轶主陷入苦战,眼眸微动已有计较。心思一定,戚太祖双刀挥速陡然上升,连环三式实实印在措不及防的高神霄胸腹之上,接着暗红身影疾速跃向释阎摩刀势必经之路,yu挡亡夜第二刀。眼见戚太祖退得急躁,背后空门大露。粪土昀嬷豢墒В值够游骞设疲钡菲萏姹承摹1澈缶7缂采a萏嫜鄣兹词巧凉2豢刹斓囊凰坷淙唬婧蟛还懿还怂督徊妫棺∈脱帜Φ镀彩芪骞设瞥亮σ换鳌?br/>

    察觉背后动静,超轶主双手齐动打退强敌,诧异回身之时,恰见戚太祖替其挡下锐狠一刀,却受粪土昀嬉昏萍由恚罂谂缓臁?br/>

    “玉磊浮云变古今!”

    一声急吼,超轶主怒上眉山,真元抱提,霎时粉霞流光盘旋周身不息,怒然一式轰出再度重创双尊。然而就在此时,释阎摩最后一刀同时发出,妖异之能劈地相向而来!

    “亡神祭·妖海生涛。”

    刀走鬼哭神嚎,危急之际,一剑横扫而入。刀与剑,人与妖,双方巨力交汇,剑身竖挡妖刀,闻人然强提一口真元不泻,左掌再拍剑身,勉强逼退释阎摩。

    “走!”

    未免再生枝节,又见众人均有伤在身,闻人然心知此地不宜久留。神兵就地一划,留下断后之招,闻人然一击即走,收剑急退,抓起越沧君催动登仙道秘法,人影幻化,瞬息消失无踪。超轶主见状,干戈定点中粪土昀骐醒a鲎∮彩芤换鞯钠萏妫紊碓锻恕?br/>

    “他们三人都有伤在身,速追!”

    “我只出三刀。”

    幽深晦暗的瞳,望着侯尊蚩傲轻轻说出这么一句,释阎摩收起平等暗罗,转身提步就走。刹那之后,浮萍之妖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再难觅得踪迹。

    “可恶啊!”

    —————————————————————————————————————————————————

    “抱歉,戚太祖。”

    奔逃多时,四人好不容易寻得一处隐秘之所暂时落脚。将身上携带的机巧之物摆置完毕,超轶主扶着戚太祖靠着一块石头坐下。

    听见超轶主饱含愧意的一句道歉,戚太祖一边盘膝恢复伤势,一边朗笑说道:“哈,这点小伤还难不倒本尊。不过风轩云冕,本尊代你受了一招,你可得好好补偿本尊呀。”

    “呵,待你吾出了漂血孤岛,天雅阁随时欢迎。”

    闻人然见戚太祖伤的这么重还老不正经,不由无奈地指了指昏迷不醒的越沧君,看向戚太祖说道:“两位伤势沉重,漂血孤岛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危险,还是由我来看一看。”

    “哦?本尊还以为你只是剑修,想不到你还jing通医术?”微一讶异,戚太祖问道。

    “不算是什么高明的医术,只不过能助人疏通经脉,排除一些普通的毒素而已。我看方才那和尚一杵虽强,但应该并不难治,不知戚太祖你可愿意信我?”

    “哈,超轶主的朋友,本尊为何不信?本尊这老把骨头就交给你了。”

    “还请容我一试。”

    闻人然走上前去,并指点中戚太祖背部伤处,剑气化丝入体游走。事先存留的神源之能,迅速修复戚太祖经脉受损之处。恰在此时,闻人然忽感一阵奇异内力从戚太祖丹田冲出,与剑气汇聚在一起,瞬间冲破经络阻塞。

    打通体内经脉,体内伤势缓解,戚太祖头顶冒出白烟,轻叹一声道:“无需诧异,本尊借你之力化开淤血,亦可替你省下几分气力。”

    “嗯。”

    闻人然微微点头,虽是有些奇怪戚太祖为何多此一举,还是走到昏迷中的越沧君身旁依样而行。顺通二人经脉之后,越沧君虽然尚未醒转,面色却也好看了不少。忙完他人,闻人然忽然脸色泛白,急声咳嗽。为压伤患,闻人然匆忙数指连点,封住周身要穴盘膝坐下,运功恢复伤势。

    “贤弟你怎样了?”

    “xing命无忧,只是这几天恐怕会功力大减。”荀香令绝命一招非是寻常,纵然险胜也免不了身受重创。调息完毕,闻人然苦笑一声,睁开眼望着超轶主道:“后天赴战,我一人去就可以了。”

    “既是如此,你吾干脆避战。四人联手就算不能完胜辟命敌,亦无必要强行涉险。”

    “如果我避战导致对方不择手段的话,以其隐匿之术的高明,定会向外不断透露你我行踪。到了那个时候,岂不是更加危险?而且如今戚太祖与越沧君都有伤在身,老哥你虽然仅是皮外伤,但连续动手对你我都没有好处,迟早会被活活拖累死。所以,避战之举万万使不得。”

    “可以你如今状态,要赴那人约战岂非必死无疑?”

    “呵,敢来参与凋亡禁决,谁会没有这个准备?”

    说着,闻人然解开背后剑袋,将其交于超轶主手中:“这柄剑是我师傅传我的。如果我发生不测,还请老哥代为转交。至于住址,待会自会告知。”

    “这……”

    “拜托了。”

    超轶主脸色隐有踌躇,闻人然低下头与超轶主私下交换一个眼神。超轶主微微一怔,接着发出一声长叹,接过剑袋,不再劝阻。

    戚太祖见超轶主面色难看,神色一动,叹息道:“虽然本尊不惧辟命敌的挑战,但是二位既已有了定见,本尊身为外人也就不便过多废言了。不过两位若是不弃,你我三人何不利用最后两ri,一边调息养伤,一边相互交流武学。就算不能助闻人老小弟伤势痊愈,亦可增进众人见识,提升武道修为。说不准闻人老小弟后天约斗,还能有用得上的地方。”

    “嗯……”

    超轶主稍一思考,想到四人如今均有伤在身,确实不宜再四处奔走招惹强敌,更需增强己身,旋即颔首应道:“也好,你我三人就利用这仅剩的两天时间交流武学心得罢。”

    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三人武修均非泛泛,不论戚太祖真心为何,不过他身为武道七修创者,若论武上见识之广,在三人之中必是翘楚。相较于戚太祖,超轶主同样见闻广博,但却更长于机关铸术。至于闻人然,虽是不如另外两人涉猎广泛,但专jing剑路,偏修术法,亦有其长处所在。

    两ri不觉匆匆而过,一番取长补短,三人各有所得,均感受益匪浅。到了最后谈起剑招之时,戚太祖忽而畅声笑道:“说到剑招,两位可曾听过‘红炉有信,点雪无情’?”

    听见戚太祖这么一说,超轶主微一皱眉思索了片刻,问道:“可是当代七修第一人,尘外孤标意行独创之招?”

    “正是。当年本尊与意行互换一式,他得本尊意识之剑,本尊亦承其一式之情。”

    说着,戚太祖并指红光一闪,点中仍在昏睡的越沧君,越沧君脖颈处乍现一点红印。使完招数,越沧君仍然呼吸如常,不见半分异样。

    戚太祖见二人面有疑色闪过,先解开红炉剑招,接着摇头一笑,说道:“此招妙处不在招式威力,而在剑者对自身剑意的自信,以及留予他人的余地。此剑招用来甚是灵活,只需一息寄气,一剑点中他人,那人便只剩下三十ri的活命之期。待到红线绕颈一匝,除非意行与留招者亲至解招,否则必死无疑。可惜本尊最善双刀,以本尊剑上修为,只能维持中招者十五ri不死……”

    “且慢,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意义?”虽是惊异于剑招奥妙,闻人然还是奇怪地问道。

    “呵,老小弟你如今功体不全,胜算大减。之前所用奇异剑招,虽然威力巨大,但以你目前功体状况,恐怕很难全力使出。老小弟你即是专修剑道,而此招只看剑意如何,不问功体强弱,想来全力施展红炉点雪应是不难。何不出其不意以此对付敌手,或许另有大用?”

    “嗯……此招何名?”

    “红炉点雪。”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