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四十六章 三石顶上三王会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超轶主是个心思缜密的人,虽是醉心机巧鉴赏之道,久不问江湖俗事。但有烈武坛与鉴兵台基业在,外界武林的消息却是从不闭塞。对面之人装束与武林传闻相符,应当是没有认错人。可据自己所知,这人在江湖上的风评并不算佳,难道是个不妙的变数……未免石板所绘之事生变,这人却是不能轻易放过。

    “闻人然。”

    冷淡地应了一声,闻人然转眼打量起眼前之人。武息浑厚,气息绵长,显是根基非凡。沉稳不失风雅的气质,很是令人心折。可是,据说粉色系打扮的人物,一般切开都是黑的……比如寒光一舍那位先生的好友,自己可不想步上后尘啊。不过,一时半会也难摸清来人底细,闻人然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风轩云冕超轶主。”

    招呼打过,二人一时都未出声,气氛陷入短暂凝滞,四周一片静默。一者先入为主,心有疑窦;一者莫名误会,不愿坦诚,倒是两难局面。

    所幸超轶主身为两大组织领衔人物,待人接物方面较之闻人然强过不止一筹。沉默少顷,超轶主朗声一笑,转身注视着石板,语调和缓地问道:“阁下对这石板之上所绘图案有何看法?”

    “图案?其他我说不清楚,但正中那三首怪人,当是波旬无误。”

    闻人然也不遮掩,天下认识波旬的人不少,说了没什么要紧。要是能从对面之人身上套出情报来,未必不是好事。毕竟波旬出世之期,恰巧是百战决十大高手入世的ri子。自家师傅的兄弟姐妹,却是不能不管……这块石板上内容的重要xing不言而喻。

    “不错,正是……波旬。”

    波旬二字何其沉重?当年菩提界为了射出灵佛心,付出何等惨重代价?这石板预言若是成真,又该掀起怎样的血祸灾劫?天命已至,不问心知,种种心思纷至沓来,思绪晦暗难明。

    片刻之后,超轶主忽起莫名觉悟,昔ri兄弟肝胆相照之热血,往ri独自幽居的闲适之心,以及与那个她的约定……怕是再难接续了。一挥定干戈,手持干戈定,是以明智!心怀天下无烽烟、人间无干戈的宏愿,这一回天命所向,超轶主当仁不让!

    收敛瞬息心思,超轶主转过头正视闻人然问道:“这石板无端从天而降,又有诸多异象呈现,当是苍天示jing。波旬为祸天下,危害甚重,不知阁下是何种看法?”

    “虽然我很想说有菩提界和素还真等武林巨擘在,没有我担心的必要。不过……”

    “如何?”

    “朋友既然这样问我,想来我已是脱身不得。而且,闻人然倒也好奇,朋友对波旬之事知晓多少?又究竟会投向yu界一方,还是选择心向苍生了?”

    “苍生两字何等沉重,超轶主担当不起,却也不会助纣为虐。倒是阁下名姓,令超轶主心存疑虑。”

    疑虑?闻人然这才想起自己的名声似乎被秦假仙败得差不多了。闻人然转念一想,之前自己在怀疑超轶主是不是坏人,原来别人也在怀疑自己不是个东西……如此一来,这人倒也未必是恶?

    纵是稍松一口气,闻人然仍然不敢放下jing惕,笑着问道:“呵,人云亦云,可信否?”

    “无风不起浪。”

    “你不信我?”

    “若是可能,吾也不愿怀疑阁下。但,阁下近来与素还真正道一派乃是对立,吾又怎敢轻易信之?”

    对方口气虽然委婉,但是jing告的意味很浓。要是再试探下去,谁知道会不会动手……不行,一页书前辈快要与武皇三方决战,自己不能在关键时期掉链子。稍一沉吟,闻人然提议道:“其实我也很难信任阁下。既然你我都信不过对方,何不定下具体ri期会面,届时再论往后之事?”

    未免走失人迹,超轶主未曾当即允诺。不过,这人武道修为虽是逊几数筹,奈何互相不知根底,也未必能够阻止他脱身。若是打草惊蛇,反而不如约期再会……超轶主问道:“任你离去非是不可,但吾如何肯定阁下不会毁约?”

    毁约?说实在的,相较于超轶主的顾虑,闻人然更不想失了超轶主这条线索。毕竟这块石板上的天示,超轶主显然比自己了解的多,自己怎有可能轻易舍去?

    闻人然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这样,我可以任你在我身上留下标记。等我解决完私事,你我再约期见面如何?”

    对方有顾虑,自己有神源。万一出了问题,大不了舍弃这具身体。要是这人不是什么好人,那就去找家长围炉他。有忆秋年和yu苍穹做后盾,又有什么好怕的?!

    “如此倒也不必……”

    闻人然这样回答,令超轶主稍有迟疑。能够掌管两大基业,超轶主不乏沉如深渊的城府。这人回答地这般干脆,若是简简单单接受了此人提议,未免显得小人之心。可若要轻易放过此人,却也为难……超轶主视线扫过闻人然腰间丹青见,见其死气沉沉,脑内突然灵光一闪,和声道:“阁下腰间之剑可是出了问题?”

    “……你有办法?”

    “呵,有法无法,不如就依阁下所言,来ri再谈。”超轶主释然答道。方才因为天命示jing,却是小心太过。这人无非路径此地见了石板,然而非其天命,他又能读懂几分石板预言?若要确认此人脾xing,倒是无需急于一时。

    “你就这么肯定我逃不掉?”

    “朋友大可一试。”

    够自信啊……不过能将问题暂时压下,丹青见恢复也有了着落,闻人然却是乐见其成。等续缘天命告一段落,短时间内不会发生什么大事。合修会不值一提,接下来无非是非凡公子做皇帝而已,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来ri再会的话……闻人然仔细思考过后觉得没什么问题,估摸一个大致的时间,也就点头应了:“那好,为了公平起见,三个月后午时,你我在公开亭会面如何?”

    “请!”

    —————————————————————————————————————————————————

    一块石,三个王,三石顶上群魔会。

    明月当空,群星闪烁,万魔天指身立百丈之高的巨石顶上,气势雄沉,鹰扬虎视。静候半个时辰,万魔天指待鬼帝武皇分别到位,方开合谋之论:“武皇,鬼帝,劳动两位大驾前来三石顶了。”

    不满被人居高临下,鬼帝闷声喝道:“少说客套话,讲主题。”

    出头之鸟做不得,见鬼帝未曾接着话茬,武皇心有定念,只是颔首应道:“没错,万魔天指讲主题。”

    “两位何必故作不知呢?此次会面主题,相信在场两位已经有几分明白。”见另外两方都不接话,万魔天指沉吟一声,坦诚说着,“一页书身中邪灵剧毒,此事我想武皇你也知道了?”

    “哦,原来如此,本皇确实知晓,所以呢?”

    “这邪灵之毒本天指可以遥遥感应,这些时ri以来,吾心有所感,却是一页书体内毒气渐盛。如此说明,二位该是明白了?”

    “万魔天指有话直说,何必打马虎眼呢?!”

    冷眼瞧着鬼帝呛声,武皇心有所思。万魔天指是要围杀一页书?如此也好……看这鬼帝如此急躁,用来做为先锋最为合适不过。武皇冷笑着开口说道:“鬼帝这般心急,那本皇就代万魔天指说个明白。此次三石顶上的聚会,不外乎是三方合作,将三股武林强势合拧为一,目标公一,灭敌共一也!”

    “那就是三分武林,三帝王?不可能!”不能接受魔域霸权受到挑衅,鬼帝怒极反笑,“自古以来,活的王朝帝王只有一个,哪有共做帝王的道理?!”

    武皇淡漠地问道:“哦,那你认为谁才是真正的武林帝王呢?”

    “当然是兵力有够,功力有够,脑力有够的人。”

    脑力有够?鬼帝你也配?!暗自轻蔑不屑,万魔天指朗声道:“哈,鬼帝讲得好,讲得好啊!这就是三石顶上战三力。诛杀一页书可不需要乏力的队友,否则又如何共谋?”

    “万魔天指你也是同样的意思?”武皇皱眉问道。

    “武林至尊非我莫属!”

    “哼,万魔天指,你有够力吗?头一项兵力,你邪灵就没有魔域的强大!”

    “邪灵只要随随便便派出一人,就可以杀得魔域片甲不存。”

    “是吗?!这句话该是魔域才有资格讲!”

    此次招待鬼帝本yu先联合三方铲除一页书,但鬼帝如此挑衅,万魔天指又有何惧哉?鬼帝即是有意互别苗头,那就三方先论个长短!万魔天指yin森冷笑着吩咐道:“空谈不及实际,金太极,让你表现的机会。”

    “鬼奴,不可落了魔域的面子啊!”

    见状,武皇眉头紧紧皱。这鬼帝空有一身武力,却是太过莽撞。这一回尚未商讨出对付一页书的对策,反而成了三方之间较量。果然敌人势弱之后,这邪派联盟便不是那么牢靠了啊……

    双方派出战将,鬼帝见武皇未有动作,鄙夷道:“武皇,你的兵力呢?”

    “且慢,我认为今天的目的当是共商大计,而非兵刃相向!”

    “哈哈哈哈,说得好听?莫非武皇你连一名可以争战的战将也无?”

    武皇身后的无我声闻言,双眉倒立,冷下脸请战:“武皇,让我出战!”

    “这……”

    三方不睦,难道是素还真刻意留局?内心忽生不祥预感,但见另外两方脸色显然不会轻易放过,武皇只得无奈应道:“那便交你了,无我声。”

    “定不负所托。”无我声走向前方,与鬼奴金太极并列三角。面上毫无表情,却给鬼奴与金太极带来不小压力。

    “武皇你倒是深藏不露。”

    不差的手下……淡淡地赞了一句,万魔天指却是起了另外的心思。听闻武皇前些时ri对叶小钗下手,死伤不少战将,如今还有能人可用,果然不可小觑……不得不防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