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三十二章 焚炎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不夜天内诡谲暗流,邪魔心怀鬼胎而来。闻人然上前一步将素续缘护在身后,真气一振扫平魔氛,冷下脸定视来者:“鬼王棺,收起你那副小人嘴脸,有什么话直说。”

    武息又进……这人实力仍是不见底。眯眼紧紧盯了闻人然许久,鬼王棺yin森笑道:“呵呵,鬼王棺诚心而来,朋友何必抱有敌意呐?”

    “我说过,谁敢对天下第一不利后果自负。神石之泪的事,你是在当我眼瞎?”

    “神石之泪乃是为了对付一页书所设之计策呐。鬼王棺也没想到,素还真竟真能狠下心拿自己与亲子的xing命去赌。朋友,切不可误会鬼王棺合作的诚意呐。”

    无谓的狡辩。素续缘若是出事,你鬼王棺难道还会上门请罪?此举对鬼王棺却是一石三鸟,能杀素还真最好,杀不得还可以用来对付一页书。再不济,也能逼得素续缘与正道不合,端是好算计!

    素续缘未等闻人然开口,当即冷笑道:“鬼王棺,你我之间并无共同目标,谈何合作空间?”

    “诶,此言差矣呐。”

    耳闻素续缘话中隐有排斥之意,鬼王棺摇了摇头,滔滔不绝地说着:“天下第一,你的目标乃是万魔天指,鬼王棺的敌人是一页书呐。你与素还真决裂,纵有这位朋友帮忙,也难敌邪灵人多势众,合作对你更加有利才是呐。万魔天指身为邪灵之主,实力深不可测。有鬼王棺作为内应,你才能找到玩万魔天指的弱点呐。”

    万魔天指身为邪灵之主,jing血不枯真身不亡。要想彻底杀他,少不了素续缘之功。闻人然看了一眼鬼王棺,这棺材头虽然狡诈万分,但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闻人然若有所思地问道:“鬼王棺你有何计策?”

    “先杀一页书,再杀万魔天指呐!”

    “呵,若是一页书亡,我凭什么信你不会翻脸?”

    鬼王棺摇了摇头,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此事你大可放心,万魔天指城府深沉,并不信任我呐。七星拱月台惨亏至今,自从腹中首回归吾体使吾功力jing进,他对吾之怀疑便越加深重。一页书若亡,万魔天指少了死敌定会对我动手。为求自保,鬼王棺再如何也不会自毁长城呐!”

    “邪灵也有内斗……万魔天指是顾忌你的潜力?”

    “没错,身为邪灵之尊,却无容人之量。他对我不仁,休怪我对他不义呐。朋友你要助天下第一除去万魔天指,与吾并无利益冲突。至于朋友你的担忧,不妨听完鬼王棺的计划再说呐。”

    “请。”

    鬼王棺见闻人然松口,神色一动道:“说来鬼王棺与苦境正道并无太大利益冲突,唯独灭境梵天是吾三途判之死敌。虽然一页书是否是灭境梵天,吾尚未确定。但是,其对三途判的威胁却是不言而喻。鬼王棺要杀他也是为了生存,怨不得人呐!”

    这话听来倒是不假……说他做坏事,刚开始鬼王棺还有些雄心壮志,再往后却成了自保。之后更是隔三差五地被人修理,到最后干脆玩起了失踪。做坏人做到他这个地步,苦境也算是独一份。不过,若是因此就小看这位大名鼎鼎的反派人物,恐怕连死是怎么死都不清楚。

    闻人然伸出手制止鬼王棺罗嗦个不停,直接问道:“你和一页书之间的恩怨我没兴趣,正题呢?”

    “哈,朋友你莫心急呐。想杀一页书,任何一方都无十分把握。万魔天指虽强,面对灭境梵天胜算最多四成。他要在苦境建立霸业,势必要联合魔域鬼帝与集境武皇,共同对付一页书呐。”

    “一页书屹立苦境数百年,岂是泛泛之辈?”

    “一页书在明,吾等在暗。只要设法分开素还真与一页书,机会并不难寻呐!有三方巨头联手,任一页书三头六臂,也得死无葬身之地呐0说回头,他们四人谁胜谁负,对你我重要吗?”

    “等万魔天指三人与一页书两败俱伤,无论谁胜谁死,都是你我的机会?”

    “没错呐。”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谁知道鬼王棺是不是另有jian计?不过本来就没指望过鬼王棺会对己坦诚,闻人然淡淡地说道:“你何时能发现万魔天指的弱点?”

    “弱点鬼王棺会尽快设法探明。两位,合作愉快呐。”

    既问弱点,说明闻人然已经认可了自己的提议。虽说双方均未将这种脆弱的联盟当真,但至少给自己留下了更大地周旋空间呐。鬼王棺心中另有盘算,脸上却宛如心满意足般,大笑着离开了不夜天。

    魔影无踪,不夜天内邪氛散尽。鬼王棺如此好说话?素续缘心有所疑,语气奇怪地问道:“叔父,鬼王棺的提议你真要答应?”

    “你说呢?”

    闻人然不置可否,随后上上下下打量了素续缘,眼睛一转道:“续缘你能不再去找一趟素还真?”

    “为何要寻他?”素续缘脸色一沉。

    “放火烧了琉璃仙境!”

    “这……是否做得太过?”素续缘错愕地问道。

    诶?火烧琉璃仙境这小鬼不是该没什么感触吗?闻人然道:“你不是要为你母亲讨一个公道?反正都和素还真闹翻了,做得过一点,鬼王棺才能更加‘信任’我们啊。”

    “可……叔父是另有打算?”

    “事先就把计划说得一清二楚,通常情况下这种所谓的计策也就没了实现的可能。鬼王棺的话你只能信一半。三方会围杀一页书是不错,但我们可不能让一页书死。只有一页书在,鬼王棺才不敢与我们翻脸!”

    “但这与素还真何关……”

    “无他,我只是挟私报复而已!”

    —————————————————————————————————————————————————

    青山隐隐,山路迢迢。多ri来忙碌不停,素还真行在回返琉璃仙境的途中,忽感一阵莫名心悸。抬头看向远方山腰处,但见浓烟滚滚、火光冲霄。心知不妙,素还真一个愣神反应过来后,匆忙施展上乘轻功,赶回琉璃仙境。

    飞身落定,火光烟雾之前,但现一人。素还真眼见素续缘立在废墟之前,却是忘了责怪探问,轻声念叨亲子之名:“续缘?”

    “哼。”不悦一声冷哼,素续缘转身yu离。

    这孩子为何要烧琉璃仙境?二话不说又要离去是为何故?

    “续缘,你要去哪里?”

    “素还真还是管好你的琉璃仙境。”

    素还真见素续缘脚步不停,焦躁间失了方寸,急声道:“站住,劣者是你生父,你这是身为人子该有的态度吗?”

    “父亲?哈,你是我的父亲?那请问父亲你,我的母亲风采铃人在哪里呢?!”

    “这……”

    听了素还真拿身份压人,素续缘就心痛如灼。再想到独自一人,孤苦无依地风采铃,素续缘更是怒不可遏。

    火烧琉璃仙境之前,素续缘本还有些心头惴惴,此刻却是将压抑在心内许久的话,一股脑地问了出来:“素还真,爹亲,你答不出了吗?!”

    “吾……”

    “你!你根本未将风采铃三字放在心上,你从来没有关心过她,照顾过她!”

    “续缘……这是你不了解!”素还真摇头苦笑,这算是怎么一回事?刚回琉璃仙境,房子被烧了不说,亲儿子还莫名发火。劣者不曾将风采铃放在心上……若真是如此,为何每逢脆弱疲惫之时,脑中总是浮现她之倩影?不见,并不是因为不想见,而是不能见啊!

    素还真被素续缘的连珠发问弄得胸口闷闷,尚未开口解释,素续缘已然怒气冲冲地接下去说道:“吾不了解?吾不了解的是为何你如此薄情,母亲她还一直袒护你!她甘愿为你牺牲一切,而你却对她不闻不问,让她孤独伶仃一人隐退深山。你!素还真你好狠的心!”

    “劣者……偏见已深,辩解无用。罢了,此事不谈,你又为何要烧毁琉璃仙境?”素还真沉声问道。

    一言点醒来此目的,却又对素还真的掩饰更怒。素续缘勉力抑尊气,生硬地答道:“哼,叔父让我告知你。此次烧你琉璃仙境是回报你之前所为,下一次就是云渡山了!”

    抛下最后一句,素续缘扇背重重地敲打了手心一下,不愿理会素还真,带着满腹愤恨离去。对素还真抱有指望,真是自己傻。一问都不作答,素还真你是心虚了吗?!

    目光跟着着远离的步伐越来越远,直到素续缘消失在视线尽头,素还真才回身看向遍地焦炭。叔父让你留言,而非续缘你本意所为吗?云渡山,邪道一方将有动作……此事却是得尽快做出应对之策。

    可是续缘,你之前对为父的质问,却是不曾留吾解释的机会啊。定视眼前焚炎,余烬被风吹散,鼻尖尽是焦枯烟味,恰如心头苦涩。行至玉波池旁,素还真拂尘一扬,低声叹道。

    “峰上白云愁上顶,池底流水泣无声。吾儿续缘啊……采铃,你若在此,又当如何?”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