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七十五章 竹韵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烨世兵权斜视天边红ri,纵使夕阳艳红如血,终是回光返照之火,离油尽灯枯不远。放下些许杂思,烨世兵权虎视之眼,隐隐透露几分不屑,看向面色yin晴不定的崎路人道:“崎路人,此刻你还有担忧苦境同道的时间?”

    被人打断思考,崎路人回过神来,皱了皱眉,眼前之人总是这般独断专行!

    “烨世兵权,你究竟知道些什么?”

    “你若指方才邪气,吾一无所知!那邪气对吾不重要。无意义的事物,烨世兵权无了解的兴趣!”

    崎路人闻言内心更疑,方才分明从他脸上看出一丝隐晦的波动,为何他却回答不清楚?但烨世兵权没必要骗自己的必要,难道说集境还有自己不清楚的危机?

    唉,一件麻烦之后又是一事,一桩灾劫之后又复一桩。灯蝶还需解决,崎路人难免分身乏术,心感无力。罢了,邪魔再强,以素还真之能为,一定也有应对之法。解决灯蝶,已是自己能力的极限。但烨世兵权方才说得话,好似含有深意,令人不得不防。

    忍住心中不耐,崎路人道:“……吾问得是重建集境之事。你若想谋逆给集境带来破坏,崎路人会拼尽一切阻止你!”

    “放下无必要的担忧,吾不会是集境的破坏者,现今的集境只需要看着它一步一步衰亡便可。集境宫、殿与楼之间互相攻讦的政体早该结束,虚假的繁荣亦该抛却!吾要的是统一而强大的集境,吾要的是辉耀天下的军权!”

    “统一之后,你要掀战?!集境现在的制度确实有其弊端,这一点我不否认。但……你同样不能否认这样的体制,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非是害事。只要百姓安居乐业,军威何用?!”

    “哈,荒谬!”

    轻蔑冷笑一声,烨世兵权手束背后,峥嵘之姿尽显,咄咄逼人道:“因为和平,所以可以容忍;因为和平,所以可以容忍愚昧;因为和平,所以可以容忍贫苦落后?!崎路人,你这样的想法只会让集境永远沉沦!集境需要统一之王权,集境需要更多的资源!”

    “资源可以经由和平贸易得来!刀兵之事,恕崎路人无力相助!”

    “没有所向披靡的军势,你拿什么去保护属于集境的资源?没有煌煌军威,你凭什么和别人公平交易?没有强大的军队,一切都只是空谈!唯有富国强兵,才是强国之道!”

    “烨世兵权!”

    微卷的金色马尾在风中张扬舞动,无视崎路人之怒容,烨世兵权望向天边:“你可放心,吾无即刻掀战的意思。此回两境战事消耗过大,再加上收拾乱局,集境至少需要数十年时间休养生息。崎路人,你一人阻止不了集境的衰败,吾只要你助吾复兴集境。”

    “若只是如此……我可以应承。但……”

    时间还长,只要崎路人愿意答应帮忙便已足够。折服一个出众的智者,烨世兵权并不期望能够一蹴而就。

    不再理会崎路人的反驳之言,烨世兵权转而问道:“没有但是,吾只想听到你的同意。花影人的仇,你想怎样报?”

    “……想要对付他,以前对我来说很难,难如登天。但现在,却有很多机会,特别是我孤身一人的时候……”

    “你故意调开照世明灯,是为了给他机会?”

    崎路人颔首道:“不错,灯蝶了解我,我也了解他。他这人有一个最大的毛病,就是爱赌,他会在不对他造成xing命威胁的情况下,赌上所有去消灭敌人。慈郎离开我身边,他不可能不知晓其中有诈。但……以他的个xing,他一定会抓会布局杀我,这就是我最好的机会。”

    “那人根基在你之上,近来更是武修大进。以一对一,你未必能赢!你明明知晓对方不会一人对付你,还要坚持这样做?崎路人,此回你之应对,若只是同样豁尽xing命的赌局,那可太令吾失望!”

    崎路人不否认烨世兵权的话很对。能否靠自身实力赢过灯蝶替兄报仇,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

    独ri武典确实有其独到之处,但谁能保证灯蝶的依仗会弱到哪里?更何况披着花影人皮的灯蝶,在集境还有更大的权势……

    谁胜谁负,确实尚在未定之天。但兄长之仇,崎路人却不得不报!

    “这是最危险最直接地方法,你满不满意我并不在乎。灯蝶对我的意义太过特殊。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过正面与他了结一切的机会。”

    “愚蠢!”

    “有些人有些事,不能光以理智去算计,感情是一只奇特的推手,有时候会将人推进深渊,有时候也会成为压倒对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你若败,吾不会救你。记住,你并非是烨世兵权唯一的选择!”

    “吾从未奢望过别人的慷慨,就算没有你,我还是会这样做!”

    话不投机,再谈无用!转身yu要离去,崎路人似是想起什么,足下顿了顿,语带决然地说道。

    “烨世兵权,你的情,崎路人会还!但有些事,我绝对不会迎合你的意!若有一ri你要掀战,崎路人会阻止你!哪怕是自废那卷武功,崎路人亦会拼尽一切!”

    “有些事,你无法拒绝,也拒绝不了吾!不过,吾,烨世兵权,愿意给你挑战的机会!”

    —————————————————————————————————————————————————

    狂风吹过一片荒凉沙地,卷起漫天沙尘。空荡的平原悄无声息,却有无尽杀机暗藏。了无人烟的毒刺林,寻常人物足踏此地,一不留神便是身死之危。但若细心查视,亦有生机留人。

    闻人然心知此地禁忌,足不踏地,蓝白身影划过天空,直往荒地之外而去。没过多时,一片竹林映入闻人然眼帘。茂竹修林拔地而起,青翠yu滴,望之令人心怡,与之前荒凉的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此地唯有竹之青绿,一间竹篱成舍,一人独坐幽篁。竹,只有竹,竹是隐居者的xing命,是隐居者的风骨,亦是隐居者的魂魄。弃世之人,离群而居,以竹为名,静享世外祥和。

    察觉有人来到,竹魂心思微动。轻启唇舌,口吟诗号:“开心门,睁眼观;俗情薄,世路寒;气平和,免怨叹;宽胸怀,人圆满。”

    黑衣黑发,手持竹杖,龙筋缠手,人起身,倚竹而立。竹,化入眼前人的魂,刻入眼前人的骨。孤僻,却不失竹之风雅;冷漠,亦不落竹之高节。语中不带恶意,竹魂淡然发声:“陌生之人,毒刺林不待外客,恕吾招待不周。”

    虽是直言不待外人,竹魂却无拒人于外之意。这人爱竹成痴,闻人然来到此地,未曾损害毒刺林一株怪异植物。所以,竹魂并不介意给来人一个机会。

    对这个人只须直言,闻人然抱拳一礼,欠身道:“冒昧打扰阁下清修,闻人然抱歉。但今ri上门实有要事,来此的请求很有可能令你为难。”

    “直言无妨。但若话不入耳,竹魂唯有逐客。”

    “呵,正事在前,相交在后。我来此地,一是请你帮忙,二是救你xing命。”

    话不好听,但却好过妄言欺骗。竹魂爱听实话,相欺无用,反而直言更易博得好感。可闻人然的话太怪,竹魂微蹙着眉,眉目流露几分好奇,问道:“即是有事相求,为何又是救我之命?”

    “因为……你是尘界九龙!”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