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六十二章 离去与回归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心知太黄君对过往一切依然心有挂碍,太黄君丝毫不留情面,素还真也不以为杵,再度劝说道:“太黄君,三途判能为如何,你今ri也该看在眼内。龙骨圣刀在你手中,鬼王棺定不会放你干休。你一人留在巨书岩太过危险,不如与素某合作,联手对付一众邪灵。”

    “呵,说到底你素还真也同样是为了圣刀而来,何必假惺惺?”

    天虎魔龙之争,双方好友同道死伤甚重,各自误会已深,想要化解这段仇怨并非易事。素还真暗叹一声,摇头说道:“非也,素某并不需要龙骨圣刀。只是邪灵之害近在眼前,劣者希望你我能够将过往恩怨暂抛一边,共同面对邪灵之害。”

    “素还真,你以为太黄君会傻到做你的挡箭牌吗?”

    “素某绝无此意,此回来到巨书岩只为恳请你出山相助。有你龙骨圣刀,苦境正道胜算大增,乃是苍生幸事。”

    太黄君冷声笑道:“哈,为何是要我助你,而不是你把龙气交出呢?”

    素还真闻言立刻小退半步,躬身一礼道:“若是如此能够化解你我之间的恩怨,素某便是让出这一身龙气又有何妨?”

    “你!”

    太黄君怒然吐出一个“你”字,忽而好似失了所有气力一般,叹了口气道:“就是因为这样的态度,素还真你才更加令吾厌恶!素还真,你走吧,太黄君之命只属于太黄君一人,无须你来操心!”

    “邪灵危险,今ri三途判目睹圣刀之威,必将重点放在巨书岩处,还请太黄君你三思而后行。”

    “够了,太黄君非是三岁稚童,素还真你管得太宽了!”就算明知是对,但自尊与好友身死之仇怎可如此轻易放下?太黄君怒视素还真,决然道:“你若是再不走,休怪太黄君不留情面。太黄君无惧与你再开一场生死之战!”

    “唉,素某言尽于此,望你好生思量。”

    “你走罢!”

    太黄君这等人物自有其风骨,素还真知晓勉强无用。此事看来只能由一线生出面,二人或许还有缓和余地。火龙金魔体常人难破,就算是造世七侠,独自对上业途灵亦是败面居多,更何况三途判联手威能?

    最后告诫一言之后,素还真飘然离去。徒留太黄君望着破败不堪,一片狼藉地巨书岩,发出不知蕴有何等感情地悲凉笑声。

    “哈哈哈,素还真,你我之间没有共存的余地,永远都只能存活一人啊!”

    —————————————————————————————————————————————————

    琉璃仙境品茗亭内,易闲愁从谈无yu手中接过吸雷针,有些意外地问道:“你说你要走了?去哪里?”

    “可能是回无yu天,亦有可能四处走一走看一看。静心净心,谈某该是时候修心了。”

    “这么着急?”

    谈无yu摇头道:“非是急着离去,而是此处已无谈无yu留下之必要。”

    “邪灵还没解决,集境战事还没解决,你当真要走?”

    “呵,素还真回归在即,用不了几ri中原便会有他主导大事。多吾一人不多,少吾一人不少。与其留下为素还真之盛名再添一笔,谈某何不如回山深修,来ri再与其一较短长呢?”

    太古神器已断,正道一方又有素还真出谋划策,琉璃仙境一方战力不弱。纵使集境兵力强盛,中原也不缺自己一人。

    同行ri久,易闲愁心有不舍,总有些遗憾,出声挽留道:“那个,要不要等素还真回来你亲口和他讲?这事你跟我说没用啊。”

    谈无yu轻笑道:“等他,何必?谈无yu如何行事,一向无须知会素还真呀。再则有你代为传信,谈某还有何不放心?”

    “那,你要走,我就不矫情了。”

    观谈无yu面色宽和,眉头舒展,像是放下很大一桩心事。易闲愁不问已知,他和冷剑白狐之间的问题应该解决地还算圆满。现在谈无yu自断太古神器,连吸雷针都已经交出,看来去意已定。来ri方长,总有再会之期。

    “合该如此。易闲愁,关于三青……”

    “三青如何了?”

    “三青乃是神之本,俱神凝体是由一人jing气神所化,你自己好生思量其中关窍。素还真将属于他的那一颗三青予你或是无意,或是有心。但你既将三颗都带在了身上,以后行事必须谨慎。”

    “什么意思?之前没时间,忘了告诉你了我和邪灵交战的时候,之所以不能动弹就是因为三青被过境箭射碎了。有什么问题的话,麻烦你说清楚一点。”

    原来是这样……那现在提醒他看来已经没什么必要。

    谈无yu深吸一口气,目光扫过天忌,有邪不便明言,只好语意模糊道:“保住自己xing命,凡事三思而为。你……可能回不去了。谈某可不想来ri再入江湖,少了你这一位好友。”

    “啊……嗯,我记住了。”

    “该交代得事谈某已然交代完毕,这就先走一步。易闲愁,江湖浪险,你自己小心。”

    “你也保重。”

    谈无yu转身远离,月照人,人映月。此去一别,再会不知何ri。身为好友,易闲愁唯有对影一拜。相知贵在交心,不在时ri长短。君子之交淡如水,如此便够。

    谈无yu离去之后,天忌嘶哑道:“他刚才的话,提醒我一些事。”

    “天忌,我都快是孤家寡人了,现在你就别讲坏心情的话了行不行?”

    谈无yu说得再隐晦,亦会让人把握到一些线索。自己是化体的事情,从来就没指望能够一直瞒住天忌。只要他不知道闻人然才是本体,那就没有关系。不过听谈无yu的意思,自己以后该算是什么?与闻人然的关系应该还没有断绝,但是这种duli感……

    “你太信任我了。”

    “因为你值得信任。”

    天忌无言看着易闲愁,这人是认真还是说笑?哪有相识不过数ri,就这样相信一个外人的?不过冲他知晓自己那么多过往之事,或许他比策谋略更加清楚自己也说不定?那自己……真能信他?

    二人各有所思,忽而琉璃仙境被阵阵佛音环绕,金灿佛字流淌不息,驱离荒废已久地颓丧之气。随后苍老慈祥地声音从院外传进,流入二人心田倍感温暖。

    “灭境慈航渡,特来拜会苦境圣贤清香白莲素还真。”

    慈航渡……初心值得令人尊敬,手段却令人颇为不喜的老前辈。这人来得好快,业途灵方来到苦境没多久,他就带着正传与燕渡关赶来了吗?

    思索间,慈航渡已带人步入琉璃仙境。易闲愁往慈航渡身后跟着得二人看去,一者看上去像个书呆子,身体隐有灵气溢出,正是天罡正传;另外一人背负刀剑,鼻孔朝天,好像谁都不放在眼内,却是三界者之一地冥尊者的亲子,刚刚失恋的地煞燕渡关。

    头疼……一个见了织梦师犯花痴的书呆子,一个成天一副老子天下最大作派的二世祖。看来这琉璃仙境自己是没法待了,否则恐怕会被燕渡关给气死。易闲愁感觉似乎等素还真回来把一切事情交代完毕之后,自己就该和天忌离开一段时间。

    若是知晓闻人然曾经受了慈航渡恩惠,易闲愁说不准态度会好一些,可惜易闲愁并不知道。再加上谈无yu刚刚离开,易闲愁心情也不是很好。

    所以易闲愁只是淡淡地看了慈航渡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抱歉,素还真不在,客人若是有事不如改天再来罢。”

    “呵,老夫找素还真乃是为了要事,片刻都耽误不得。不知可否容老夫在琉璃仙境叨扰一天,静候素还真归来?”

    “琉璃仙境连个会泡茶的都没有,恐会招待不周啊。”

    只要不是傻到家,都能听出来易闲愁口气不好。正传眼带诧异,燕渡关却是手按刀剑之上,面露不善:“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那得问你自己啊。”

    “燕渡关,冷静!”

    慈航渡连忙出声安抚。这人的口风……和带着素续缘见过自己的那人很像,俱是莫名其妙地敌意……慈航渡内心若有所思,依旧笑呵呵地说道:“出家人不在乎外物,有地方落脚便已足够。”

    易闲愁点了点头说:“呵,品茗亭刚好合适招待客人,前辈便带着这两个小辈在那等吧。我和朋友有事要办,还需先行一步。”

    谈无yu离去和吸雷针之事,以后有的是机会向素还真交代。可燕渡关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易闲愁见了就不舒服。更何况还有慈航渡这只老狐狸……站在他面前都有可能是危险,易闲愁一点都不想和他有什么交集。

    “呵,小友有事,还请自便。”

    “抱歉,易某先行了。”

    打完招呼,易闲愁对天忌使了个眼色道:“天忌,我们离开吧。”

    这佛者看上去修为不凡,待人也甚是和善,为何易闲愁对他似是忌惮不已?不过琉璃仙境之事与己无关,他若要走,那便走罢。

    要是易闲愁知道天忌的想法,恐怕得一头往墙上撞死。慈航渡没事的时候对谁都很友善,真是老前辈中的亲善楷模。但真到了和敌人分生死的关头,自己一方牺牲多少,他却是最能狠得下心,连他自己本人都能放弃不误。

    慈航渡太危险,易闲愁不想被算计,当先而走,天忌紧跟在后。然而尚未出得琉璃仙境,却是清圣诗号响起,庭院之内霎时莲香四溢,白莲身影在淡雅莲香中由远及近。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儒全道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掌握文武半边天。”

    素还真由外往内行进,与正要离去的易闲愁刚好碰了个面对面,双目微微一动,含笑问道:“好友,这是要去何处?”

    “素还真啊,真巧!”

    易闲愁咬着牙瞪了素还真一眼,早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老子要走人的时候回来,挑得时机真好。

    “打个商量,让我先走行不行?”

    “诶,好友要走,劣者怎敢挽留。奈何苦境邪魔肆虐,好友身负克制邪灵绝学,怎可一人外出莽撞行事?若是好友出了意外,如何对得起一页书前辈一番苦心?”

    “素还真……”

    “怎样?”

    “我说谈无yu怎么走得这么快,肯定是知道你这个带衰鬼要回来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