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三十四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承不承认?”

    紫锦囊面露无奈之色,叹气道:“紫锦囊只是紫锦囊,就算你问再多次,也只有这个答案。”

    “哈,那便手底下见真章罢!”

    无极限收起手中拂尘,不再废言,连环三掌直取紫锦囊。紫锦囊有苦说不出,翻手衣袖一挥,回敬数道掌气。双方你来我往,身形交错,数十招过后依然是平手之势。

    眼见久战无功,无极限冷哼一声,运起破魂游脉手,诡异气劲在掌间流转。无极限功行圆满,人影瞬间消失不见,须臾之后不可思议地闪现而出,立在紫锦囊身前半尺处,手指点向紫锦囊胸口。紫锦囊心知此招凶险,心头一凛,双掌当胸一合,隔绝无极限强悍指力!

    距离越短,越见经验高低,根基深浅。无极限与紫锦囊二人,在不到半尺的距离内各显其能,拳掌交接,俱是当世罕见之招!昔日清净的云渡山,不复往日安宁景象,一片断垣残壁。

    无极限招招凶狠,越战越快,不败紫锦囊誓不罢休!紫锦囊久守不攻,一味相让,且战且退。紫锦囊心中苦笑,本想让无极限知难而退,奈何这绝情师太指手拳掌技艺尽皆非同小可,竟陷缠战之局。

    紫锦囊一掌逼开无极限,心生不耐道:“我已好言相劝,你莫要逼我!”

    “逼你,只要你承认你是玉竹风,一切都好说。”

    “没有任何余地?”

    “无!”一声决然,无极限再度催动元功,人向紫锦囊扑来,封穴罗指点向紫锦囊面门!

    “烦人呐!”

    紫锦囊眉间闪过一丝恼色,心知再不击退无极限,只会没完没了。紫锦囊一掌向地,运起看家功夫,金灿佛光霎时照耀整个云渡山,四周响起咒声梵唱。人,向前一步,抬头见佛!

    “大梵圣掌!”

    不再留手,紫锦囊一掌出,周遭地面霎时一片龟裂,灿然佛威与无极限强绝指力绞缠在一处,凌厉气劲向外爆射而出,摧裂大片山石。两招交汇,无极限顿感倒灌而回的掌力,较之方才更胜多倍,浑然不似一人。

    压力临身,无极限连忙使出转向移杀招架大梵圣掌。卸去雄浑掌力之后,无极限快速退却数十丈,虽然毫发无伤,内心却是诧异万分!

    “你这不是三清观的功夫!”

    “我早就说了,我并不是玉竹风。”

    无极限听得此言,联系方才佛门密式,内心免不了疑神疑鬼。但这招虽然不是三清观真传,却也有可能是玉竹风隐姓埋名若干年新练成的功夫,难以作为凭证。只不过紫锦囊方才一击之下,竟然能够占据上风,打散了无极限心头无名之火。

    无极限稍作收敛,冷冷开口:“你以为凭借一招外门功夫,我就会信?”

    “信与不信端看师太自己,紫锦囊言之何用?”

    “呵,此回作罢。不过你若是不能给出你不是玉竹风的证据,下一次我就不会这般好说话了!”无极限说完,冷哼一声,不再理会紫锦囊,人往山下而去。

    待得无极限离开,紫锦囊右手轻扬,扫平战后狼藉。这次用了大梵圣掌,怕是要招来有心人之怀疑,紫锦囊面露无奈摇了摇头:“天意啊,看来这具身体已然快到尽头了。”

    ————————————————————————————————————————————————

    易闲愁三人下了云渡山,谈无欲便让叶小钗自行去雾谷解决他之私事。此刻无战事,抵挡集境兵士不需要叶小钗亲自上阵。与其在正面战场与普通兵士虚耗心力,不如保存实力应对强敌。

    易闲愁与谈无欲已经离去云渡山甚远,尚能听见山上传出隆隆响声,抬头亦可见光华耀目,可想而知那二人交手该是怎样的激烈。易闲愁有些遗憾的开口说道:“真是可惜,这么精彩的对决看不到了。”

    “观战未必是好事。”

    “怎讲?”

    谈无欲轻声道:“那道姑眉眼带煞,显见急怒攻心。观其面相清疏寡淡,往日应是个清心寡欲之人,但她上门找紫锦囊之时却又如此急躁,与其平时行径太过相背。这种人行事,最易走上极端。你若留在云渡山,难保不会殃及池鱼。”

    “似乎也是……”

    易闲愁想了想,绝情师太无极限虽然不是坏人,原本还该救了花非花和诛十七。不过只要触怒了她,被冤杀的也有那么几个。易闲愁不再说话,安静地往前迈步,忽然迎面走来两人,挡在二人面前,驻足不动。一者棺材脑袋,满脸阴鸷,一人身形藏在黑色斗篷之下,看不清面容。

    易闲愁停下脚步,满脸郑重地望着天忌。自己方才倒是忘了,无极限就是受了鬼王棺挑拨,才上门找了紫锦囊的麻烦。自己和鬼王棺有过节,他开出条件找上天忌,帮他找到自己完全是情理之内的事情。

    “鬼王棺,拦路何意?”

    “不可误会,鬼王棺并无恶意呐。”

    鬼王棺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指着身后的天忌,平平淡淡地说道:“鬼王棺行走江湖,偶然听闻这位朋友找你找了许久。鬼王棺善心一起想要做一回好人,今天就把人带到易闲愁你面前来了呐。”

    “相识?善心?我看是诓骗利用吧?”易闲愁冷笑,这棺材脑袋里面装得全是墨水,要多黑有多黑,说话不尽不实,偏偏一身功力深不可测,着实是个麻烦的对手。

    鬼王棺摇了摇硕大的棺材脑袋,突出的三角眼动了动,奸笑道:“哈哈哈,朋友何必语带恶意呢?鬼王棺交人交心,从不欺骗他人呐!”

    “呵,交人交心就是代人寻仇,然后隔岸观火,或者从中取利?”谈无欲讥讽一句,看来今日鬼王棺是做足了准备找上易闲愁,说不得只好动手较量了。

    鬼王棺并不着恼,不露声色地对天忌说道:“朋友,鬼王棺已替你找到易闲愁,接下来就看你自己的本钱是否足够了呐。”

    天忌没有理睬鬼王棺,这样的煽动乱不了他的心。被人当刀使,天忌没那么蠢笨。鬼王棺说完之后,天忌只是站在原地,再无其他动作。一双兽眼瞳孔微微收缩,定视着易闲愁。

    二人近距离相望,眼神交汇,各自估算对方高低,暗凛于心。天忌暗叹一声,这人并非恶人,可惜自己身受策谋略恩情,有些事由不得自己不去做……不过,其他人想要利用自己,那也不符合自己的意愿。天忌立在原地,暂无动作,鬼王棺一时也猜不出天忌想要干什,陷入僵局。

    眼看着天忌不动,易闲愁转瞬明了,鬼王棺不了解天忌的作风,恐怕要失算了。易闲愁洒然笑道:“鬼王棺,看来你身旁之人不想和我交手呢。巧了,我也不想和他伤了和气,两位下次再见。”

    “且慢,易闲愁,你怎可让鬼王棺白跑一趟呐?”

    鬼王棺诡异一笑,显然不愿就此罢休。虽说这黑衣斗篷青年对自己颇多忌惮,但他杀易闲愁之意甚坚,是个用来试探易闲愁深浅的好对象。他不愿动手无非是怕自己黄雀在后,那不妨再多出一把力。

    鬼王棺摇头晃脑地对天忌说道:“朋友,谈无欲我替你拦住,易闲愁交你一人应付如何呐?

    鬼王棺这么一说,易闲愁紧紧地皱起了眉毛。此地四人当中,最强者当属鬼王棺无疑,谈无欲又无克制鬼王棺的方法,让他与其交手太过危险。

    易闲愁走上前去,冷然出声:“呵,鬼王棺你想试探我的实力,亲自动手岂不更加有数?”

    “?g~,朋友为何如此咄咄逼人呐?鬼王棺只是助人为乐,并无针对你的意思呐?”

    “我逼你?笑话!这世上的事……”

    易闲愁话说了半句,人往鬼王棺立身之处扑去,催动道门真元,夹杂些许万鬼魔珠之气,正邪合流一掌击向鬼王棺硕大的头颅,意欲抢占先机。鬼王棺侧身一闪,易闲愁饱含真元的一击打在原本鬼王棺立身之处,顿现数十丈深坑。鬼王棺尖突的面颊皱成一团,显见恼怒异常,右手提至肩头高度,一阵黑绿之风汇聚掌间,蓄势待发!

    鬼王棺阴沉笑道:“呵呵,世间之事如何呐?”

    “不可能尽如汝意!”

    “是吗?虚转轮回灭!”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