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霹雳之丹青闻人 第十八章 心乱

时间:2018-10-16作者:浮云奔浪

    素还真与太黄君再度于火龙舌一会之后,与万俟焉再约十五天之后给出答案。本意回转琉璃仙境的素还真,未曾想太黄君竟然邀约前往不夜天含愿台。素还真虽认为太黄君必是有所图谋,只是易闲愁也曾提过不夜天此地,却让素还真迟疑了。这不夜天究竟有何种来历,能让太黄君与易闲愁都推崇备至呢?素还真与太黄君、花信风二人一路缓行,没多时便到了不夜天门口。

    明月映夜,含愿台下的水流顺着雕栏玉砌的石桥潺潺流淌,幽雅水台楼阁宛若巨大玉石,贵而不俗。明艳的灯火,好似夕阳晚照,一盏盏地挂在楼阁上。花丛掩映,映照着楼内的灯火。优美的筝声清清沥沥,红衣女子轻抚案上古筝,嘴角带笑,曲到尾声,四弦一划,清幽无声。

    “只守不发隐其能,虚虚实实难为准。若与知秋相提论,还真不如太黄君。”朱雀云丹拿起一封书信小声读着,随后呢喃道:“嗯,此二人各有所长,各有所短。”

    “小姐,太黄君带着人来了。”秋分走上前来,附在朱雀云丹耳边轻声道。

    “快请。”

    朱雀云丹与秋分来到庭院之中,静候着素还真的到来,没多时脚步声响起,却见三人缓步行至庭院内。

    “朱雀云丹,我照你的交代,已将素还真带至此地。”太黄君对着朱雀云丹微微一礼道。

    “多谢,太黄君你背后立着两人,不知素还真是哪一位?”

    “正是劣者。”眼前是位绝色女子,却又并非只是好看的花瓶。观此地布置,以及方才入耳之惊艳琴技,此女子才华之高实乃素还真平生仅见。

    朱雀云丹颔首一礼,转而对太黄君道:“太黄君,我想与素还真单独一谈,请你七天后再来,不知可否?”

    “这……”太黄君一时迟疑,朱雀云丹是为何意?不过既然人家逐客,再留此地已无意义。太黄君虽是不满,也只好回身对花信风道:“花信风,我们走吧。”

    待得太黄君离开之后,朱雀云丹轻声对素还真道:“素还真,江湖传闻你智冠绝伦,才高八斗,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过奖了。”不知怎得,面对初次见面且态度友善的朱雀云丹,素还真的言语之中,竟是少有的出现了敌意:“姑娘,智慧是藏在脑中,而非写在脸上,姑娘太过恭维的话,让素某觉得虚伪了。”

    “聪明在耳目,由五官我可以判断一个人是精是蠢。”

    “孔子以貌取人,失之子羽。先天资质不若后天努力,姑娘由耳目判断一人是否精蠢,实在是太过武断!”素还真话说出口,又觉太过逼人,实与过往自己行事作风不同,今日却是怎得了?

    素还真缓了缓道:“由一人的耳目,又如何能够分辨他自身的内涵?毕竟表现出聪明并不难,能分辨出智慧与巧言令色的不同才是真正的困难。所谓‘举秋毫不为多方,见日月不为明日,闻雷霆不为聪耳。’。”

    朱雀云丹轻轻拍了拍手,笑道:“果然是非常之人,始有非常之论。”

    素还真见朱雀云丹巧笑倩兮,天真之态毫无做作,却也不敢放下戒心,今日的自己……一时之内乱的太多!

    朱雀云丹见素还真不接话,自顾自对素还真说道:“素还真,我们有七天互相研讨知识,钻研学问。七天之内,我们要讨论七种不同的问题。”

    素某奉陪……素还真话到嘴边咽了下去,方才自己竟然是想要应了?为何自己对朱雀云丹竟是毫无保留,素还真不明。常年斗争生涯所保持的警惕,一旦松懈,素还真便会产生不安之感。但自从进了不夜天,见了朱雀云丹之后,似乎就不想再提防任何事物,宛若命中注定一般,一点都不愿将她视作敌人。

    这是素还真此生未有过的感觉,也因此不安之感才愈加强烈,更使得他初见面便对朱雀云丹口含敌意。这并不是素还真平日的作风,此刻的素还真虽是如坐针毡,但还是答道:“素某还有要事在身,恐怕没有时间留在此地。”

    “我相信你的事情与太黄君的事情绝对相同,太黄君曾经相求于我,我想你也可以这样做。”朱雀云丹对素还真的婉拒不以为意,轻声道:“只要在这七天内,你的谈论令我满意,那你所得到的一定超过七日内你东奔西跑所得到的一切。”

    “你知道我内心想要的是什么?”素还真微疑道。

    “龙骨圣刀,对不对?”朱雀云丹虽是问句,口中的话却是饱含自信。

    素还真一时怔然,朱雀云丹,非常人也。若是他人素还真必然已是拒绝,只是面对朱雀云丹,素还真总想留一份薄面不愿推拒。于是素还真袖袍一挥,颔首朗声笑道:“是,既然姑娘明白在下的心意,同时又夸下海口许下令素某心动的允诺。那素某也只好孤注一掷,舍命陪佳人了!”

    ————————————————————————————————————————————————

    九层莲峰之上,半尺剑与谈无欲对坐而谈,由天及地,无物不包。谈无欲心头微凛,无论眼前人是正是邪,这番见识都着实不简单。难怪他能与百世经纶一页书相交那么多年,论武论道不分胜负。

    半尺剑说完最后一句之后,停顿片刻看向谈无欲温声道:“谈无欲,你一直待在九层莲峰不会太过无聊么?”

    “怎会?前辈学识包容古今,谈某不及多矣。谈某能有此荣幸得前辈指点,实乃三生有幸,怎会觉得无趣?”谈无欲谦虚道,内心却在盘算,半尺剑此言何意?是逐客,还是有所求?

    半尺剑此刻的心思有辛郁,本想利用谈无欲去对付素还真,谁曾想他竟似是真的放下了江湖中的一切,与自己谈书论道。如此一来,半尺剑反而是被谈无欲拌在了此地,无法脱身。暗中操纵天蝶盟一事,却是有些困难。

    “呵,是老夫多虑了。”半尺剑淡淡一笑道:“只是不知谈无欲你对天虎魔龙之争有何看法?”

    谈无欲沉吟道:“天虎魔龙之争,苦者总是苍生百姓,若是能早日结束,亦可还天下竟平。”

    “哦?那谈无欲你可有妙策?”

    半尺剑另有所谋,谈无欲脑中急速思索,按照过往思路答道:“魔龙天虎之争,事在人为,只要一方被灭,另外一方自然销声匿迹。”

    “干脆直接,简单利落,果然是你谈无欲的作风。”半尺剑评论之后又道:“那你认为天虎魔龙如今谁方占优呢?”

    “如今观来,天虎一方有素还真、崎路人以及灵心异佛,皆是可独挑大梁之人。”谈无欲话到此处,顿了一下笑言道:“反观魔龙一方,除了太黄君以外,都是废物!不才曾闻那花信风甚至被人废去一臂,功力大退。更有甚者,六月飞霜冰锋箭无形居然已经投敌,魔龙欲胜并不简单。”

    半尺剑灰白的眉毛微皱道:“那谈无欲你是认为魔龙必败喽?”

    “诶,事不可只观其表。”谈无欲意有所指道:“魔域的动态尚且不明,再则魔龙一方背后应是还有他人相助,此刻要下结论为时过早。”

    “他人相助,何人?”

    谈无欲淡淡道:“寒夜残灯照世缘。”

    “为何是他?”半尺剑微有些诧异。

    “前辈心中自然是清楚的。”谈无欲不答反道:“听说崎路人怀疑照世缘乃是灯蝶修万年的化身,而修万年是他仇敌,自然不会放任天虎一家做大,暗中出手相帮魔龙也是情理之中。”

    好眼力,好在谈无欲不知你眼前人才是真正的灯蝶!半尺剑暗叹一口气,想要谈无欲帮忙,或者解决谈无欲这个麻烦,一时半会难矣。如今只有期望不夜天之事能顺利进行,风采铃……你不可让吾我失望啊!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