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娇妻 第157章 避风港

时间:2018-10-15作者:烟火

    爱情这个东西,在每个人心中的定位都不同。有人觉得爱情是至高神圣的,也有人认为爱情只是为了满足某些人的文艺心罢了。

    我却觉得,爱情是苦口的良药,它能让人忘记伤痛…可仔细回想,伤痛是谁给的?还不是特么的爱情?

    我盯着小花,说道:“其实边策这个人办事还是可以的,有自己的原则,不会做犯法的事情。如果你也有这个意思,和他试试也行。”

    小花白了我一眼,“试什么试啊?瞎操心,管好你自己得了。”

    我叹口气,话说小花也是成年人,拥有自己的思想很正常,我却左右不了。

    “行吧,反正你考虑考虑也行。”

    小花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就那么想看我嫁给别人?一次不够,还要两次?”

    我苦笑着摇头,“那到不是,就是想看着你成家,有个好归宿,不至于一个人忙前忙后,还能有个依靠。”

    “我还没想过。”小花说道。

    这种事情劝是没有用的,得她自己想通,所以我也没准备继续劝解了。

    小花刚好做完煎饼果子,我捧在手里咬了一大口,本来早上起来就没吃饭,肚子早就饿了,此时吃着煎饼果子,非常香!

    “挺好吃的。”我笑着说道:“对了,这不是有学生么,你可以早早就出来,然后买个保温箱,先把做好的煎饼果子放在保温箱里面。等他们放学了之后,你可以卖的更多,这样不是就更赚钱么。”

    小花听了后,动了动眼睛,深思片刻后,点着头:“我怎么没想到呢。这个办法好,反正上午我也没事儿,可以出来先做煎饼果子啊!可以多卖好多钱呢。”

    “恩,这样吧,你继续做…我去市场看看,给你买个保温箱。”

    “啊?那,那好吧。”小花点了点头。

    走在满是落叶的街边,穿梭于人群之中,正午的阳光甚好,只是略微刺眼…小花站在阳光下,似乎都变得黑了。

    我来到二手市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

    连续走了几家,才看好一个保温箱,九成新,一千五百块钱。看着成色还可以,就掏钱买了,还附带让老板送了个遮阳伞。

    保温箱是不锈钢的,有玻璃内胆…但不怕颠簸,因为最里面有一层保温泡沫夹着。

    老板开车送货,直接送到附二小中学门口,小花正坐在凳子上,望着四周,无聊的很。

    见我下车后,兴奋的跑了,问道:“君哥,买了?”

    “恩,这不就送来了么。”我点点头。

    保温箱不算大,正好能放进餐车的货箱里面,不占地方,也有剩余空间存放其他东西。

    “君哥,多少钱啊?我给你。”小花问道。

    我摆摆手,说道:“谈什么钱,不用给了。这算是我送你的,你不也送我衣服和鞋子了么?”

    小花犹豫片刻,才点点头,“那好吧。”

    “你这儿就一个人,不太安全,应该在找个人和你一起。”我建议道。

    “哪有人啊,整个京城我就认识你。”小花苦笑道。

    我晃了晃神,原来在小花的心中,还没有完全进入我的朋友圈。她依然把自己排斥在外,不想与其他人交心,这一点我能理解,毕竟她受过的伤害,只能用时间冲淡。

    还没结婚的我,忽然间有些恐惧,婚前的生活都已如此,那么婚后又该是什么样子?

    会不会整天吵架?会不会双方有一人抵挡不住其他人的魅力,从而出轨?会不会有一方因为某种原因变得冷淡?

    我仔细回想,那应该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我曾幻想过,一家三口住在田园中,每天种种花养养草,给孩子做个秋千,他可以在上面嬉戏,而我也可以和她坐在上面望着优美的夜空,谈论人生之快事。

    但这种幻想显然是不现实的,不得不承认,我有些喜欢做梦。做着那些不切实际的梦,说着那些言不由衷的话语。

    最终,我迷失了…迷失在这座被人称之为梦想之都的城市中。

    千千万万的人,应该都有过这种想法,而我不止一个,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回想起今天,会被自己当做一个笑话。

    可此时的感受,令我无比的向往安静,无忧无虑…可能是压力的原因,无法让我内心承受太多的事情。

    小花从漠河寻来,而我却要回到那片出生的地方,因为我觉得那是能够找回自我的地方。

    “君哥,君哥!”小花见我发愣,连续叫了我好几声,这才缓过神来。

    “啊?”

    “想什么呢?”小花笑着问。

    我摇着头:“没想什么。”

    “君哥,你过年回家吗?”小花突然问道。

    我愣了愣,笑着说:“当然回去,自从我来京城还没有回去过个好年呢。”

    “恩,那我也回去。”小花笑着说。

    “行,到时候咱们一起走。”我点头。

    告别小花后,我独自一人走在街上,向着筒子楼走去,哪里可能存放着某种答案。

    或许,我觉得那是一个避风港,是一个家。

    今天街道上格外冷清,也许是周五的缘故。天气依然那样毫无波澜,进入十一月时,北方的天气总会慢慢变凉,让人有了过度,穿上长袖衣服,温暖着身子。

    苏媚就像突然袭来的寒流,冷不丁的把人懂的直哆嗦,而我还生活在夏天,穿着短袖,根本毫无防备。

    她好冷,我好懵。

    在感情中受挫,我并不觉得丢人,这是正常的事情,没有人可能躲避。人类与动物最直观的差距就是感情,要不然为什么说人是最具有感情的动物呢?

    筒子楼中,老头并不在,我坐在沙发上,吸着浑浊的烟雾。我记得苏媚不太喜欢烟,而自从和她交往之后,我也很少在她跟前吸烟。

    这种事情的发生,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是我们分手,第二是我们当做没这回事儿。显然第二种不可取,唯有第一种还能考虑。

    我不知道苏媚的想法如何,但我此时竟然萌生出分手的念头,把我自己吓了一跳。

    这是我的思想?还是冲动下的产物?

    最终,我觉得应该还有第三种可能性,好好谈一谈?

    恩,有这个必要。

    我掏出手机,拨通杨磊的电话。

    响了三声,他才接通。

    “今晚有空么?”我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