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娇妻 第86章 嘴贱与争执

时间:2018-10-15作者:烟火

    宴会厅外面的小天台上,苏媚站在墙根下,冷漠的问道:“说说吧。”

    安知夏站在原地,低着头咬着嘴唇,样子很痛苦。林狈却幸灾乐祸的看着我,还冲我挥了挥拳头。

    此时,我在他们心里,一定是个感情骗子!一个彻头彻尾的大人渣!

    可我真不知道他们认识,而且我对安知夏已经明确表示,我们之间不可能了。

    更何况,我从哈市回来后,就对苏媚一心一意,绝对没有半点三心二意。

    可我现在又该怎么说?怎么解释都是徒劳,还不如不解释。但我也知道苏媚的性格,对于这种事,她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容忍的,所以她一定会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和安知夏是在酒吧认识的,那天晚上她喝醉了,我送她去了宾馆……”

    我还没说完,安知夏突然抬起头,眼睛充满血丝,“苏姐,是我喜欢…姐,姐夫的。他一直都不同意,可我又不甘心。苏姐,我和他真的没有关系。”

    “哼哼,都骗你一栋房子了,还没有关系?”林狈冷哼道。

    苏媚扭头盯着我,“真的?”

    她在质疑我?顿时我心中怨气重生,咬着牙点头道:“真的!”

    既然,你不相信我,那么我也没必要和你解释什么!我这个人一直行得正坐得端,从来不耍花花肠子。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你都不选择相信我,那么我说什么,你都不回相信,还不如不说。

    “不,不是的!他,他没有骗我,他正在租我的房子,是我租给他的。”安知夏听闻我的话后,立即慌了神,连忙解释。

    “京城锦华苑虽然是老式小区,但月租金至少三千五,你租给他每个月一千?不是送是什么?”

    林狈此时的样子像极了土拨鼠,呲着牙哔哔个没完。

    安知夏猛地扭头,死死的盯着他,“林狈,这件事和你有什么关系?用得着你放屁?”

    她在我印象中一直都是文静可人的女孩,而现在的她就像变了个人,怒气冲冲的样子特别吓人。

    林狈哑口无言,略带尴尬的退到一边。

    苏媚盯着我,问道:“是吗?”

    “对!”我根本没有犹豫,既然她不相信我,何必问我?

    “你!…滚!”

    “呵呵。”

    我苦笑一声,看了眼安知夏,刚要迈步离开时,却见林狈正笑嘻嘻的盯着我,这让我心中压抑已久的怒气,突然爆发了出来。

    “你做的那些事,足够叛你死刑了!要不然你就整死我,要不然你就别让我抓到把柄,否则我肯定不会放过你!”

    林狈听见我的话后一愣,又抬起手扣着耳朵,“你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站住!”

    我停下脚步,回身看着苏媚,笑道:“本来以为我们能有个好结果,却没成想能闹到这个地步。”

    说完,我转身便离开了。

    穿过宴会厅并未看见小扬,因为我生怕他叫我一声爸爸,而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回头应他。

    走吧,永远不要回头,不要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更不要望着开着的窗户,因为不管怎么盯着、看着、望着,都无法逃离这间封闭的小屋。

    我穿过拥挤的人群,走过条条马路,进入一片黑暗。

    这是一处公园,我坐在树下的长椅上,从兜里掏出烟盒,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

    抬头望着这片天,只有巴掌大小,周围被茂密的树叶遮挡,可这片天空之上,依然挂着两三颗明亮的星。

    它们犹如焰火般闪耀,在这阴暗的夜空中,点缀着并不平静的夜晚。

    本来和苏媚的关系刚刚稳当,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简直让我心力憔悴,同时恨的林狈牙根痒痒!如果不是林狈多嘴,那么事情根本不会发展成这样。

    苏媚和安知夏,林狈几个人相互认识,关系不浅。而且苏媚在他们当中有些地位,从她说话就能看得出来,就算林狈那样嚣张跋扈的二代,都会听苏媚的话。

    而安知夏对苏媚的态度很尊敬,叫她苏姐。

    难道他们有亲戚关系?不可能,林狈和安知夏,方雅可没有亲戚关系。

    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

    更想不通,为什么苏媚会不相信我!难道是因为他们认识的时间比我长?

    现在我才明白,当初在小巷口安知夏看见苏媚的路虎车,为何会说出,“她怎么在这儿”这句话。

    可她们不经常联系吗?为什么没有在苏媚家里见过安知夏,林狈几个人?为什么苏媚说在京城没什么朋友?

    骗我?

    她说在京城没朋友,是想引起我的同情?

    不可能,我的脸还没那么大,根本不会引起苏媚的重视。

    我从未听过苏媚说起她的家庭,只说过她的未婚夫去了国外……而我也没有问过安知夏的家庭,只能隐约猜到她的家庭很富有,就像林狈的家族操持着华润集团。

    林狈今天的语气和措辞,都在往我身上泼脏水,我明白他为何这样做。但我觉得身为男人,不应该用这些卑鄙的小手段。

    安知夏反感他,难道他心里没数?不知道安知夏为何烦他?不,我觉得林狈心里清楚,他只是在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正好我又是一个非常容易踩死的蚂蚁,所以他把最终的失败,全部推给了我。

    他想折磨我,让安知夏伤心欲绝,逼迫安知夏和他结婚?

    如果是林狈的话,还真有这个可能。

    冷静下来的我,仔细分析着,手中的烟扔进垃圾桶,望着天空嘀咕着:“苏媚今天反应太大,和往常不太一样,又是演戏?不像是演的,倒像是发自内心的。小扬被方雅领走了,所以他肯定没发觉,那么也就是说,苏媚在保护小扬?否则……”

    否则!安知夏,林狈等人就会知道,我和苏媚在假装夫妻,然后小扬肯定也会知道,到时候小扬受到心理创伤,又会把自己封闭起来。

    她真的在保护小扬?还是在守护我们这层假夫妻关系?

    苏媚当时和我说话的语气,特别愤怒,还冲我吼了几句。以前就算她发脾气,也不会对我吼,只会对我施加冷暴力。

    真有异常!

    我猛地从长椅上弹起,思路瞬间清晰,刚要掏出手机的时候,却碰见了裤兜里的车钥匙。

    恩?钥匙不是给苏媚了么?怎么又在我兜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