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娇妻 第17章 情敌?

时间:2018-10-15作者:烟火

    苏媚的品味很好,这套西服很适合我。可我穿着它,内心难免有些怪异。虽然苏媚说这是工作服,但我总觉得占了她便宜。

    如果我今天骑着自行车,穿着地摊货,来到幼儿园,不仅会让小扬没面子,还会遭受很多白眼。

    想到这儿,我就释然很多,全当这是工作需要了!

    园里的两个男人,此时没有交谈,只是抱着膀子盯着我,仿佛要把我当成一朵花,供他们欣赏。

    一个男人皮肤白皙,带着黑框眼镜,穿着西服,看似很斯文。

    另一个男人皮肤黝黑,留着短发,穿着运动服,像是运动员。

    我走进园里,刚要张嘴说话,却听那斯文男,撇嘴冷笑:“你就是小扬的父亲啊?长得也不像啊?是不是亲生的?”

    “呵呵,不会是小扬的后爸吧?”

    听到二人的奚落嘲讽,我皱着眉头,一副不理解的样子。

    “你们二位就是那两个孩子的家长吧?”

    “没错,不知你何处高就啊?”斯文男不屑道。

    我笑了笑回道:“刚从国外回来,目前待业在家。”

    “原来还是个小白脸啊!”

    那运动男丝毫没给我面子,像是智商欠费的大马猴。

    这二人有些不正常,不像是给孩子打抱不平的,更像是来碰瓷的!

    可我之前从没见过他们,更未得罪过他们,为什么一上来就对我嘲讽奚落?

    “呵呵,我叫张君!是苏牧扬的父亲。”

    我只是笑了笑,但他们听见我的话后,却怔了一下,斯文男眯着眼说:“你姓张,小扬姓苏,还真是后爹啊?”

    “苏媚怎么随便找个人做小扬的后爸呢?”运动男小声的说道,可我还是略微听见了。

    斯文男怼了他一下,示意他说话注意点,运动男扭头瞅他一眼,撇撇嘴,“听出来能怎么样?你和我谁比不过他?”

    这两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从精神病医院逃出来的神经病!话中没有任何重点、信息,有的只是对我的鄙夷以及讽刺。

    真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他们了,竟然上来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怼我。

    不过,听着运动男的话,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儿。

    “我是向南,东南物流经理,年薪三百万左右,呵呵。”

    斯文男向我伸着手,我愣了愣,然后有礼貌的和他握了手。

    “傅远,博远散打教官兼老板。”

    运动男伸出友谊的手,而我也没多想就握了上去,刚说完你好,想要松手的时候,他忽然加大力气,弄得我手很僵!

    我咬着牙,不让自己发成声音,瞪着眼睛,盯着他,冷声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我的确很不开心,明明是为了孩子的事儿过来的,可现在却变成了暗中攀比较量,可我们在较量什么?

    较量谁更有钱?

    本来我的身份就是假的!只是在演戏而已,真要较量这个,恐怕我还真不是对手。

    毕竟人都有弱点,傅远是散打教官,而我只是运动爱好者而已,怎么和他比力气?

    他得意笑了笑,仿佛一人战胜千军万马一般。

    正在这时,远处走来一人,她四十左右岁,身穿天蓝花纹旗袍,脚下穿着红色高跟鞋,显得韵味非凡。

    如果没猜错的话,她就是园长。

    “傅先生,您这是在干什么啊?”

    园长的一颦一笑,都很有风味,有时不得不承认,正宗熟女与轻熟女之间,还是正宗熟女更胜一筹!当然,这只限于气质。如按年龄,还是轻熟女更有韵味些。

    傅远笑着说:“和张先生交流一下。”

    一旁的向南嘴角翘了翘,好像打仗胜利了一般。

    “是嘛,当初你和向南也交流过,向南感觉怎么样?”

    向南面色一紧,有些尴尬,摇了摇头。

    “你好,我是苏牧扬的父亲,我叫张君。”

    她看了我两眼,然后点了点头,轻吐道:“不错…”

    不错?什么不错?哪里不错?您到是说明白啊!这样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

    下课铃声响起,一群半大孩子冲了出来,小扬眼尖,一眼就看见了我,大喊着:“爸爸!”

    随后向我跑来,我半蹲着身子,张开双臂,他扑进我怀里,我一把抱起他,对着他说:“想没想爸爸?”

    “想了,昨晚我都没睡好,还梦见爸爸和妈妈带我去游乐园了呢。”小扬噘着嘴,好不满意道。

    “哈哈,是嘛。那有时间我带你去游乐园玩,好不好?”

    “好耶!”小扬兴奋的举起手,伸出二指禅。

    向南和傅远的孩子也见到了两人,只是两个孩子貌似有些怕他们,走过来时唯唯若若的,站在两人面前各自喊了声爸爸。

    两人见我盯着他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小扬,昨天的肯德基好吃吗?”

    小扬歪着头说:“当然好吃啦,爸爸给我买的都好吃。”

    “呵呵,就你嘴巴甜。那有没有分给这两位小朋友吃啊?”

    我瞟了眼向南和傅远,发现二人身子一顿,貌似有些紧张。

    “分了啊,但是他们没吃…”小扬瘪着嘴。

    我咦一声,看着牵着大人手的两个孩子,轻声问:“小朋友,为什么不吃啊?肯德基多好吃啊?”

    向南的儿子和傅远的女儿,相互对视一眼,然后低下了头。

    我看了眼园长,然后放下小扬,并说道:“小扬,去和这两个小朋友一起玩去,爸爸还有些事要处理。”

    “好啊,阳阳、笑笑我们走!玩滑梯去喽!”

    三个孩子牵着手,蹦蹦跳跳的跑到滑梯那边去了。

    而我转过头看着二人,道:“我不知道你们两人是什么意思,但如果是无理取闹的,那只能说明你们很幼稚!”

    园长这时说:“他们啊,可是你的情敌呢。”

    情敌?

    我擦!

    这是啥时候的情敌啊?

    二人听见这话,不禁老脸一红,向南摸着鼻子说:“方姨,您就别调侃我了。”

    “是啊,方姨。您也知道,我们追了苏媚将近两年,没得到正经答复也就算了,这突然跑出来个……哎,我也是不甘心啊!”傅远叹着气,摇着头,不解恨的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