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武嗜九天 第22章:陈家被灭

时间:2018-10-15作者:龙逆鳞

    宇凌莫回到客栈,已经过了些许的时辰,到房间后闷头大睡起来。

    醒来时,杨颜正在旁边为其醒酒,看到宇凌莫醒来,杨颜笑道:“莫哥哥,你醒了!”

    摇了摇还是有些闷痛的脑袋问:“颜儿,我睡了多长时间?”

    “莫哥哥,这都是第二天早晨了!”杨颜有点好气的说道。

    “额。”宇凌莫尴尬一道:“徐伯呢?怎么没看到他,收拾一下东西,我们继续出发吧!”

    自从得知消息后,宇凌莫就马不停蹄的前往东北方。也许是因为长时间的行程,担心杨颜吃不消,恰好到达锋乾城,所以耽搁了一下,谁知道碰到了李深海,就这样下来,一天的时间又耽搁了。

    杨颜嘟了嘟嘴:“莫哥哥,徐伯一大早就出去了,害我无聊守在你身边。”杨颜起来时,徐伯不在,宇凌莫又昏昏欲睡,杨颜自然心中有些不满。

    摸了摸杨颜洁白的脸颊,安慰道:“颜儿,等徐伯回来,莫哥哥给你买好多好吃的,好玩的,我们再去启程,好不好啊!”宇凌莫一脸贱笑,杨颜自然是满脸欢喜,高兴的鼓掌起来。

    陈家众人此刻全在大院集合,一名化身境一重,自然是陈家家主陈国生无疑;两名练髓境巅峰,剩下的人基本都是练髓六七重,最低的也是练髓五重。他们抬头望着,一名全身披裹着黑袍的武修,正凌空看着身下的他们。

    还没有表明来意,陈国生恭敬地对着黑衣人抱拳:“前辈,不知您的驾临,有失远迎,不如到我陈家大厅喝口茶缓解疲劳如何?”化身一重的陈国生看不透这名黑衣人的修为,心中升气拉拢之意。

    那名黑衣人好像并不买他的帐,双手抱胸,一言不发,静静的看着陈国生。

    黑衣人不回话,陈国生也尴尬了几分,再次说道:“不知前辈来到陈家有何贵干?”

    “灭你陈家!”黑衣人说道。

    听到黑衣人的回答后,陈国生却是尴尬了几分。

    耳旁冷汗划落:“前辈,我们陈家好像并没有得罪你吧?”

    “没错。”黑衣人再次说道:“但是我就想灭你陈家,如何?”

    尼玛!陈国生脸色暗了暗,少许道:“前辈,请不要再跟我开玩笑了。”

    黑衣人轻笑一声,正色说道:“开玩笑?你觉得我有必要和你开玩笑吗?”

    黑衣人不等陈国生答复,挥手运转混元之力,推入人群,仅仅一击,一些反应慢的武修竟然直接化为黑色血水。

    众人不可能站着等死,急忙做出反抗之势。陈国生,也是大喝一声,身后一对羽翼从体内生长而出。

    “焚指!”凡品下等武技。

    陈国生飞入空中,手指上一道道带着烈焰的混元之力对黑衣人功去。

    那黑衣人好像有些不屑,再次挥手,袖上的黑袍将陈国生的武技竟轻易化解。黑衣人戏谑道:“这,就是你们陈家化身境发出的武技吗?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最后的四个字,黑衣人一字一顿嘲笑地说道。

    陈国生的脸色此刻与锅底一样,冷冷的说道:“前辈,你不由分说就灭我陈家众人,还如此羞辱,我们陈家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我们死,也让我们当个明白人。”当初,自己可是用这焚指一战成名,现在竟被轻易化解。此刻的陈国生,也丧失了再战之力。

    并不是陈国生的实力不够强大,而是面前的黑衣人太强了。

    黑衣人一手拖住下颔,再次不屑的说道:“你,再仔细想想!”

    陈国生思索了许久,眼睛忽然瞪了起来:“你,是你!原来是你,没想到啊没想到,我真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啊!”

    “既然明白了。”黑衣人聚起混元之力道:“那就安心上路吧,下辈子,可别在建立什么乱七八糟的势力了。”

    话落,黑衣人速度骤然提升,双手黑气出现,几个呼吸时间,陈家众人包括陈国生倒在地下,身体化作了一滩黑色血水。

    黑衣人捏了捏手腕,并没有离开。在陈家内大肆屠杀,不留一人。当看到陈青琳后,收回了准备轰向她的手掌,心中升起了一个想法。

    “徐伯,你干嘛去了,我和颜儿都等你好久了!”看着徐伯回来,宇凌莫抱怨道。

    “你这小子,回来时酒气那么重,可是让我的酒虫上脑,天不亮,我就到酒店去喝酒了。”徐伯笑着说道,摆了摆浓重酒气的袖子。

    宇凌莫不由脸颊微烫,歉意的一笑。倒是杨颜,不满的嘟起了嘴:“徐伯坏,又去喝酒了。之前有一次在刘家与刘伯伯喝得大醉,颜儿一直叫不醒。”

    从小,杨颜便叫徐伯,久而久之,徐伯也习惯了。刘家家主乃是宇凌莫义父,所以杨颜也称呼为其刘伯伯。

    徐伯哈哈大笑,手掌准备摸摸杨颜的头,却杨颜躲开。

    宇凌莫对着徐伯细说着继续启程的打算,徐伯也同意,毕竟在这呆的时间也够久了。于是三人决定上街买一点随行物品,准备启程。

    “哎呦,你看这女的真不害臊。”

    “是啊,这大白天的竟然穿成这样。真是有辱自家风门,有辱锋乾城啊。”

    “你们仔细看,她不是陈家小姐陈梦琳吗?”

    “是啊,我刚刚就看着有些熟悉,不错,就是他,这个模样忘不了。”

    在宇凌莫前方,一群老幼妇孺聚在一起指指点点。宇凌莫向前看去,竟然真是陈梦琳,也就是之前蛮不讲理的那名红衣女子。此时的她,衣衫不整的向前走着。神志有些不清,嘴里不时地说着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之类的话语,对旁边众人视若无睹。

    “徐伯,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宇凌莫向着徐伯问道。

    徐伯轻笑一声回道:“要我估计,应该是不长眼,惹到了哪个不该惹的人物,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所谓的陈家,也不复存在了吧。”

    宇凌莫轻笑道:“这种人,活该。反正不关我们的事,走吧,让她自生自灭。”宇凌莫也不是什么好心人,要知道,当初对战刘钰阳,一点也没有手下留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