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773章 简短的交流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如果直接进攻,恐怕会被挡下来,还是偷袭比较好。

    南安心里想。

    她开始思考有什么武器能够让对方完全没有任何反应时间,一击致命。

    随着越来越向下,通道逐渐变得宽敞起来,同样的,存放的东西也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让人不可捉『摸』。

    身后的呼吸声让南安非常不爽,她在身上『摸』了『摸』,找到了能偷袭的东西。

    开锁工具。

    尖锐的部分如果直接刺入人身体的脆弱部位,不说会立即死亡,但肯定能够让对方暂时丧失行动能力,缺点也很明显,一旦偷袭失败,使用开锁工具作为武器几乎没什么作用。

    二人走了一会,南安闲聊几句。

    一路相安无事,直到……一幅画出现在左侧的墙壁上。

    这幅画的裱框异常金贵,仿佛是世界上最珍贵的画,但是画的内容,却像是出自儿童的手笔。

    对比强烈的『色』彩和框框块块的图形几乎没有什么美感,却让人能够一眼将注意力集中到画中重要的信息上。

    三栋拟人化的公寓,左边一栋最高大,在公寓中部偏上的地方,画着成年男『性』的胡子。右边的公寓要略小一些,顶部画有一直垂到公寓中部的长发。中间的公寓要小上许多,只有左边公寓的一半大小,上面画着一个『奶』嘴。

    “你怎么看?”南安转头问花间。

    花间抬头看着这幅画,似乎陷入了沉思,直到南安喊第三声才反应过来。

    “嗯?什么?”花间面带笑意。

    “为什么这幅画会和……闻名世界的星空挂在一起。”南安指了指旁边的画,“而且看起来,这幅画对它而言,似乎比星空更为重要。”

    “不知道。”花间摇头。

    “像是一个家庭,全云公寓也在渴望家庭吗?真是奇怪,它也会有人类的情感吗?还是说,它所存在的方式,本来就拥有家庭结构?”南安低着头。

    此时她嘴里说的话和她想要做的事情完全不同。

    花间走到了南安左边,正打算伸手『摸』前方的画。

    “假设全云公寓不是一个个体,而是一个文明,或许的确能够解释我们现在看见的这幅画,只是这样一来,情况似乎变得更加复杂。”南安的右手紧握开锁工具,她在等待,等待最佳的时机。

    一击毙命的时机!

    从进入电影到现在,南安心中一直都憋着怒气,那是每部电影都会有的感受。

    对自己的生命缺乏掌控力的无力感,无时无刻不在压迫着演员的神经。

    曾经在某部电影当中,南安亲眼见到一名演员因为无法承受压力而彻底疯掉,那一次的经历南安无论如何都不会忘记。

    虽说其余的演员有帮助那名已经疯掉了的演员,可惜依然没有救下来。

    让南安印象最深刻的一幕就是那名演员死亡时的表情。

    欣慰与安心。

    在那一瞬间,南安不知道那名演员究竟有没有恢复正常,但她知道,或许死亡对那名演员来说是最好的结果。

    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结束自己的生命。

    曾经,南安思考过一种可能『性』,如果自己在胎儿时期就知道自己会被地狱电影选中,那么,自己会如何过这一生。

    这一个问题困扰了她无数个夜晚,直到某一天清晨,她终于明白了自己的答案。

    自己会选择死亡。

    如果在胎儿时期,自己能选择用脐带勒死自己,那么南安确信自己一定会这样做。

    谁会愿意在将来承受将近半月一次的生死折磨,而且这件事情无法和身边的任何人说,即使说了对方也不知道。

    仿佛从被地狱电影选中的那一瞬间开始,自己的命运就已经被撕裂,不再属于自己。

    回忆从南安脑海中一闪而过。

    身旁的花间上前一步,右手放在画框上面轻轻抚『摸』,眼神中泛着泪光。

    “你哭了?”南安用平静的语气问道。

    “没,眼睛进沙子了。”花间闭上眼,用右手擦了擦。

    在这一瞬间,南安动了,她的动作就像敏捷的猎豹,开锁器尖锐的部分深深『插』入花间的脖子处。

    “走好!”南安压低声音说道。

    她说完之后没有抽出开锁工具,而是用力搅了搅。

    鲜血从花间的脖子处流出。

    血腥味弥散在空气当中。

    做完这一切之后,南安发现,花间脸上的表情虽然痛苦,但是伤口对他好像没有任何影响。

    花间依然顺着之前的动作继续向下做,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

    擦了擦眼泪之后,花间转头看着南安,嘴角带着一丝诡异的笑容。

    “你还有三十分钟能活。”

    冰冷的话语从花间口中说出。

    什么?

    这一刻,南安意识到自己掉入了陷阱,而且是非常致命的陷阱。

    “难道说,你的目的就是这个?”南安将目光放在了开锁工具上,“故意『露』出非常明显的破绽就是为了让我杀掉你?”

    “你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花间开口说道。

    他的表情很平静,只是他脖子处的开锁工具让他此时的形象显得非常怪异。

    “全云公寓?”南安松开手,后退一步。

    “怎么称呼我都行。”花间脸上『露』出无所谓的表情。

    “能放过我们吗?”南安紧盯着眼前的花间。

    “你们都是重要商品。”花间与南安对视,“在你们进入这里的时候,你们的命运就已经被决定,反抗只是徒劳,与其提前走向死亡,不如好好享受自己最后的人生。”

    半个小时……是黑『色』立方体到来的时间吧?

    换句话说,我还有救,只要在半个小时内找到合同,无论是销毁也好,还是更改也好,都能够将我保下来。

    南安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

    “你究竟……是什么?”南安问。

    花间没有回答,他负手而立,转过身子看着墙壁上的画。

    “你也在找这个答案吗?”南安继续问。

    “为什么不和秘神交易呢?它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条件。”南安走近一步。

    “底下有什么?底下是什么?”

    “要什么条件才能放过我们?”

    一连串的问题从南安口中问出。

    花间没有回答,他的身子开始融化,最后完全消失。

    开锁工具静静躺在地上,上面没有一丝血迹。

    全云公寓离开了,但这不意味着南安已经没有危险,恰恰相反,这说明南安已经无法再掀起任何波浪,所以全云公寓去找其余的演员去了。

    南安跪在地上,双手捂面。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