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86章 曾经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繁华的街道旁,无数行人从千江月身边走过。

    可是千江月与热闹的氛围格格不入,就算他什么都没做,只是将双手插在口袋当中,从他身边走过的人都下意识拉远一些距离。

    一直走到一辆车标是两个月牙交错的黑色车辆前,千江月才拿出手机操作,他在手机屏幕上点了几下,车锁很快打开。

    他坐在驾驶位上,打了个呵欠,接着朝目的地开去。

    壶阳精神病院的路他已经非常熟悉。

    他左手操控方向盘,右手操作手机。

    进入地狱电影客户端之后,晋级电影的评分很快就给出来了,没有任何多余的过程。

    75分,一个比较普通的分数。

    他点开好友栏,上面只有寥寥数人,除了钱仓一、鹰眼之外,就只剩下一名代号为‘寓言’的演员。

    这名演员此时并没有参演电影。

    千江月发了条消息过去,很快,对方就回复了他。

    这时,前方刚好遇到一个红灯,千江月踩下了刹车。

    到这里,聊天内容就终止了。

    红灯读秒已经结束,钱仓一换挡之后踩下油门。

    这时候,他又打了个呵欠。

    长期的高强度生活已经让他非常疲惫,但是即使这样,他仍然没有选择休息。

    一路前行,直到到达壶阳精神病院,这里地处偏僻地段,因此环境良好。

    将车停在院外,表明身份之后,千江月径直向精神病院里面走去。

    在这里,能够看到各式各样的人,当然,除了医护人员之外,大部分都是精神病人,与想象中不同,实际上精神病人大部分时间都很正常,他们很安静,有的专心做自己的事情,有的坐在一起聊天。

    平时,这些人就是这样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孔,只有在发病的时候,他们才会显露出与常人不同的异样。

    至于普通人羡慕的那种超越常人的精神病人,千江月倒是一个都没有遇到过,不过发病时将屎拉在裤裆里,然后在散步的地方一路狂奔的精神病人,他见到过一个。

    他现在也忘不了那时的情形。

    “你好。”千江月来到服务台。

    面前是一名年约二十的女护士,长得比较可爱,所以脏活累活一般都有人抢着帮她做。

    这名护士看见千江月之后,连忙站了起来,“易寸龄先生,你来了。”

    “嗯。”千江月点头。

    跟着护士一直走到426病房,经过一道验证手续之后,病房门被打开了。

    里面,一名鬓角有些发白的女士被绑在椅子上,听到门开的声音之后,她转过头,露出温和的笑容。

    “护士小妹,你怎么又把这个人叫来了?我说了我根本不认识他,他不是我的儿子,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缠上我,你快点让他离开这里。”悦耳的声音从她口中传出。

    她叫连半雪,是千江月的母亲。

    护士看了千江月一眼,千江月点头,“你先出去吧,让我和她单独待会。”

    这也是护士想要做的事情。

    “妈,我们二人之间的关系之前已经证明过了,我想已经没有必要再认证。”

    “再说,你明明记得我,只是不想见我而已。为什么不想见我,是因为我将你送到这里来了么?那为什么精神病院的工作人员又说你想见我?”

    千江月走到连半雪身后,用手轻轻梳着后者的头发。

    “如果不是你上次发病砍伤了十六个人,你也不会坐在这里,我想,待在这里对你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千江月的语气非常平静。

    “滚远点!我不想看到你,我当初就不该把你生出来!”连半雪的声音越来越大。

    到最后甚至变成了怒吼。

    “暂时还不行,我放心不下你,治疗费用我已经交到五十年后了,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流落街头。我不想看到你流落街头。”千江月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

    连半雪的眼神突然变得平静,她似乎想到了什么。

    “寸龄,妈妈对不起你,原谅妈妈好不好?妈妈知道错了,妈妈不会再打你了,你放心,妈妈一定说到做到。”

    她祈求的声音微微颤抖。

    “没关系,我不是没死吗?”千江月的神情没有任何波动。

    他的目光看向窗外,窗外万里晴空,一片湛蓝,几只鸟儿从天空迅速掠过。

    十几年前的那个夜晚,他现在仍然记忆犹新,并且永远不会忘记。

    当时,还不到十岁的千江月正躺在床上酣然入睡,大约凌晨三点左右,千江月突然睁开双眼,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床旁边有人。

    用手揉了揉眼睛之后,千江月终于认清了站在自己床前的是谁,是他的妈妈。

    “怎么了?妈,这么晚了你还不睡,明天你还要上班呢?”千江月半坐在床上说着。

    连半雪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看着千江月,房间内的气氛开始变得不一样,千江月察觉到了什么,他的身子往后面缩了一点。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完全出乎了千江月的意料。

    连半雪突然抓住千江月的衣领,将他抵在墙壁上,然后是两记响亮的耳光。

    疼到麻木的脸颊让千江月的意识瞬间清醒,他调整自己的姿势,“怎么了,我又哪里做错了?”

    听到千江月的话,连半雪的脸依旧黑着,不过抓住衣领的手松开了。

    可让千江月没想到的是,连半雪突然掀开被子,一把抓住他的脚将他甩了出去,他整个人就这样摔在地上,浑身上下传来剧痛,特别是左手肘,差点让他疼得掉眼泪。

    没等他站起来,一双大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窒息感让千江月非常难受,他感觉自己无法呼吸。

    求生本能让他不停挣扎,反抗着自己遭受的一切。

    “死吧,死吧,嘿嘿嘿,当初我就不该把你生下来!杀了你就可以了。”

    恐怖的声音传入千江月的耳中,他感到非常绝望。

    一瞬间,千江月脑海中灵光一闪。

    “……爸……爸……你……怎……么来……了?”千江月发出细微的声音,同时努力睁开双眼,看着连半雪的身后。

    喉咙处的压力瞬间减小,空气从口鼻涌入,千江月猛的吸气。

    “咬她,你妈妈疯了,她要杀了你。”一个稚嫩的声音传入千江月耳中。

    他看见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正站在自己母亲身边,而他的母亲连半雪正转头看着门口。

    “你是?”千江月问。

    这时,连半雪已经将头转了回来,脸上愤怒无比。

    “你敢骗我!”她怒吼。

    “快跑啊!再不跑你会死的!”长相一样的小孩也高声大喊。

    千江月看了连半雪一眼,接着张开嘴咬了下去,这一口,用尽了他的全力。连半雪吃痛后退两步。

    “打她下面,女的那里也是弱点!快点!”

    千江月没有询问,也没有犹豫,他握紧右拳,用力挥出。

    “插眼睛,快点,你太慢了,这样不行。”声音再度传来。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千江月已经伸出手,他并不是在听到这句话的之后才做出这一决定,他在听到这句话之前就已经做出了这一动作。

    在连环打击之下,连半雪在接下来的几秒钟都将失去抓住千江月的能力。

    趁着这个机会,千江月打开卧室的门跑了出去。

    “跑到外面去,别穿鞋子了,没时间。”

    千江月将客厅的门打开,赤着脚跑了出去。

    身后传来脚步声,“你给我站住!”熟悉的声音也传来。

    “别管她,快点跑,跑到公园去,快点。”与千江月长相一模一样的小孩紧跟在他的身后。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啊?”千江月不解地问。

    “你早就发现了不是吗?她总是会莫名其妙地打你,过了一段时间后又向你道歉,还有,有哪个妈妈会让自己的孩子在开学第一天就必须将整本语文书都背下来,而且没背下来还不准睡觉。”

    “你的妈妈生病了!”小孩说。

    “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我身上?”千江月发现小孩说的没错,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眼睛里面已经全是泪水。

    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沿着记忆中的路线跑去。

    “痛……”千江月突然停了下来,他的右脚踩到了一颗尖锐的小石子。

    “别出声,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小孩说。

    “你究竟是谁?”千江月找到了一个小巷子,他躲在了里面。

    “你猜?”小孩没有直接回答。

    “妈妈看不到你,你也出现得莫名其妙,再加上和我长得一样,你其实就是我,你也是易寸龄,你……”千江月说到这里停了下来,“你是假的,你是我幻想出来的人,就像电影里面演的一样,我也病了……”

    “你就当我是真的不行吗?”小孩调皮地笑了笑。

    “不能,如果我和你说话,别人又看不见你,我会被认为有病的,我不想别人用异样的目光看我。”千江月摇头。

    “明天你打算怎么办?”小孩问。

    “明天还要上学,我的书包还在家里。”千江月回答。

    “你这个样子还上什么学?明天等诊所开门之后你去诊所看看,让他们给你涂点药水,然后你直接去学校,将这件事告诉你的数学老师,不要告诉你的班主任,她一点都不喜欢你,会认为你在撒谎,知道了吗?”小孩说话的时候右手放在了千江月的肩膀上。

    有触感,或许他是真的!

    千江月心想。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