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73章 仇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话说出口很简单,可要如何做到这件事,却并不容易。

    钱仓一也只有一个大概的想法,具体细节则完全没有。

    至于袁长青今后能否做到这件事,或者自己以后是否会再次进入这部电影来实现自己当初许下的承诺,都无关紧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东巧助自己一臂之力。

    身为一只鼠妖,或许在这关隘当中会有很多限制,不过仅仅只是帮助一名健康的成年人加一名婴儿逃离,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有点意思,如此大言不惭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

    “简直是螳臂挡车不自量力!”

    东巧回头说道。

    黑棚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僵硬。

    一人一妖竟然在此刻同时选择了沉默。

    钱仓一不屑于回答东巧的问题,因为回答这种凭借经验的气愤式反驳毫无意义。

    我还怎么怎么样……我从来没见过什么什么……

    这些话,根本无法作为任何证明。

    虽然也不能证明说这话的人无知,但至少可以说明对方并不愿意继续讨论这个问题。

    至于这话的另一层意思,很明显,那就是“你还不配!”

    可沉默终究会被打破。

    在这一情况下,钱仓一能够轻松让东巧进入愤怒的情绪状态,也可以让对方冷静下来,但问题是,究竟用何种办法才能够让东巧放开心防,或者说被打动,这一点却无法知晓。

    时间的流速开始变慢,眼前的一切仿佛都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拖拽着。

    钱仓一眨了下眼,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他打算冒险。

    激怒东巧。

    以上位者的身份来评判东巧,只要不是心志极为坚韧的人,都无法不受影响。

    “有一个成语,叫做胆小如鼠。”

    “我想,恐怕就是说的你现在这种情况罢!”

    “虽然你已经修炼成人形,可是你仍然是鼠,仍然保持着自身的秉性。”

    “遇到我这样的弱者,你自然能够昂首挺胸,因为我只是普通人。”

    “但不是所有的生物都是我这样的弱者,身为妖,你在面对同为妖的同类的时候,优势便荡然无存,所以你害怕,你不想反抗他们。”

    “你想要做的事情仅仅只是苟且偷生,明明被碾得到处跑,却还要安慰自己是无拘无束,天下任我行。”

    “在你保护的村庄被当成瘟疫试验品的时候,难道你没有一丝怜悯?没有一丝仇恨吗?”

    “另外,你不杀我们的原因不就是为了想让心鬼扰乱天下?既然你愿意下注,为何不多下一些?就当是……为了这个可怜的孩子……为了惨死的所有生灵……为了,你自己。”

    贬低地位,刺激伤痛点,然后……和谈。

    很直截了当的说服方式,不过是否有效,还是要看听的是什么人。

    钱仓一不再继续说。

    他待在黑棚当中的时间是有限的,因为外面还有人在等着。

    时间过长,很有可能会引起兵卒的怀疑,到时候,如果被兵卒听到两人的对话,恐怕这一黑棚就会是他的葬身之地。

    东巧在深呼吸。

    因为包得很严实的缘故,所以他的呼吸声非常大。

    “你不要一再挑战我的底线。”

    说完,他的眼神变得有些狠厉。

    钱仓一当然没有忘记东巧在东巧观顶部的那一笑,当时他几乎被逼得走投无路。

    现在再来一次,结果也不会改变。

    “你的底线是什么?”

    钱仓一的声音不卑不亢。

    越是关键时刻,越不能退缩。

    名为愤怒的情绪占据了东巧的脑海,他的理智已经来到悬崖边缘。

    像是已经被点燃引线的火药桶,假若任其发展下去,一直被埋藏在心中的怨恨便会爆发,到时,东巧会选择毁灭周围的一切来发泄自身的愤怒。

    首当其冲的便是钱仓一。

    可正当东巧动杀心,举起手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

    这声音飘渺无边,仿佛来自于九天云霄,可偏偏又清晰无比。

    “东巧大仙,我又来看你了。”

    “妈妈说是您一直在保护村子,所以我摘了几个果子送过来给您吃。”

    一名十岁小女孩的幻影出现在东巧眼前,她头上扎着可爱的小辫子,脸上肉嘟嘟的,看起来很乖巧。

    “东巧大仙,呜呜呜,我爸爸生病了,妈妈也病了,村子里的人都病了,大夫说治不好,怎么办呀?”

    孩童的哭声在东巧耳边回响。

    当年的情景此时回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整个村的人皮肤都开始溃烂,白色的小虫从伤口处钻出,即使暂时将这些小虫弄干净,要不了多久又会钻出一只,好像无穷无尽。

    询问村中的老鼠之后,东巧知晓了凶手。

    可是当他见到凶手的时候,他却深感自己无能为力,不但无法救村子里的人,甚至……连帮村子报仇都做不到。

    因为凶手也是妖,而且是猫妖。

    等一切都探明之后,村子里的人差不多已经死光。

    原本和谐安宁的村庄最终彻底归于寂静,然后被岁月吞噬。

    从那之后,东巧观开始蒙尘,东巧也没了动力,就守在东巧观当中。

    直到……钱仓一的出现。

    东巧的手放了下来,就连东巧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走到钱仓一的身前。

    曾经的回忆如过往云烟。

    可以看淡,但无法忘却。

    “我会帮你。”

    东巧将手放在了钱仓一的肩膀上。

    “我知道你只是在用激将法,所以,我也不需要你为我报仇,因为你根本做不到。”

    “刚才那一番话,你提醒了我,或许我是该做一些事情了。”

    “我现在正在做。”

    “你先出去吧。”

    说完,东巧叹了口气。

    钱仓一不是很明白东巧为什么会突然转变,他确信除了自己那一番话之外,还有别的原因,只是却无法知晓。

    走出黑棚,钱仓一没有直接进入关隘,而是在规定的地点等待。

    通过的人都暂时站在一块空地上等待。

    “祝贺小哥啊!”

    他刚走过来就有人道贺。

    钱仓一笑了笑,没有回答。

    祝贺?未免太天真了。

    他心想。

    等待的过程并不漫长,实际上满足条件的人并不多,一千两银子一个人的花费绝大部分人都支付不起。

    值得注意的是,苏家的人竟然凑齐了银两。

    黑店掌柜在通过之后,安静地站在钱仓一身边。

    不一会,矮个子兵卒收起登记册,接着高声对关隘外的人说:“今日就到这里,假若有人改变主意,明日仍可登记。”

    毫无疑问,他这番话会让关隘外的夜晚变得充满杀机。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