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66章 分道扬镳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名字代表着父母的期望,不管他今后是不是你口中的‘灾星’,他的父母都希望他今后健健康康。”

    钱仓一面无表情地说道。

    似乎像是听懂了钱仓一的话,张灾去动了动自己的小手,笑了起来。

    咯咯的笑声在山林中回响。

    虽说钱仓一的语气中带着少许不敬,不过东巧并不太在意。

    “你刚才说的没错,我希望他健康长大,那时,或许会发生许多有趣的事情。”

    “你要知道,即使是妖,也有许多不如意的地方。”

    与其说是东巧在向钱仓一表达心声,倒不如说是东巧在和自己对话。

    望着东巧的背影,钱仓一陷入了沉思。

    东巧显然对之前的村民还有一丝眷恋,不然也不会一直守着东巧观。

    我记得他说过村庄消失的原因是瘟疫,而且是他没有办法治好的瘟疫,更重要的是瘟疫发生的原因是妖为。

    妖为……散播树瘟的也是妖,而且不是普通的妖,是身上有官职的妖,官职还不小。

    毫无疑问,两者完全可以联系在一起。

    如此一来,东巧留张灾去的原因就很明显了,他要报复!

    对象……则是被妖怪把持的整个朝廷。

    至于一开始杀张灾去的原因,恐怕是因为身为生灵,对心鬼产生了基于本能的厌恶。

    想到这里,钱仓一长叹一口气。

    走到这一步,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摆在了钱仓一的面前。

    这个问题有可能会改变他之后的计划。

    犹豫再三,钱仓一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虽然可能会有一些危险,可是如果现在不问,或许今后就没有机会了。

    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在什么时候和东巧分开,到时候还能够遇到愿意和自己心平气和聊天的妖怪吗?

    显然很难。

    “我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

    钱仓一的语气很平缓。

    越是关键的问题,他的语气就越轻松。

    “问。”

    东巧说。

    “人……能够杀死妖吗?”

    这句话刚说完,钱仓一突然感受道一股强大的压迫感,从东巧身上传来的压迫感。

    在这种压迫感下,他甚至产生了窒息的错觉。

    “你害怕了?”

    钱仓一没有选择沉默不语,更没有道歉求饶。

    他需要与面前的鼠妖拥有对等的地位。

    因为他要让自己变得特殊,而只会祈求的可怜人对东巧来说没有任何特殊的地方。

    提升自己的价值有很多种方法,这也是其中之一。

    气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似乎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东巧转过头来,他的眼中充满笑意。

    “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报仇对吗?”

    昨夜,钱仓一在威胁东巧的时候,有说过报仇的事情。

    “是,我想报仇,这几年来,我无时无刻都在想这件事情。”

    钱仓一没有否认,他点了点头,接着看着怀中的张灾去。

    “当然,我会先为他找一个好家……”

    空气突然变得沉默。

    东巧双手背在身后,他既没有回答钱仓一的问题,也没有接话。

    两人就这样一前一后走着。

    直到日落西山,两人安然无恙地走出山林。

    前方的驿站已经隐约能够看见轮廓。

    “袁长青。”东巧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别忘了你还欠我一条命。”

    “以后我会来取你的命,在我来之前,你还是好好给我带着这个孩子,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就算你变成鬼也一样。”

    说完,一阵白色的烟雾从东巧脚下升起,等烟雾消散之后,东巧也不见了踪影。

    只剩下钱仓一愣在原地。

    他有点不理解东巧的话,单单是养大的话,是不是自己根本无所谓。

    只要能够让张灾去健康长大就可以。

    如果说东巧是为了不想让自己去送命,那也显得有点莫名其妙。

    至少钱仓一不认为自己有这么大的个人魅力,还是对一个妖怪。

    可惜东巧已经离开,钱仓一无法问清楚。

    他刚走一步,东巧的声音突然传来,声音非常轻,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发出的。

    “可以,不过就像老鼠杀死猫一样……”

    这是东巧的回答。

    钱仓一低着头。

    有了东巧的回答,钱仓一也收起了自己之前的想法。

    老鼠能杀死猫吗?

    如果只考虑理论情况,当然有可能,那么正常情况下呢?

    大概猫的想法是:你们一起上吧!

    来到驿站附近,钱仓一要了一间普通的房间。

    这里的人并不多,一般来说,驿站都只供来往官员与信使休息,不过很多时候驿站都处于闲置状态,所以也会接待过路的旅客。

    虽说掌柜看钱仓一的眼神不对劲,但在高额银两之下,他并没有继续深究。

    来到属于自己的房间,钱仓一首先将张灾去放在床上,然后开始检查房间。

    这里是二楼,直接从窗户跳下去虽然会有一点危险,不过再加上被风祝福的鞋垫这一装备,基本不会造成对身体造成伤害。

    钱仓一心想。

    将门锁好之后,他躺在床上小憩。

    不一会,小二端着晚餐敲响了房门,“客官,您点的清焖莲子、酱泼肉和奶汤我为您送来了。”

    钱仓一从床上弹起,他将门打开,拿过晚餐,赏给小二一些小费之后,又马上将门关上了。

    不过,这些菜,钱仓一一口都没有动。

    他仍旧吃的自己带的干粮。

    将张灾去喂饱之后,钱仓一也躺在了床上。

    严格说来,他现在仍然需要休息。

    生命力过度损耗的伤没有那么容易恢复。

    夜深,钱仓一睁开双眼,门外传来的异动将他惊醒。

    有人在尝试撬门。

    黑店?

    钱仓一心说。

    在这接近荒山野岭的地方有黑店并不奇怪,即使是驿馆也不例外。

    特别是在现在这一时候。

    虽说迷雾让钱仓一提前来到了宁安村,可是要注意的是,张家队伍在宁安村也停留了一些日子,另外,在东巧观的时候,钱仓一也昏迷了好几天,这几天的时间足够其余的队伍追赶上。

    如果他们没死的话。

    迅速来到门口,钱仓一躲在黑暗的角落。

    匕首被他握在手中,只要进门的人稍有恶意,他就会取其性命。

    嘎吱。

    门被打开,一个名蒙面的男子踏入了屋内,他小心地观察着房间内的情形。

    就在这时,钱仓一动了,迅捷如豹。

    蒙面男子听到声响回头,可还没等他叫出声,就已经失去了喊叫的能力。

    捂着自己脖子的蒙面男子缓缓倒在地上,鲜血四溢。

    钱仓一在这名男子落地之前接住了他,不让他倒地的动作发出响声。

    将面罩拿掉之后,钱仓一发现这人自己是刚才为自己送饭菜的小二。2k网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