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65章 高堂之上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别说是一城一城的死,就算是一个国家一个国家的死,钱仓一都不在意。

    毫无疑问,等张灾去长大的时候,钱仓一早已经离开这部电影。

    到时候,无论这个世界发生什么都影响不到他。

    “多谢东巧大仙不杀之恩。”

    钱仓一的语气缓和了些,没有了刚才的戾气。

    听到这话,东巧眼珠子转了下,他右手轻捏自己的长须。

    “我可没……”

    他刚开口,话就被钱仓一打断。

    “若我猜得没错,东巧大仙一开始的目标其实不是我,而是这不满三个月的婴儿,对吗?”

    钱仓一问。

    接着,他松开右手,让失去头的老鼠掉在地上。

    在他做出这一动作之后,他周围的老鼠全部向东巧的身边跑去,无边无尽的老鼠全部钻入东巧的道服之下。

    “这个嘛……”

    东巧上下打量了钱仓一一眼。

    同样,钱仓一也在打量东巧。

    他注意到一点,明明钻入东巧道服下的老鼠不计其数,可是东巧的身形却没有任何变化。

    不一会,钱仓一周围的老鼠全部消失,除了被他切掉头颅的老鼠。

    妖术?

    突然,钱仓一想到一个词。

    紧接着,他发现自己脚边被切掉头颅的老鼠开始变淡,没过几秒,就完全消失不见。

    “算你猜对一半,我真的很久没有吃人肉了。我也不像你们人族,说谎话就像吃东西一样,天生就会。”

    东巧走近了些,他的脚步声很轻。

    一只小巧可爱的老鼠从东巧的后背爬到了他的左肩上,然后黑亮的眼睛看着钱仓一。

    “你可以继续猜猜我杀你们的理由。”

    东巧用右手逗了逗左肩的老鼠,似乎根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钱仓一身上。

    钱仓一没有马上开口。

    他先弯腰将张灾去抱起。

    虽说现在张灾去已经不再嚎啕大哭,可依然在小声啜泣。

    刚才他也受了伤。

    “东巧大仙您刚才说这婴儿沾惹上了心鬼,并且预言说他今后将会是灾星,恐怕这就是大仙痛下杀手的缘故。”

    “至于为何,我想是因为大仙下意识想要除掉‘灾星’,对心鬼来说,所有的生灵都是它的敌人,无论这生灵是人还是妖。”

    说到这里,钱仓一停顿了一会。

    东巧继续逗弄着左肩的老鼠,丝毫不在意。

    看见对面的妖怪没有发难,钱仓一继续向下说。

    “而大仙现在愿意绕我们一命的原因……这东巧观应该不是大仙自己建的吧?”

    没等东巧回答,钱仓一继续往下说。

    “是附近的村民建的?不过我想应该不是宁安村的村民,而是另外的人。”

    说这些话的时候,钱仓一紧盯着东巧的脸。

    如果东巧是巨鼠的面容,那钱仓一只能放弃,不过现在东巧是人类的面容,这样一来,观察表情就依然有作用。

    听到钱仓一的话,东巧的表情稍微凝滞了些。

    “东巧观太久太久没有人打扫了,而宁安村出事的日子并不久,所以我认为不是宁安村的村民建的东巧观。”

    “那么,东巧你在以前的日子中,势必经常与人接触。”

    “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大仙你一直说自己很久没有吃人肉了,难道说大仙以前经常吃那个村子村民的肉?那建东巧观的村民究竟是全被吃光了,还是逃走了呢?不管是哪一种,你现在都不可能会一直守着东巧观。”

    “你会去找人肉吃,而宁安村的村民是很好的食物。”

    “可无论我怎么回忆,东巧观当中都没有人的尸骨。”

    “难道你吃完人肉之后都打扫干净了?还是,人肉送到你面前的时候全都是切好片的?亦或是……从东巧观建成的那一刻起,你就不再吃人肉了?”

    在叙述的时候,钱仓一一直在不留痕迹地改着自己对东巧的称呼。

    假若东巧不在意这些,那么钱仓一将可以在这些细节上拉高自己的地位。

    后续的话,钱仓一没有继续说。

    他在等,等东巧做出反应。

    另一方面,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恢复体力的时间。

    如果东巧突然改变主意,一定要取他和张灾去的命,那么,殊死一搏将是他绝处逢生的最后机会。

    虽然存活的可能性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那个村子的人都得瘟疫死了,我救不了。”

    东巧开口,他的眼神中带着少许伤感。

    “天意难违,想必你当初和他们相处得很不错。”

    钱仓一叹了口气,说。

    “嘻嘻嘻,天意?”

    怪笑声从东巧口中传出,似乎感受到了危险,东巧左肩的老鼠迅速窜了下去。

    “这可不是天意,而是人为……不,是妖为!”

    “我不杀你们,进来吧!”

    东巧没有继续说,而是转身走入东巧观内。

    听到这句话,钱仓一终于松了口气。

    他迈出自己的右脚,可是不知怎么,身子开始倾斜。

    迈步这一在平时再简单不过的动作在此时却好像怎么也完成不了。

    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深邃,地面迅速向自己奔来。

    嘭!

    钱仓一重重地摔在地上,张灾去也落在了一旁。

    很多时候,人能够坚持下去,仅仅是因为心中还有一口气在。

    精神松懈下来的瞬间,身体也会呈现出自身最真实的状态。

    接下来,无论东巧是否打算反悔,钱仓一都没有任何办法了。

    因为现在,他甚至无法‘感受’外界。

    如果有人将他放入水中,只要淹没口鼻,他就会淹死。

    就好像醉到不省人事的酒鬼一样,甚至还要更严重。

    ……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挂起。

    钱仓一眼前全部都是重影,过了好一会才恢复正常。

    他现在正躺在东巧观当中的一块木板上。

    爬起来耗费了不少时间。

    他身上的伤相比之前更严重了些,但精神反而却更好。

    不屈意志这种被动技能并没有副作用,反而触发的效果能够持续提供一段时间的‘恢复’效果。

    注意力集中在生命力槽上,现在生命力仍没有恢复到红绿交界处,不过与之前相比,红色部分要多出许多。

    东巧抱着张灾去从门外走了进来。

    “你睡了三天。”

    这是东巧说的第一句话。

    “我们该离开这里了,瘟疫已经快要来到此处。”

    “有什么疑惑边走边说。”

    说完,东巧走了出去。

    什么情况?

    钱仓一摇了摇头,他现在还是感觉自己的头有些昏沉。

    他刚才好像用的‘我们’,他也要离开这里?

    这一想法浮现在他脑海当中。

    走出东巧观,东巧已经在外面等候。

    “妖也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

    钱仓一问,与其说是询问,倒不如说更像是开玩笑。

    在他说话的同时,昏迷前的对话一一在脑海当中浮现,而其中最值得注意的地方便是东巧所说的‘妖为’。

    再结合袁长青的经历和定台镇发生的事情。

    一个猜想在他心头浮现。

    “妖不但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出现,还能入朝为官。”

    略带嘲讽的话语从东巧口中发出,似乎这件事他已经知道很久。

    这句话,钱仓一没有接。

    他已经将何畅与妖怪联系上了。

    如果不出意外,何畅十有**是妖怪,至少也与妖怪有很紧密的联系。

    可是东巧的下一句话,就不是钱仓一想不想接的问题了。

    “不但能入朝为官,或许,还能坐一坐龙椅。”

    灿烂的笑容出现在东巧脸上。

    龙椅?那岂不是说……

    钱仓一愣住了。

    如果说袁长青需要洗刷的冤屈是某个大官所为,那至少在规则内还有机会去实现。

    可如果最后追查线索一直查到皇帝身上。

    那么……

    复仇一事永远只是空谈。

    除非他能够再拉起一支起义军,只是到时,这支起义军反抗的对象将不仅仅是贫穷,还有那统领整个王土的妖怪。

    “真的吗?”

    钱仓一深吸一口气。

    无论怎么想,东巧都没有骗他的理由,可,很多时候都有例外。

    “真的。”

    简单干脆的回答。

    没有陈述理由,也没有保证任何东西。

    对东巧来说,钱仓一信不信根本无所谓。

    他不在乎。

    他是深山中的老鼠精。

    无论皇帝是妖怪还是人,都管不到他的头上。

    “很意外吗?就算皇帝是妖怪,大部分人类不还是活的好好的?”

    说完,东巧挥了下手,示意钱仓一快走。

    启程来得非常突兀。

    “这些天他吃的什么?”

    走了一会,钱仓一开口打破了沉默。

    现在张灾去已经回到了钱仓一的手中,而且又睡着了。

    “老鼠也有奶。”

    东巧的回答很轻快。

    “那我……”

    钱仓一眨了眨眼。

    “你有干粮,难道说你也想喝鼠奶?小老鼠还要喝呢。”

    “对了,到达驿站我们就分开,后面的路,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我只能说一句,你怀中的孩子以后肯定不简单。”

    调侃完之后,东巧改变了语气。

    “瘟疫是怎么回事?”

    钱仓一继续问。

    “一种诡异的病症,似乎还有妖术的痕迹,感染上的人会逐渐变为树木。”

    “我以前没见过这种病,所以我新取了个名字,叫它树瘟,是不是很贴切?”

    “树瘟是从东南方向传来的,你们也是从那个方向过来的,应该见过才对。”

    “我检查过你们的身体,你们两人都没有感染上瘟疫,运气不错。”

    “感染了树瘟的人并不会死,他们只是不能动,不能听不能说……我觉得还不如死了。”

    虽然这些话从东巧口中说出来的时候很轻松,可钱仓一知道,树瘟,已经毁灭了整个定台镇。

    树瘟爆发之时定台镇就已经感染了将近三分之二的人,而后面的时间,还在继续感染。

    “树瘟是有人……或许不是人,而是妖,故意散播的。”

    钱仓一回答。

    “无所谓,反正远离瘟疫总没错。”

    “对了,你现在可以继续说我不杀你们的理由。”

    前行的路对东巧来说非常轻松,可对钱仓一来说,每一步都非常沉重。

    对东巧来说,哪里都是家,对袁长青和张灾去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了家。

    “你不杀我们的理由有很多,其中有两点比较重要。”

    “其一,我的威胁,即使是妖,也会怕鬼;其二,你打算让张灾去长大,你想看看他今后究竟会带来怎样的灾难。”

    每说一点,钱仓一就伸出一个手指头。

    “他叫灾去?”

    东巧露出惊讶的神色。

    “还真是个……‘好’名字!”2k网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