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64章 威胁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被踩的右手在疼痛下逐渐失去知觉,或许下一秒钱仓一就无法再支撑自己的身体。

    他已经精疲力竭。

    这不是被供奉在台上的无名道人么?

    疑惑笼罩在心头,虽然身体已经快要接近极限,可他的思维并没有陷入混乱。

    时间很快流逝,钱仓一感觉自己隐约中发现了什么。

    或许活来的可能就在自己身上。

    不,更准确的说是在张灾去身上。

    他的右手无力再支撑整个身体,反正最后会脱力,钱仓一没有再耗着,而是用最后一丝力气扭转了自己的身子。

    这样一来,他掉落到地面的时候,将不会背部着地。

    扑通!

    落地的速度很快,远远快过攀爬的速度。

    斜趴着的钱仓一感觉自己两眼发昏,现在本来就是夜晚,这么一摔之后,就什么都看不清了。

    东巧观的高度不算太高,大概在四、五米左右。

    从这一高度摔下来,有可能死,也有可能不会死,一切全看运气。

    钱仓一不知道此时自己的运气算好还是算坏。

    能够思考,说明没死,可全身的骨头都好像散架了一样,连一丝力气都压榨不出来。

    在他落地之后,周围的老鼠先是害怕地逃开,接着像饿极了的疯狗一般冲了过来。

    无数黑色老鼠爬在他的身上,咬噬着他的血肉。

    左耳被咬的痛觉传来,让钱仓一更清醒了一些。

    恍惚间,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从体内无法捕捉的地方出现,这一力量并不强大,可是连绵不绝,仿佛永不停息的奔流。

    死者的拒绝!

    不屈意志!

    正是这两个被动技能让钱仓一从刚才那一摔当中活了下来。

    在遭受即死攻击的瞬间,身体将会做出一定程度的改变来规避死亡的发生,在一部电影世界当中仅会生效一次。

    注意:规避死亡的效果一定生效,但不意味着演员一定能规避死亡。

    这便是被动技能的说明。

    通常来说,看见即死攻击四个字的时候会联想到刀剑与枪械,但这一被动技能的主语是演员本身,也就是说,只要是在极短时间内会对演员造成死亡的攻击,都会触发这一效果。

    从高空跌落,强大的冲击力在瞬间发生,符合条件。

    在落地的一瞬间,钱仓一的身体自行进行了调整,他感受不到的调整,因为这是他身体自行做出的潜意识反应。

    只是,钱仓一终究是摔下来的。

    伤势被减轻不代表被豁免,原本的内伤再加上新伤,很有可能会让钱仓一昏睡过去。

    在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一旦昏睡过去,没有第二种可能。

    除非,再次发生奇迹。

    固然以前在他身上发生过一些奇迹,可钱仓一不是一个相信奇迹的人,相比于虚无缥缈的奇迹,他更相信自己。

    也正是这种坚持让他能够更近距离的触碰濒临死亡的感觉。

    如此一来,这种求生意志便能够让成功发动。

    拥有此技能的演员在面临死亡威胁时,生命力恢复速度将得到小幅度提升

    在之前与千江月讨论的时候,钱仓一就了解到了一点,生命力与体力存在一定的关联,生命力恢复速度得到小幅度提升,换而言之,体力的恢复速度也会得到小幅度提升。

    张灾去的哭声突然响起,震耳欲聋的声音仿佛要穿透苍穹。

    我还不想死!

    钱仓一双眼变得清明,纵使眩晕带来的影响还在,但无法阻止他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左手缓慢伸向身后存放匕首的位置,右手则握住离自己最近的一只老鼠。

    同时,他慢慢站了起来。

    至于张灾去,他暂时没有时间理会。

    如果他的想法能够成功,张灾去自然能够活下来,如果失败,自己的命都没了,还拿什么去保护张灾去?

    此时,钱仓一的腰杆挺得笔直。

    他左手拿着锋利的匕首,右手握着一只老鼠。

    这只老鼠好像感受到了致命的危险,开始疯狂地扭动,可它越是扭动身子,钱仓一反而抓得越紧。

    “吾名袁长青。”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待在钱仓一身上的老鼠开始慌乱地逃跑。

    “苟且偷生全是为了报仇雪恨,今日路过此地,却不知哪里得罪了大仙。”

    “若是大仙要取长青性命,长青也无能为力。”

    “只是长青大仇未报,心有不甘,还望大仙暂时留长青一条命。”

    说到这里,钱仓一停顿了一秒钟。

    一方面是为了让自己能够休息会,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对方给出回应。

    只是……没有任何回应。

    反倒是刚才逃离的老鼠都围了上来。

    “如若不肯……”

    钱仓一继续开口,接着他挥动左手的匕首,将右手握着的老鼠的头给切掉了。

    鲜血喷涌而出,宛如一个小喷泉。

    “那长青在此立誓!即使死后化为冤魂厉鬼!从此不入人道!被打入十八层地狱!也绝对不会让大仙好过!”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钱仓一不禁咬牙切齿。

    威胁这种事情,重要的是表达自己的决心,通常来说,自断一臂这种行为就能够很好的表达出决心。

    只是钱仓一现在不能使用这种办法,今后的事情先不谈,以他现在的状态,直接断一条手臂且没有止血处理,结果不言而喻……

    接着,钱仓一仰着头,将老鼠放在嘴边,然后用力一挤。

    老鼠的血液喷入他的口中。

    前方,一个巨大的阴影开始浮现。

    是巨鼠!

    可当这阴影走近之后,钱仓一发现走出东巧观的不是巨鼠,而是刚才在东巧观顶部踩自己右手的无名道人。

    无名道人伸出舌头添了一圈嘴唇,“我可是好久没吃人肉了。”

    出来了吗?真的是妖?

    钱仓一心想。

    他抿着嘴,什么都没有说,眼神中全是仇恨。

    假如袁长青死在这里,那他不也死在这里了?怎么可能没有仇恨!

    “敢问大仙……”

    钱仓一开口。

    无名道人听见后,眉头一挑,“我不是什么大仙,只不过是只躲在深山的老鼠精,至于名字,这是我的家。”

    说完,道人指了指上方的牌匾。

    东巧观。

    “东巧?”

    钱仓一没有移动视线。

    “正是。”东巧走了起来,“你和那些村民不一样。”

    说到这里,他看向了躺在地上的张灾去。

    “你们两个都不正常,身上有很重的鬼气,好像整天和死人打交道一样。”

    “特别是这个婴儿,竟然沾惹上了心鬼,现在懵懂无知还算安定,若是让他长大,恐怕会像一个灾星一样,走到哪,人就死到哪。”

    “而且不是什么一个两个的死,那会是一城一城的死!”

    东巧瞪大了双眼。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