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63章 纵向逃离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太多了……

    太多了。

    太多了!

    目力极限处,钱仓一几乎看不清东西的模样,可老鼠移动造成的细微光影变化却非常明显。

    脚下传来剧痛,对于以磨牙见长的老鼠来说,他的靴子能撑到现在说明质量已经很不错了。

    钱仓一没有低头。

    即使血肉被啃食的感觉一直在刺痛着他的神经,他也没有多看自己的脚一眼。

    继续跑?这么多老鼠,还有组织,一个人根本跑不掉……等等,未必,如果我换一个方向呢?

    脑海中思绪纷涌。

    钱仓一左右看了一眼。

    他想的方向并非是返回击杀睡在道人像后方的巨鼠,而是……向上逃!

    东巧观顶部,老鼠绝对很难上来。

    能否逃脱暂且不说,至少能够拖延很长一段时间。

    找到了!

    钱仓一双眼看着自己想找的东西。

    那是一面墙壁,破旧的墙壁。

    这面破旧的墙壁为钱仓一提供了攀登的可能性。

    他迅速移动,来到自己墙壁下方。

    右手的长枪一个横扫将附近的大部分老鼠给拍开,接着钱仓一松开双手,让自己手中的火烛和长枪掉在地上。

    如此危急的情况下,他不可能背个二、三十多斤的武器去爬墙。

    在老鼠包围出现空档的时间中,钱仓一将张灾去移动到了自己的背后。

    这,便是他争取短暂安全时间的意义。

    在爬墙的过程中,他的身子势必会出现紧贴墙壁的情况,而现在张灾去正在他的胸口,所以必须移到背后才行!

    双手攀附在墙壁突出的砖块上,接着脚下用力……

    嘶!

    刺骨的疼痛从脚下传来。

    钱仓一咬紧牙关,强忍着剧痛爬出了第一步。

    稳定身子后,他移动右手,继续向上攀爬。

    这时候,有两只老鼠踩着自己的同伴来到了钱仓一的脚边。

    在脚后跟传来触感的瞬间,钱仓一加快了攀爬的速度,更上了一点后,他甩了甩脚,将唯一一只爬在自己腿上的老鼠甩掉。

    仅仅爬了不到一半的距离,他便已经冷汗直流。

    在正常情况下,这种程度的攀爬难度,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要知道,在日常的训练中,钱仓一就有特意锻炼过这方面。

    毕竟无论怎么想,在今后要参演的电影中总会碰到类似的情况。

    例如地面全是陷阱,那时候可能就需要通过双手来让自己躲避陷阱,又或者发生电影中经常出现的挂在悬崖边的情况等等……

    爬上去之后呢?

    钱仓一不知道自己为何开始思考这一问题。

    他将这一想法压下来。

    现在爬上东巧观屋顶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几个腾挪之间,钱仓一已经来到了墙壁顶部,只要他继续再向上爬,就能够成功到达屋顶。

    虽说还不算得救,可至少能够暂时休息一会。

    可这最后一步却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需要让自己的身体完全悬空。

    接下来他要做的动作可以简单理解为引体向上。

    因为最后要攀上东巧观的屋顶,所以一定是正手引体向上,又因为胸部一定要越过屋顶才能爬到屋顶,所以又属于胸式引体向上,再加上背部还背了一个孩子和一些干粮,所以也算是负重引体向上。

    另外,屋檐伸出了墙壁,所以双手的落地点实际上是在背部更后方,这样的动作非常不好发力。

    而且,在进行最后一步攀爬的时候,双脚没有受力点,身子又是倾斜的,因此,身子会前后摆动,也就是说,除了重力之外,还需要克服身体的惯性。

    可再困难又能怎样?

    一直攀在的墙壁上根本支撑不了多久,或许是三十秒,又或许是十秒。

    在身体状况很差的时候,钱仓一连估计自己力竭的时间都不准确。

    其余的人来救?

    这是单人电影,根本没有人来救,就算他现在拥有呼救电话亭这一特殊道具,也根本没有机会使用。

    更何况,找谁呢?

    在地狱电影当中,人人自身难保,没有足够的友谊积累或者利益驱使,谁愿意冒这么大的风险进来救人?

    迎难而上是钱仓一唯一的选择。

    如果真的存在生路,那也必须依靠自己才能一路披荆斩棘破开路上的艰险。

    再次深吸一口气,此时此刻,周围的一切都仿佛安静下来。

    他听不见任何声音,现在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下一个动作上面。

    现在,钱仓一感觉自己好像是赛场上的运动员。

    周围都是一等一的高手,想要夺冠,必须拼尽全力!

    伸手,调整位置,双手用力,腰部用力,脚下用力。

    在这一瞬间,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为这一动作贡献自己的力量。

    他的身子开始向后方摆动。

    如果说在前一秒,他还有别的选择,那么现在,除了登上屋顶这一选择之外,他只剩下摔在地上这一结局。

    真摔下去的话,不会死,可也好不到哪去。

    左手……

    虽说发生意外在钱仓一的预料之中,可当意外真的发生的时候,钱仓一依然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他的左手开始脱力了!

    即使主观意念再怎么想让左手再坚持一下,左手也使不上一分力。

    刚稳定下来的身子再次开始摇晃起来。

    左手垂在腰部,酸痛无比,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再次凝聚力量。

    在东巧观屋顶边缘,钱仓一的右手艰难地支撑着整个身体。

    他是有锻炼这方面,可他不是天生神力,也不是皮影戏……

    能单手坚持着不掉下去已经是他的极限,至于单手撑起整个身子这种事情,想想就好。

    完蛋了吗?居然这种地方?

    钱仓一心想。

    他看了一眼下方,堆叠的黑色鼠海犹如吞噬一切的恐怖巨兽,掉下去的后果不言而喻,只要是活的生物,都会葬身在鼠腹当中。

    “喂,我说,你也救救我一次吧。”

    钱仓一说了一句,他是对身后的张灾去说的。

    实话实话,以张灾去表现出来的镇定,钱仓一非常怀疑他现在仍然在睡觉。

    说完这句话后,钱仓一打算再最后尝试一次。

    这一次如果失败,那么将没有第二次,他肯定会因为力竭而掉下去。

    当他将左手举到肩膀处的时候,突然,他感觉有什么东西踩着自己的右手。

    抬起头,一名道人正面带微笑看着他,只是这微笑,怎么看都非常渗人!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