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62章 东巧观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荒山野岭,破旧的寺庙。

    钱仓一现在只期望自己不要刚出狼窝又入虎口。

    长时间的奔跑让他有些疲惫。

    现在他的身体处于能够感受到疲惫但又没有到影响自身行动的地步。

    也就是说,继续走可以,休息也可以。

    问题在于继续前进并非没有危险,如果在遇到猛兽的时候自身没有足够的体力,到时候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没有热兵器在手的情况下,即使能够使用时间暂停保证击中弱点,可对于从出生开始就要去适应弱肉强食世界的野兽来说,未必能够确保自己这一击能完全杀死。

    没死,就意味着反击。

    野兽可不会为自己的利爪杀菌消毒,假如被割出一条大伤口,接踵而至的就是伤口感染。

    危险……无处不在。

    “先进去看看好了。”

    钱仓一说。

    这也是他无奈之下做出的决定。

    谁不想总是选择最优的方案呢?

    他也想,可惜他不是先知,无法什么都知道,他只能根据自己的经验来判断。

    身心疲惫是他现在最好的写照。

    轻叹一口气后,钱仓一低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婴儿。

    没想到受保护的对象居然睡着了,胖嘟嘟的脸非常可爱,似乎周围的危险与他毫无关联一样。

    逐步靠近破庙,钱仓一也看清了布满灰尘的牌匾。

    东巧观。

    推开东巧观的观门,屋内一片漆黑。

    见状,钱仓一拿出了携带的少许蜡烛,然后用打火石点燃。

    微弱的亮光出现在东巧观内。

    杂乱且破败不堪的景象说明这里基本没人来过,钱仓一用右手食指在墙上划了一下,发现墙壁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

    来到东巧观正中央,他的发现观内叩拜的既不是三清也不是菩萨,而是一个不知名的道人。

    道人的相貌贼眉鼠眼,留着两撇八字胡,猥琐中透着狡诈。

    “奇怪,这里为什么很干净?”

    钱仓一靠近了些,供奉在台上的道人像上面几乎没有灰尘,似乎时常有人来打扫。

    可既然这样,为什么不顺便将整个东巧观一起打扫呢?难道说打扫的人与自己之前的情况一样?

    想到这里,钱仓一心中一惊。

    因为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就是打扫道人像的人是自己……

    或许是遭遇了太多这种事情,所以钱仓一就直接开始朝这方面思考了。

    假如自己来到东巧观之后又遇到了与之前相同的事情,那么势必会重复之前在土地庙的行为,这样一来,只打扫台上的道人像也情有可原。

    将心中的疑惑放下,他开始向道人像后方走去。

    每当来到一个陌生房屋,第一时间了解建筑的构造总不会有什么损失。

    而在现在这种情况下,更需要仔细检查。

    哪些地方有可能藏人,哪些地方能够逃跑,这些都需要了然于心。

    来到道人像后方,钱仓一惊住了。

    因为他看见一只黄黑色毛发的巨鼠正在道人像后方的坐垫上酣睡。

    之所以称之为巨鼠,是因为它的肩高已经到了钱仓一的膝盖处,这还是因为巨鼠正在睡觉的缘故,假如站起来……

    很快钱仓一便恢复过来,这一时间甚至还没有半秒。

    他一边看着巨鼠一边后退,在后退的时候,他尽量保持自己后退的距离与之前前进的距离相同。

    虽说不一定能够完全不发出声响,可总比乱走要好。

    我刚才进入东巧观的时候还发出了一些声音,既然那样都没醒,那现在轻声行走,应该也不会吵醒它。

    钱仓一在心中说。

    可是心中的担忧并不会这样就消去。

    等完全看不见巨鼠之后,钱仓一才转身,当他转身后,刚准备迈出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这次,他没有看见巨鼠,出现在前沿的是正常大小的老鼠,可问题是,这些老鼠数量非常多,多到已经将他离开东巧观的路完全堵死。

    密密麻麻的老鼠宛如密集恐惧症患者最恐怖的噩梦。

    在钱仓一发现它们之后,这些老鼠全部将头抬起,一双黑色的眼睛死死地看着钱仓一。

    不!更准确的说是看着他怀中的婴儿。

    面对这种情形,钱仓一没有动,他在思考逃生的办法。

    无论怎么看,仍在睡觉的巨鼠都不简单,即使再差,至少也是这些老鼠的首领。

    但或许这只是最理想的情况。

    实际上,钱仓一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更可怕的猜测。

    既然在这一电影世界中有牛头马面,有各种恐怖的灵异事件,那为什么不能有……妖怪?

    狐妖、树妖、鼠……妖……

    钱仓一扫了一眼张灾去,没想到后者仍然在睡觉,而且睡得很香。

    他深吸一口气,开始蓄力,紧接着左脚用力踏出。

    这次他做出的选择是直接冲出去。

    从他跑动的那一瞬间开始,叽叽喳喳的声音便在东巧观中不断回响,而虎视眈眈的老鼠也聚集到了钱仓一的脚下。

    那黑压压的一团仿佛无穷无尽。

    钱仓一右手的红缨枪笔直向前,即使有数只老鼠爬到了腿上,他也没有任何要去拍打的意思,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离开东巧观。

    只要脱离了老鼠的包围圈,那么存活的机会肯定会变高。

    虽然使用永眠的钟表能够争取更多的时间,可钱仓一不想在这一时刻使用,至少在他看来,现在还不至于到最危急的时刻。

    另外,现在使用未必能够让自己脱离险境。

    东巧观外是什么情况?会不会都是老鼠?

    这一点钱仓一也不知道。

    此刻,他已经不在乎脚下踩的究竟是地面还是老鼠,现在他的眼中只关注两点。

    第一,自己距离出口还有多远;第二,有没有老鼠碰到张灾去。

    剩下的,暂时都摆在次要位置。

    厚重的衣服在此时成为了绝好的屏障,至少普通的老鼠很难咬穿衣服。

    至于靴子,已经危在旦夕,可能还没等钱仓一冲出东巧观,就会露出里面的皮肤。

    最后五米,钱仓一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考虑到门外有可能会有突发情况,钱仓一仍然留有一丝余力来应对。

    终于,在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当中,他一脚跨出了东巧观的大门。

    门外……密密麻麻的老鼠犹如一片无穷无尽的黑色海洋。

    名为绝望的恶臭在空气中飘荡着。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