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50章 酒桌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此时赵全顺的反应着实让钱仓一感到意外。

    为什么赵全顺也能够意识到这地方不对劲?虽说自己能意识到这地方不对劲也有值得探寻的地方,但因为自己是演员的缘故,所以肯定拥有一定的‘特殊性’,再加上一直很谨慎,所以不被影响情有可原。

    但,赵全顺为什么也能够发现不对劲?

    钱仓一在心中想。

    “嗯。”在赵全顺的注视下,钱仓一先点了下头,接着问自己最想要知道的事情。

    “你是如何发现此处不对劲的?”

    听到这一问题,赵全顺视线看向左上角,他在回忆。

    “刚走入这里就察觉到了,而且赵某从没有听过定台镇附近有这样一条街,更何况,街道本身也有古怪。”

    赵全顺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一个能够交流的人,他继续说。

    “这街道顶上又没有堵住,为何不见大雪落下?还有为何会起怪雾?此地处处都不寻常,可光赵某一个人看出来没用。”

    说到这里,赵全顺叹了口气。

    “赵师爷,你身上有没有护符之类的物品?”钱仓一想了想。

    “未曾佩戴。”赵全顺摇头。

    没有护符……赵全顺也不是杀人如麻的人,也不是煞气……

    对了,还有张灾去,他肯定也没有受到影响,这么说来,最大的可能是……我们三人曾经都被鬼魂攻击过,或者近距离接触过,但都活了下来。

    钱仓一心想。

    其实除了这一猜测之外,他还有一个猜测,那就是进入迷雾的人的目标是什么,是否只是为了温饱,还是说在温饱与更高的精神需求之间会选择后者。

    赵全顺还想着报仇,还想着如何从曹行知口中探出更多消息。

    而钱仓一更是不仅仅满足于温饱,他还要保护张灾去。

    只是这样一来,张灾去与两人有什么共性就不太清楚了。

    这涉及到张灾去的思想,而张灾去现在还只是一名婴儿。

    “我猜我们能发现问题的原因在于我们那晚经历的事情。”钱仓一说。

    “这样吗?”赵全顺不太相信。

    “或许如此。总之见机行事,能救的人就救,不能救就不用管。”钱仓一认为今晚注定不会安然无恙。

    就在这时,一名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赵师爷,曹知府让你进来喝一杯。”

    听到这声音,钱仓一转头背对着那人,不让自己的相貌被对方看见。

    袁长青是真名,可这真名并非被通缉的名字,所以不用太担心,主要还是相貌比较容易引起他人的怀疑。

    定台镇比较远,通缉令也没有下过来,可难免会发生一些意外,所以需要做好一定的防护措施才行。

    “你转告曹知府,我马上就来。”赵全顺很难拒绝。

    不过在钱仓一提醒他之后,他便拿定主意,不吃任何不放心的东西。

    “今晚别睡,也别乱吃东西。”钱仓一说,“接下来,你需要想办法调查何畅封城的原因,或许能有重大发现。”

    “赵某定当竭尽全力。”

    赵全顺重重地点头。

    两人分开,也没有道别,像陌生人一样。

    在外面逛了一段时间之后,钱仓一回到张文石所在的酒楼。

    “长青,来!喝一杯!”

    张文石看见钱仓一之后,马上拉着钱仓一喝酒。

    “张兄,时候不早了,明日还要赶路,不如尽早休息?”钱仓一用手背将酒杯推了回去。

    “诶!长青,连张老爷的面子都不给吗?”满脸通红的王镖头大声喊道。

    他这一喊,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在了钱仓一身上。

    这时候,钱仓一也不好再拒绝,毕竟这关系到张文石的面子。

    张文石依然举着酒杯。

    “一杯。”钱仓一轻声说道。

    “一杯即可。”张文石点头。

    钱仓一将张灾去递给了庞莹秀,拿起酒杯。

    两人碰杯之后,张文石一饮而尽,钱仓一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

    他举起酒杯,接着放入唇边,然后……

    嘀嗒!

    周围的时间在这一刻被杀死。

    使用装备的瞬间,钱仓一先用左手沾了沾杯中的酒,接着右手将杯中的酒倒在桌下,与此同时,沾着酒的左手在自己嘴角下方划了两下。这一切做完之后,他拿着酒杯的右手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唯一的不同是酒杯中的酒此时正漂浮在桌面下,而不在酒杯当中。

    周围的时间开始涌入,时间再次流动起来。

    做完一饮而尽的动作之后,钱仓一又控制喉部做了吞咽的动作,接着他将酒杯重重地放在桌上,同时左手则擦拭刚才弄到嘴角的酒。

    在他做这一系列动作的同时,在桌面下的酒也落在了地上。

    只不过声音恰好都被钱仓一用其余的声音掩饰过去,没有引起任何怀疑。

    “好!”张文石显然喝得起劲了,又想继续倒酒,可是却被钱仓一用手挡住了酒壶。

    “不急,张兄,以后有的是时间,我先去看看货物是否还完好。”

    钱仓一找了个借口。

    “……也好。”张文石有些不开心,不过此时他也想起了自己刚才说的话,又因为钱仓一扮演的袁长青非常有主见,所以他也不好发作。

    离开酒桌之后,钱仓一向货物存放的地方走去。

    贵重一点的货物都随身携带,而其余不太贵又比较重的东西则放在了酒楼外专门存放的地方,这里有专人看守。

    “都在这了。”看守的人是一名五十多岁的老者,身子骨看起来还比较硬朗。

    钱仓一点头,接着走了进去。

    他围着几大车的货物走了一圈,确认没有问题后,拿了一些干粮吃了起来。

    长枪太重,根本无法随身携带。话说回来这种兵器真的非常不方便,就算用东西包起来也格外显眼。

    他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红缨枪。

    过了一刻钟,小青突然走了过来。

    “袁大哥,你还待在这啊?”小青非常好奇,“你平日里可不是这样,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吃呢?”

    “小青,你认为这酒楼怎么样?”钱仓一问。

    “好极了,又暖和,酒菜又好,小青非常满意。”小青此时的表情非常享受。

    “小青,你……”钱仓一刚说到这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准确来说,是他终于发现了自己一直忽略的事情,“你额头的树枝消失了?”

    小青愣了一下,“袁大哥你在说什么?什么树枝?”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