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43章 风起云涌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定台镇较为偏僻的地段,突然出现了一名陌生的男子。

    他正是要求曹行知封城的何巡抚何畅。

    此时此刻,他身旁空无一人,只有他自己一人悠然地走向因为闹鬼而显得空旷的大院。

    “都准备好了吗?”他高声问道。

    门内,五名身穿黑衣的男子同时转头看着何畅,确认来者之后,他们同时点了一下头。

    在这五人身前,各有一个骷髅头,与普通的骷髅头不同,这些骷髅头似乎都被血水浸泡过,显得格外渗人。

    这些骷髅头被摆放在了地上,一些黑色的小虫在骷髅头的孔洞当中爬进爬出。

    面对何畅的询问,黑衣人没有说话,而是做了一个手势。

    “嗯,不错。”何畅右手捋了捋自己下巴的胡须。

    “你们去外面看着。”他边走边说。

    黑衣人恭敬地点头,之后离开大院。

    等五人离开之后,何畅从大袖当中拿出了一个碧绿色的小瓶。

    “几日之后,定台镇将会空无一人,我也能复命了。”

    何畅打开小瓶,然后将瓶中绿色的液体倒在骷髅头上,绿色液体在碰到骷髅头后发出‘嗞嗞’的声音,同时冒出了一阵淡绿色的烟雾。

    烟雾飘散到空中,渐渐向定台镇最繁华的地方飞去,很快,淡绿色的烟雾便无法用肉眼看出。

    做完这一切之后,何畅转身离开。

    他刚走动两步,一条黄色的尾巴从他的衣服底露出。

    “唉。”何畅回头看了一眼,同时尾巴也被收了回去。

    日夜轮转。

    晚间,赵全顺坐在灵堂,面无表情。

    一连串的打击让他丧失了生活的动力,他本以为情况已经很糟了,可没想到的是,老天爷竟然还能让他变得更糟。

    “老天爷,你怎么不把我也一起收走啊?”

    他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夜空。

    “你这么想死么?”一个沉稳且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突然出现。

    “谁?”赵全顺转头,看见了他熟悉的人,“原来是大侠,多谢大侠救命之恩。”说完这句话,赵全顺的眼神又暗淡了下去。

    “我不是什么大侠。”钱仓一说。

    “无妨。”赵全顺的声音很小,说这两个字的时候,他甚至都懒得张嘴。

    “侠是为国为民,但我只是为了报仇雪恨。”钱仓一走近了两步,“想要报仇,必须得活着,活的人才能报仇,死人只能躺在地里面慢慢变为白骨。”

    “大侠说笑了,此为天灾,何来报仇一说?”赵全顺转过头。

    “你怎知一定是天灾?”钱仓一反问,同时双眼紧盯着赵全顺。

    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气势在这一瞬间散发出来,赵全顺不得不注意这句话。

    “大侠何出此言?难道说是什么驱鬼的妖人作祟?”赵全顺站了起来。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他一定不会像现在一样颓废下去。

    钱仓一轻笑一声,没有回答。

    之所以有这种想法,还是因为袁长青的梦境。

    虽说当时起义军因为内奸而被包围,可还是有一些士兵活了下来,在逃亡的过程中,袁长青恰好与其中一名士兵相遇,并且得知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消息。

    这些消息也是士兵在偶然情况下得知的。

    在起义军被消灭之后,战场被封闭了一段时间,而这段时间当中,临近的城镇发生了一些诡异的事情,不但如此,一些朝廷的高官要员也来到了战场附近。

    经过打探,这名士兵发现这些高官来到此处是为了举行一些仪式,据说是能够让死人不能超生的仪式。

    一切尘埃落地之后,原本是战场的地方居然变成了贫瘠的土地,方圆几里甚至连一根枯草都长不出来,不小心进入的人或动物也会染上怪病,好一些的疗养十天半月就没事了,坏一些的到现在仍然是痼疾缠身。

    后来,袁长青听说这名士兵因为喝酒吐露出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而被抓,当天就被押到菜市场砍了头。

    这些内容,并非连续出现,而是断断续续,很多时候都只是一些片段。

    因为是梦境,再加上内容很少,所以为了将这些内容拼接起来,钱仓一也费了一番心思,有时候梦到关键的地方,他还会强迫自己醒来写下相关内容。

    他猜想袁长青仍然留在定台镇的原因也与此有关,报答张文石的恩情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探索起义军被灭亡的真相。

    “怎么?”赵全顺疑惑不解。

    “是不是妖人我不清楚,但曹行知封城一事必定有蹊跷。”钱仓一说。

    经钱仓一这么一说,赵全顺顿时想起了一些事,这些事原本赵全顺打算在前晚告知钱仓一,可因为出现怪声,两人的交谈还没开始就中止了。

    “大侠,曹知府已开始转移家中财产,恐怕不久将会有大事发生。”赵全顺心中一凉。

    “我知道。”钱仓一点头,“所以我需要你想办法去探知一番,我需要知道下达封城命令的人究竟是谁?还有,这人为什么要下达这一命令?”

    “曹行知既然愿意这样做,势必收了这人的好处,他喜爱功名利禄,而对方又是高官,想必……”赵全顺陷入沉思,“只要知道他的去处,定能有所收获。”

    “那,你打算怎么办?”钱仓一将问题抛给了赵全顺。

    他现在不能离开张家,保护张灾去要更重要。

    听到钱仓一的话,赵全顺面色有些不妙,“大侠,我不过是一个师爷,这种事情,即使你让我去做,我也无能为力,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钱仓一追问。

    “大侠你虽是为了复仇,但究其根本仍是为了保命,我去做这事,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了。”赵全顺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有共同的仇人呢?”钱仓一的声音铿锵有力。

    赵全顺愣了下,接着转头看向钱仓一,渐渐地,他被抽走的精力似乎回到了自己身上。

    “你需要什么,我可以想办法帮你弄到,但我现在不能离开定台镇,因此这些事只能由你去做。”钱仓一继续说。

    “我需要……血债血偿!”赵全顺咬了咬牙。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