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30章 灾去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眼前两人是否知道什么,这是钱仓一需要注意的地方。

    江湖骗子的谎话半真半假,难以分辨,有的时候甚至全是真话,但是这真话只说一部分,在听的人耳中,这些真话反而比谎言更具有欺骗性。

    “袁兄弟,你可听过心鬼?”三日法师直视钱仓一。

    “未曾听闻。这心鬼是何物?与张柏小公子又有何关系?”钱仓一摇头。

    “人死为鬼,但这鬼也分三六九等,其中最下等的便是无人供奉的孤魂野鬼,这些孤魂野鬼往往生前也是贫困潦倒之人,死了却还要遭受这种折磨,久而久之,他们对世间的一切都开始遗忘,最后只剩下对这个世界的怨恨。”

    “人有喜、怒、忧、思、悲、恐、惊七情,一旦与这些怨恨相遇,便会引发异象,或诡疾、或死局,无人可解,因其由心而生,遂谓之心鬼。”

    “张家小公子便是沾惹上了心鬼。心鬼恨的是世间万物,因此可能遭灾的恐怕未必只有小公子一人。”

    三日法师的语气抑扬顿挫,好像在描绘亲眼看见的事物一样。

    “难道沾惹上心鬼的人只能等死?”钱仓一继续问。

    难得有机会这么快就接触这部电影的核心内容,钱仓一并不打算放弃这次机会。

    “如果张家小公子能够变得‘无情’,或许还能窥得一线生机,可人若无情那还是人吗?与死物又有何异?”三日法师边叹气边摇头。

    一阵沉默。

    深夜的冷风从三人身边吹过,明明是炎热夏日,可三人却同时打了个寒颤。

    家狗呜咽的声音从隔壁院子传出,好似在因自己无力改变主人的处境而自怨自艾。

    这家人正是与张柏一同落水被救回的那一家。

    “后会有期。”三日法师说了一句。

    钱仓一右脚刚踏出,德亮伸手扔出一个圆球。

    嘭的一声,圆球炸开,烟雾在空中弥漫,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等烟雾散去,三日法师师徒已经不见踪影。

    “心鬼……”钱仓一低声说了一句,他走上前将地上的厚实的袋子捡起,打开之后发现里面都是石头。

    恐怕他是认为张家的人一定没有精力来找自己的麻烦,所以才敢这样做。

    钱仓一心想。

    他没有去追,而是选择回到自己的住处。

    竖日,惊慌的声音将钱仓一吵醒。

    “不好了,袁大哥,有人死了。”小青的声音从门外传出。

    “谁?”钱仓一将门打开。

    “是……三日法师和德亮。”小青说。

    “怎么死的?”钱仓一压下心中的惊讶。

    “我,我不敢说,太吓人了!”小青身子抖了一下。

    两人来到张家大院中三日法师的住处,还没踏进屋内,钱仓一就闻到了一股恶臭,好像里面的人已经死了五六天一样。

    “长青,你看看这是怎么回事。”张文石捂着自己的口鼻。

    钱仓一走上前,看见了已经死去多时的三日法师和德亮。

    这两人仰躺在各自的床上,面色惊恐,眼珠子好像都要瞪出来一样,更恐怖的是,他们全身上下长满了白毛,即使是眼珠子上也不例外,此时师徒二人完全就是两只怪物。

    “报官了么?”钱仓一问。

    “我已经让人通知衙门,只是长青,这事恐怕他们也管不了……”张文石眼中的担忧更加浓烈。

    正如他所想的那样,捕快看过之后几乎没有废话,草草询问几句之后便走了,至于尸体……他们直接让张家火化。

    张家的下人们即使再怕也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这两具尸体扔进火堆中焚烧。

    白毛遇火之后竟然越长越长,凄惨的叫声从尸体中传出,仅仅只是听在耳中都能感受到深入灵魂的疼痛。不一会,三日法师和德亮的尸体竟然开始翻滚,似乎有从火堆中爬出的意图。

    见到这一怪状,周围的人立马后退几步,丝毫不敢上前。

    如果不是有上级看着,他们恐怕直接就跑了。

    大火烧了三个时辰,火势减弱之后,没有任何人敢上前查看,他们就这样将这两具烧焦的尸体扔在荒郊野外。

    经过这一件事之后,张家闹鬼的事情就好像有了铁证一样,街坊邻居的闲言碎语越来越多,有的说张家祖辈做过人神共愤的坏事,有的说是张柏把什么脏东西带回了家里面,还有的直接说张家活该。

    不过无论他们怎么说,张家暂时都没有时间去处理这些事情。

    因为庞莹秀要生了,早产。

    “希望母子二人平安。”张永福拄着拐杖来到产房前。

    “爹,你怎么来了,你身子不好,还是先回屋歇着吧……”张文石连忙走过去扶着张永福。

    张永福苍老的面容中带着一丝悲凉,“唉,我们张家做事一向问心无愧,没想到也会遭此劫难。文石,你一定要挺住,要知道,这天下没有过不去的坎。我老了,帮不了你什么,今后你要靠自己。”

    “爹,你说什么呢?你身体好的很,肯定长命百岁。你就放心吧,有长青帮我,我还撑得住。”张文石长吁一口气。

    其实他现在已经很累了,除了要打理家中的生意之外,还要兼顾各方面的事情。

    钱仓一见他这么辛苦,也稍微帮了点忙,不过他暂时也只能做到这一步。

    初生婴儿的哭声从产房传出,光听声音都可以听出这个孩子非常健康。

    新生命的到来似乎还冲淡了一直笼罩在张家上方的阴霾。

    几人走进产房。

    “恭喜张老爷,贺喜张老爷,是个大胖小子!”接生婆高声道贺,刚出生的婴儿正躺在她怀中。

    “好,咳咳,好!”张永福高兴得跺了两下拐杖。

    “爹,你看叫什么好?”张文石接过孩子。

    “文石啊,我看就叫灾去好了,咳咳咳。”张永福说完这句话之后猛的咳嗽,这一次,他的咳嗽声怎么止都止不住。

    地狱电影的提示声在钱仓一脑海中响起。

    紧接着,张永福身子突然乏力向地上摔去,虽然钱仓一及时扶住,但张永福却已经昏迷不醒,似乎……年限已到。

    “爹,爹,你怎么了?”

    出生与死去两件事在同一天发生在张家。

    白色的灯笼挂在院门前,唢呐的哀乐声不停在张家回响。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