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29章 夜深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法师……”张文石开口,可不知该说什么。

    他想要知道自己的儿子究竟为什么会这样。

    “唉!”三日法师长叹一声,接着摇头说道:“令郎沾上了不该沾的东西,若是没有高人相助,恐怕命不久矣。”

    听到三日法师的话,庞莹秀眼前一黑,差点晕倒,还好张文石反应快,将她扶住。

    “法师,那该怎么办?”张文石一时之间失去了生意人的精明,竟然没有准确领悟到三日法师话中的精髓。

    这时庞莹秀已经恢复过来,她拍了一下张文石的手,轻声说:“你可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眼前这位不正是高人么?”

    三日法师面带微笑,轻轻捋了捋自己的胡须,没有多言。

    钱仓一静静地看着这一切。

    所谓关心则乱,眼前这一幕正是最真实的写照。

    污秽之物恐怕并不是张柏沾染上的,而是三日法师送入张柏喉咙的。

    钱仓一心想。

    知道归知道,他却不打算说破,因为他知道不但没用,还会被三日法师反咬一口。

    现实生活中就经常能看见这样的新闻,虽然听到的时候非常荒诞,可是一旦了解这些人的思维方式,便不会感到惊讶。

    眼前的情形可以说是见怪不怪。

    听到自己妻子的话,张文石眼前一亮,他拍了下自己的额头说:“三日法师,请你一定要救救犬子,只要你能够救他,什么条件都可以提。”

    这时候,德亮已经跑了回来。

    “师父,已经处理好了!”他大喊一声。

    三日法师呵呵一笑,伸出五根指头,“张老爷,令郎的事可不简单。”

    “是,是。”张文石点一下头说一个‘是’字。

    “五百两银子!”三日法师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张文石和庞莹秀听到之后面色一白,差点没喘过气来。

    以钱仓一知道的信息来推断,张家并非是那种几代积累的商贾大户,虽然五百两银子能够拿出来,可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夫妻二人对视一眼,还是接受了这一要价,毕竟人命无价。

    “张老爷如此爽快,那老夫即使拼上这条老命,也一定会救下令郎!”此时,三日法师的声音显得异常豪迈。

    “那,张某就先谢过法师了。”张文石鞠躬道谢。

    接着,三日法师表示自己要单独与张柏相处,其余无关人等不得靠近。

    钱仓一也属于无关人等,所以只能离开房间。

    原本他打算找一个隐秘的位置偷看,可屋内的师徒很小心,一点破绽都不露。

    如果想要冒险,钱仓一也能够想办法知道屋内的情况,但如果被发现就得不偿失了,对于张家人来说,三日法师正在救张柏的命,到时候三日法师只要一口咬定钱仓一扮演的袁长青破坏了他的法术,就能够成功将所有责任都推到钱仓一身上。

    钱仓一斜靠在墙边,随时准备做些什么。

    “小青,你手里端的什么?”他看见一名婢女端着一盆东西向张柏所在的房间走去。

    “是袁大哥啊?”小青低下头,面颊有些红,“这是三日法师让我们弄来的黑狗血,说是能够驱邪。”

    “你觉得三日法师怎样?”钱仓一问。

    “这个……”小青非常犹豫,“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也不好说什么。”

    身为婢女,她时常要揣摩主人的心思,自然会看人。

    “快去吧,别让法师久等。”钱仓一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不一会,从张柏房间中传出奇怪的叫声,接着是三日法师的“恶鬼,今日我就要为民除害”“妖孽,还不快快束手就擒”之类的声音。

    钱仓一打了个呵欠,而一旁的张文石和庞莹秀则满脸忧虑。

    一番噼里啪啦的响声之后,德亮将门打开。

    张文石夫妻二人进入房内,钱仓一也想跟进去,但却被拦了下来。

    “师父说你身上煞气太重,张公子现在身子很虚弱,所以不能让你进来。”德亮表情平静,虽然比钱仓一矮一个头,但却丝毫不胆怯。

    “长青,你就待在门外。”张文石的声音传出。

    钱仓一皱眉,后退一步。

    “法师,柏儿怎么还没有醒?”庞莹秀的声音响起。

    “娘……”虚弱的童声传出。

    “太好了,太好了。”张文石非常高兴,“法师,他怎么又睡过去了?”

    “令郎身子骨太弱,需要好好休息,不过二位不用担心,只要好好条理,令郎一定能恢复,这一点老夫可以保证,对了,老夫这里有一些药物……”

    醒了?

    钱仓一非常怀疑,因为面前这名叫德亮的少年表情没有丝毫波动。

    假如三日法师真的有本事,现在又是为民除害,按理来说,解决掉麻烦之后,德亮应该也很开心才对。

    夜晚,三日法师准备离开,但张文石见天色太晚,于是挽留二人。

    为了款待三日法师,张文石还特地命人准备宵夜。

    “小兄弟器宇轩昂,不知该如何称呼?”借着酒意,三日法师聊着聊着将话题扯到了钱仓一身上。

    “这位是家中的护卫,姓袁,名长青。”张文石连忙接话。

    “护卫?”三日法师的眼神非常怀疑,“袁兄弟,冒昧问一句,你的手上沾过红吧?”

    钱仓一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说了另外一件看似毫不相关的事情,“今晚月黑风高,法师不妨明日再走?”

    “哈哈哈,长青你喝醉了,法师当然是明日天亮再走。”张文石又帮自己倒了一杯。

    夜深,钱仓一从床上起来,这一次出门,他带上了袁长青的长枪。

    一杆非常普通的长枪,朴实无华却值得信赖。

    三日法师与德亮偷偷将门打开,巡夜的人已经被他们躲过。

    跑出百米之后,二人前方出现了一个人影,正是早已经在此等候多时的钱仓一。

    “师父,我说了你要价最好轻一点。”德亮瞪了三日法师一眼。

    “闭嘴!”三日法师懒得争,他转头看着钱仓一,“如果袁兄弟想要钱,这些拿去。张家公子的事,老夫劝你尽快离开张家,否则性命不保。”

    说完,三日扔出一个钱袋,厚重的钱袋落在地上,发出沉闷的响声。

    “你们有真本事?”钱仓一有些疑惑。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