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604章 月缺难圆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糟糕,烦闷。

    这是钱仓一此时的心情。

    不过他必须得忍耐,谁叫他自己让出了位置。

    “放心吧,我不会当真的。”金森笑了笑,“弥洛,你说的没错。”

    “事情一直憋在心里,最后就会得病,心病。”

    “其实如果你不说,我可能还会怀疑你,但是在你说出来之后,我突然确信你不是哈特的孩子,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我的确不会再往这方面想了。”

    “等我下次见到他,我会和他好好聊聊,以儿子的身份!”

    长吁一口气后,金森双手用力握拳,为自己鼓劲。

    “试试这个味道,辣的。”

    接过千江月递过来的锦鱼糕,金森学着千江月刚才的动作,扔到嘴里。

    第一次失败了,锦鱼糕掉在被子上。

    “要像这样,其实人身体的平衡性非常好,毕竟只需要两条腿就能够一直站立,记住,手的腕部发力,同时张开嘴,不要紧张。”

    “实在不会就直接放在嘴里,效果也差不多。”

    在千江月的‘教导’中,金森也掌握了这一技能……

    回到酒店之后,千江月躺在了床上。

    “不见了啊……”

    视线中缺少了应该出现的东西,钱仓一本不打算问,不过正如千江月自己所说,事情憋在心里憋得久了,就会生病。

    得了病如果不治疗,就会越来越严重。

    至于千江月主动自认‘儿子’的行为,他也懒得再理了。

    嘎吱一声,门被推开。

    与千江月长相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了门口,“找我么?”

    接着门被他关上。

    “不用紧张,这扇门没这么容易打开,刚才开门以及关门的过程都是想象出来的,主要是为了让我的存在显得更合理。”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一定在想该如何称呼我。”

    “作为被幻想出来的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被规定好的,包括我的意识本身,也就是说,我现在说的内容,以及我的神态表情,全部都是‘特意’表现出来的。”

    “因此,我就是自己本身,我的名字也就是我本身的名字,但在这种环境下,保留自己的真名仍然相当重要,因此我不能说真名。可如果用同一个代号来称呼,会产生重合,所以我为自己取了另外一个代号,南辕。”

    “因为本体的代号与月有关,而我又如同镜花水月,意喻凭空想象出来的人,所以就顺着月字成语接龙下去,月缺难圆,取后两字难圆的同音南辕,南辕北辙的南辕。”

    “一方面说明你们知道了我的存在后对本体的看法会有改观,另一方面也说明我和本体的思想有显着差别,纵使我的思想完全由他控制。”

    南辕说完坐在椅子上,奇特的是,整个过程与真人一模一样,有走动,有坐下的过程,而不是突然出现在椅子上。

    如果不实际接触,就刚才的动作,钱仓一甚至认为南辕是真正存在的人。

    “对了,我刚才说了这么多,你们应该也能够理解本体的意思,他自己不好意思开口解释,所以通过我来告诉你们。”南辕双手轻轻拍了一下。

    有声音传入耳中。

    “在没有外人作证的时候,完全可以认为我真实存在,因为自身没办法通过感官来判断我究竟是真实还是虚假,只能通过记忆来判断。”

    “例如像现在,你们已经知道我是假的。”

    南辕继续说着,他的语气很温和,没有咄咄逼人的感觉。

    性格的确有很大不同。

    钱仓一心想。

    虽然在《电脑》这部电影中,钱仓一已经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但他没有想到,在这部《消失的国度》当中会以这种情况认识眼前这名完全由千江月虚构出来的人。

    想法是想法,当真正亲身体会这种感觉的时候,钱仓一仍然感到有些惊讶。

    明明心中相信是虚假的存在,但是却又让它以最真实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眼前。

    梦境与现实紧紧交织在一起,只要走错一步,就会万劫不复。

    “好了,如果没别的问题,就到这吧。另外,我这个人很倔强,贬义,所以劝我这种事情还是不要浪费精力,所有的劝说方式我自己都已经尝试过了。”

    千江月语气有些悲伤,但很快恢复正常。

    他打了个响指,接着离开控制台。

    控制权移交到钱仓一手上。

    “那我们继续研究对手的资料。”

    两周的时间过得平淡无奇,没有任何人来找钱仓一,固铂尔也风平浪静,不但新京市没有任何可疑的事情发生,甚至连偏远一些的城市也很少再出现很难以常理去理解的怪事。

    赛场上,黑金色的盔甲熠熠生辉。

    这是一场5v5的团队战。

    两个队伍分别处于东边与西边,中间则是规定的战斗区域。

    在战斗区域正中央,是一片开阔的空地,空地周围有着许多石柱。

    根据比赛规则,每隔一段时间空地中央会出现一些增益道具,另外在石柱当中也会随机刷新一些增益道具。

    这些道具有着各种各样的功效,例如治疗,例如改变增益器的参数。

    虽然每一个道具的作用都有限,但能够走到现在这一步的选手要么是经验丰富的老将,要么是思维敏捷的奇才,因此即使作用再微小,也有可能会成为改变战局的力量。

    每一名选手都有三次重新加入战场的机会。

    “黄泉,你的个人实力在我们五人当中最强,所以你就一直待在石柱中寻找机会,以你的实力,至少可以拖住三人以上。”

    一名瘦弱的女子对钱仓一说,在她的身后有三个相互交错的彩色圆球在不停转动。

    她的定位是输出核心,但是身板极其脆弱,缺乏自保能力。

    “我尽量。”钱仓一点头。

    这家伙还真敢说……

    他心想。

    如果拼尽全力,他的确能够拖住三人以上,可难免会出现意外。

    与身体素质挂钩是《唯一》的特色,但不是全部,说到底,这毕竟是游戏,实力强弱仍然要以游戏数据为主体。

    既然是团队战,那就说明一个人很难同时应对三个人,只有在特殊情况下才能以一敌三,而因为能够使用地狱电影赐予的技能作弊,所以对于钱仓一来说,特殊情况的条件可以稍微放低一些。

    “如果你拖不住,那我们这局可能会输,因为对方的火力比我们要高许多。”

    瘦弱女子摇头。

    “不会输的。”

    钱仓一给出了自己的回答。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