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567章 首领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因为有提前通知的缘故,所以伸出休息室的职业选手也能够看清外面飞艇播送的内容。

    虽然部分职业选手来临西市的时间不长,可在黑色真理教会的大肆宣传之下,他们即使不想知道也没办法。

    所以他们也知道黑色真理教会的宗旨。

    反炼金术,反炼金术师。

    身为职业选手,他们当然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不是因为他们有多高尚,而是因为他们就是靠炼金术吃饭,如果没有炼金术,也不会有《唯一》这一国民级游戏。

    在听到飞艇播报消息的时候,几乎所有休息室中的职业选手都大吃一惊。

    因为他们没想到黑色真理教会的教主居然是日环炼金术师。

    虽然不太了解,不过炼金术师评级的大致分类他们还是知道得很清楚。

    除了特殊情况,否则,日环炼金术师几乎相当于评级的顶点,再往上就是大炼金术师。

    “真的假的?黑色真理教会不是反炼金术么?为什么教主是日环炼金术师?”许多人心中同时出现这一疑惑,而有一人直接将其说了出来。

    “不知道啊,搞错了吧?”另外一人面露疑色。

    “会不会是假消息,我的意思是,其实根本没有发现所谓的教主,只是找一些人扮演,然后再播放出来。”

    “不会,我曾经看过黑色真理教的演讲,即使教主因为戴面具看不清容貌,但是教主身边的副手却能够看清。这些副手的相貌与我当初看见的一模一样,我想,这应该无法作假,他们也不可能配合城市安全局作假!”

    “也就是说,外面那些黑色真理的成员所追随的人其实是一个炼金术师?”

    休息室内的讨论越来越激烈。

    钱仓一只是静静地看着广播,札特的行为让他想到了一个人。

    前不久三人讨论的炼金术师囚,几乎以一己之力将整个固铂尔的普通人凝聚在一起,然后将这个国家重新洗牌。

    他的着作除了一本基础知识之外,全部被封禁。

    无论是底层人还是上层人,无论是普通人还是炼金术师,对他的事情都选择闭口不谈。

    好像故意去忘记一样。

    广播上的内容也在互通上流传,在上千万人的注视下,札特被另外三名日环炼金术师逼进死角,几乎无路可逃。

    而他的副手,除了一人还在勉强支撑之外,其余的人已经全部被逮捕。

    一些行为极其危险的副手则被当场处死。

    会场外的混乱逐渐停止,这些黑色真理教的成员也不相信,可是在互相讨论之下,越来越多的普通教徒开始相信眼前的景象并不是幻觉。

    他们所追随的人,是一名炼金术师。

    这句话仿佛无限循环一样在他们脑海当中播放。

    随着札特被逮捕,面具被摘下,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

    “请无关人员不要拥堵在出入口,请无关人员不要拥堵在出入口……”

    会场外的大喇叭也开始出声,适时地驱赶内心空虚的前黑色真理教成员。

    人群逐渐开始散去,虽然还有一些教徒不死心,不过在大势面前,他们也无力回天。

    一直在周围待命的医护人员适时出现,将受伤的人员运送回医院,至于轻微伤的患者,则赠送一些涂抹的药物。

    本应继续激化的矛盾就这样被化解了,只是,矛盾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种方式释放了,或许在以后,还会出现同样的情况,不过时间太过久远,不是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另外,这种矛盾真的是一朝一夕能够消除的么?

    会场入口,塞缪尔带着伊迪走了出来,他的专用车辆就在附近。

    当他走到车旁的时候,细微的震动声响起,他发现是‘弥洛’的通话。

    “弥洛先生,这么快就联系我了?”塞缪尔将伊迪推入车内。

    “我想见见札特。”

    ……

    几天之后,钱仓一终于收到了塞缪尔的回复。

    经过一些运筹,塞缪尔终于为钱仓一找到了一个能够与札特交流的机会。

    至于在这过程中对方究竟花费了多少精力,钱仓一并不在意。

    “我去见个人。”钱仓一对罗兰说了一句。

    “谁?”

    “黑色真理教会的首领。”钱仓一答道。

    “哦,对了,说起来,他失败的方式与猎手失败的方式非常像。”罗兰似乎找到了什么共同点。

    “巧合。”

    从可能性上猜想,钱仓一认为在围捕计划中,有地狱电影的演员参与,只是不知道地位如何,毕竟在介绍信息出现之后,地狱演员在这一电影世界目标多了一些。

    在塞缪尔的带领下,钱仓一来到了另外一处地方,虽然位置依旧在临西市。

    考虑到札特日环炼金术师的实力,作为临时看押点,城市安全局并不太妥当。

    “时间最多十分钟。”塞缪尔表情有些冷淡。

    虽然知道塞缪尔是因为自己要求而有些不满,但钱仓一并没有道歉或者道谢。

    原因很简单,塞缪尔这种人,道歉道谢这些话语每天估计可以听到数十上百次,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通过层层封锁,钱仓一坐在了札特对面。

    札特被绑在椅子上,浑身上下都被绑住,除了说话和转头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见到这一景象,钱仓一突然想到,假设自己对面的人是哈特的话,恐怕连说话和眨眼都不行。

    “你好,时间紧迫,废话我就不多说了。”钱仓一直接进入正题,“我想知道你创办黑色真理教的目的与意义是什么?”

    “你是谁?新派来的人么?看气质不像是安全局的人,也不是炼金术师。”札特没有正面回答。

    “你是不是想成为第二个囚?”钱仓一也没有正面回答札特的问题。

    听到钱仓一这个问题,札特愣了下,然后噗哧一声,“我可没那么蠢。”

    “这样么……”钱仓一敲了敲桌子,“也就是说,你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制造混乱?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能够成功?”

    “你凭什么认为我不能成功?如果我成功了呢?你的问题会不会是:你凭什么认为自己不会失败?”札特再次用反问作答。

    面对这样的人,单纯的问没有什么收获,必须用一个确凿的信息打开突破口。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