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437章 反驳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等皮影戏离开后,钱仓一走到蓝星身边蹲了下来,像一个胜利者。

    现在,发生在这个房间中的事情与昨晚发生的事情非常相似,只是双方的位置却交换了过来,被猎杀的人变成了蓝星。

    “你认为该怎样度过今天?”钱仓一语气轻松,他这个问题与其说是在问蓝星,倒不如说是在找话题。

    “你刚才问我与虚弱有关的问题,想必你们三人当中一定也有人遇到了与我一样的情况,从鲁苑被追杀来看,应该是她。这一共同点能够给我们很多启示,简单来说,要安然度过今天有两个最直接的方法,第一,不进入虚弱的状态,怎么做到这一点我还没有想到;第二,不让自己被杀死,以鲁苑的技能,在有你们帮助的情况下,她几乎不可能会死。”

    蓝星说到这里,身子动了动,似乎想让自己坐起来。

    可是双手受伤的他根本没有这样的能力,没人救治的话,他的手根本不可能仅凭自愈力痊愈,至少他没有这样的能力。

    “其实到现在,今天的事件区域针对的究竟是谁,你心里已经一清二楚了不是吗?”蓝星轻笑一声,“技能越强大的人,更容易存活到现在,同样,技能越强大的人,也会在今天死在自己的技能手上。”

    “与其说是巧合,倒不如说是故意安排,毕竟我们根本不知道没有经历过的区域是什么,或者,就算我们知道,骰子也未必完全随机。”蓝星舔了下嘴唇。

    “你也意识到了?”钱仓一微微点头,似乎在表示肯定。

    “知道了又能怎样?就算知道落日古堡有意识在引导我们内斗,又能改变什么?昨天那条蛇做的事情难道还不够明显?人性从来就经不住考验。”蓝星说到这里噗哧一声笑了出来,结果扯动了自己的伤口。

    “你的应对方法倒是简单,不进行危机设想,我问你,如果在最后一天你发现你需要杀死其余所有的人才能安全离开这座古堡,你会选择怎么做?”蓝星终于向钱仓一抛出了这个问题。

    这一问题看似很简单,实际上却有一个陷阱。

    对于绝对的自私自利者来说,毫无疑问会选择保自己,问题是,在到达最后一天之前,他很有可能早就被其余的人联手起来消灭掉了。也就是说,能够安然走到最后一天的,往往并不是这种人。

    那么这样一来,这个原本看似很简单的问题,顿时就变得复杂起来。

    因为它不再是设想,而是变成了真正让人为难的情况。

    “当然是想其余的办法,生活又不是做选择题。”钱仓一没有正面回答。

    “呵呵哈哈哈,又是这样,如果你想不到别的办法呢?最后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把她们都杀了?那你和我又有什么区别,最多是五十步和百步的差距,很大吗?说实话,我真的想不通你的自信从何而来,你凭什么认为自己走的路就是对的?”蓝星说到这里,猛地咳嗽两声,他的身体快不行了。

    说到底,演员都只是普通人。

    “有趣。”钱仓一站了起来,“我记得……”他停顿了一下,“我从来没有说过你做错了吧?”

    蓝星沉默了两秒钟,接着大喊:“但你是这样想的!”

    “我没有这样想。”钱仓一摇头,语气很随意,“我倒是比较好奇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连一个快死的人都要骗?能做到这一步,我的确佩服你。”蓝星咬牙忍受着手臂传来的痛楚,“你就装吧,最后你一定会露出原形,到时候你就会在心中怒吼,我没有办法,我只能这样做。”

    “丑陋,无耻,虚伪!”蓝星终于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怒与不甘,“没有女人你什么都不是,看起来很厉害,最后还不是靠女人。嘿嘿,不过无所谓,到了最后一天,你们肯定会互相残杀,真想看看你那时候的样子。”

    “会哭出来吗?一边哭一边用力将刀刺进去,光想想就刺激,唉呀,说得我好像都来感觉了!”蓝星此时居然握紧了拳头,不过很快又松开了。

    钱仓一摇摇头,走到窗户边。

    “你不是结果论者吗?按照你的说法,无论我是如何活到现在对你来说都不重要不是吗?就算我从进入落日古堡开始就在睡觉,一直睡到今天,按照你的想法,不是应该会表示钦佩和羡慕吗?为什么变成指责了呢?”钱仓一对蓝星的辱骂毫不在意。

    “当然是因为你在乎。”蓝星毫不犹豫答道。

    想要用言语伤害对方,当然要说能够刺激到对方的事情。

    “你仔细想想我做的事情,再回答我的问题,我在乎吗?”钱仓一斜靠在窗前。

    微风从窗户闯入房间,这一瞬间,钱仓一的头发乱舞。

    蓝星转过头,脸上充满惊愕的表情,“你也是……”

    “我一直都是结果论者,我和你唯一的区别仅仅在于,从头到尾,你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我想要的是自己与整个团体的利益。当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发生矛盾的时候,你会毫不犹豫选择个人利益,我的选择是,先尝试让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一致,如果实在不行,再选择个人利益。你应该上过类似的课吧?”钱仓一嘴角微笑。

    “另外,你认为你的失败仅仅只是运气不好吗?”钱仓一没等蓝星回答,继续询问。

    蓝星没有回答,但是他的表情说明了一切。

    “鲁苑为什么这么帮助艾曼,你认为难道仅仅只是因为艾曼是女性?还是因为在熔岩之心那一天她独自一人拿回了特殊骰子,又或者是因为在小人那一天,她牺牲双眼强行使用特殊道具?”

    “这种人不帮,难道去帮你和常烨烁?你又知道艾曼为什么总是和你过不去?”钱仓一意味深长地说道。

    “难道你以为我的个人魅力?重点根本不在我身上,而在你身上,她知道你的存在,或者说她知道你这种类型的人的存在,也正因为如此,她的直觉一直在排斥你。”

    “为什么?因为你这种人,即使她牺牲自己的命去救你,也不会得到任何回报,你和她从来就没在一个集体里面。也就是说,无论是个人利益还是集体利益,你和她都没有任何交集,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她的牺牲除了让自己更容易受到你的攻击之外,并不能让你对她产生一丁点善意。”钱仓一说到这里被蓝星打断了。

    “是她和我作对在先,你不是也杀了孙露吗?何必装出自己是站在正义一方的样子。”蓝星声音越来越虚弱。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钱仓一眼神逐渐冰冷。

    蓝星似乎想到了什么,可是失血过多让他头脑不太清醒,当然,这不是根本原因。

    根本原因是他一开始就忽略了这一可能。

    “昨天,我问了鲁苑一个问题,她难道不怕我恢复之后会报复她。”钱仓一继续说,“她是这样回答我的:常烨烁你都敢留到现在,难道恢复之后还会怕我吗?以你的性格,只要我今后不做威胁你生命的事情,你肯定不会向我动手。”

    钱仓一已经说到这一地步,蓝星即使反应再迟钝,心中再不相信也终于明白钱仓一为什么会和自己废话这么长的时间了。

    又一阵风吹入房间。

    蓝星张了张嘴,此时他看着钱仓一的眼神极其复杂,只是,最后他依然什么都没说。

    许多时候,人与人之间,宁愿斗得头破血流,也不愿意说一句道歉的话。

    ……

    钱仓一擦了擦身上血迹,走出房间,轻轻将门关上。

    “只剩三个人了,希望都能活着。”他转头看了一眼身后普通的房间,眨了眨眼,“到现在我还是没有虚弱的感觉,难道是艾曼……”

    找到皮影戏并没有花多长的时间,因为蓝星已经死了缘故,所以三人根本无需再担心大声呼喊会暴露自己的位置。

    “死了?”皮影戏开么见山。

    “嗯。”钱仓一没有多解释,“现在什么情况?”

    “鲁苑说不用担心她,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皮影戏静静地站着。

    “我还以为吞灵者会不断治疗周围的人呢。”钱仓一开了句玩笑,“你有没有产生虚弱的感觉,我想你的技能,应该不会像鲁苑一样无害。”

    “暂时还没有,对了,我想问一句,会不会是因为我在进入落日古堡前和你说过那些话,所以你和他之间才会有这么深的矛盾?”皮影戏这句话不像是在询问钱仓一,倒是像在自责。

    “你太多愁善感了,我记得我当时就已经回答过你。”钱仓一叹了口气,“人已死,不说这些了,你的技能效果是什么?”

    皮影戏简单解释了下。

    “影子……能够用影子对抗影子吗?”钱仓一问。

    “应该……可以吧……”皮影戏也不确定。

    “你用一下可以吗?会不会消耗太大?”钱仓一低头想了想。

    “消耗太大。”皮影戏说完,身子抖了一下,“虚弱的感觉,我被盯上了!”

    钱仓一眯着眼,因为他也有这种感觉。

    “我们被盯上了!”钱仓一抿着嘴,“说不定下一次,吞灵者可以同时使用我们两人的技能。”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