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408章 抉择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这么长的时间用来适应够了吗?

    井华水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能够活到现在的资深演员,没有哪一个是完全凭借运气的,即使曾经的生存技能生疏了,但是只要给予一定的时间,总能够找回当初的状态。

    她参与的第一回合与第二回合都得到了钱仓一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还不能迅速调整好自己的状态,恐怕真正的实力已经变得与新人演员一模一样了。

    例如已经死去的几名新人演员,还有……小钻风。

    钱仓一的表情平静,没有生气,不过也没有夸赞,好像此时做这种事情完全是在浪费每一圈当中仅剩不多的时间一样。

    当人数减少之后,红花重新传回手上的速度也加快了,甚至连五秒钟都不要。

    第二圈,红花再次回到井华水的手中。

    此刻,她的心跳节奏几乎与鼓声完全一致,而她,也必须在这强有力的牵引当中做出自己的选择,是马上递出去,防止自己被红花吞噬,还是等待限制时间过去之后再递出去?

    嘀嗒!

    一秒钟过去了,一滴汗从井华水的额头流下,一直沿着鼻翼流到唇边。

    她伸出舌头舔了舔,有点咸。

    猛然间一股危险的感觉从手掌中心传来,这一刻,她没有任何犹豫,举起自己左手的同时用右手将红花递了出去。

    咚!咚咚!咚咚咚!

    鼓声依然在继续,井华水左右看了看,面具人依旧和原来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判断错误了吗?

    井华水在心中说了一句。

    下一次如果她还判断错误,就要失去击鼓传花的游戏资格了。

    已经吞噬了七名面具人的红花再次回到井华水的手中。

    鼓声依然按照原来的节奏敲着。

    没有突然变快,也没有突然变慢,仿佛这边发生的一切都与它无关。

    熟悉的压抑感再次占据井华水的内心,生死完全就在一念之间,对与错的差别将决定她的命运。

    放弃吧……到这里就足够了……

    不知为何,井华水的脑海中响起了这么一句话,这声音她非常熟悉,因为这是她自己的声音,她每天都要听无数遍的声音。

    原本已经适应了的血腥味此时也变得刺鼻起来。

    苍一呢?他是什么想法?

    井华水问了自己一句。

    就在她犹豫的时候,时间正悄然而逝,两秒的限制时间再次过去,井华水将红花递了出去,她再次安然度过了一圈。

    下一圈,她还能这么幸运吗?

    没有人知道。

    五秒钟之后,红花又来到了井华水手中。

    好快!

    井华水接过红花的时候,在心中说了一句。

    这次依然安全度过。

    剩下的十分钟,都是这种状态,每一分钟井华水都要经历七、八次内心的挣扎,每一次,都是在鬼门关附近徘徊。

    此时的井华水已经心力交瘁,不仅仅是她,站在一旁观看的演员也产生了疲惫的感觉。

    毕竟这种情况就像短跑开始的时候,‘预备’叫了无数次,但后面的‘跑’字,却怎么也不喊出来,可是只要有哪一次放松,这个‘跑’字,说不定就出来了。

    对运动员来说,是之前的努力完全白费,对地狱电影的演员来说,是失去自己的生命。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皮影戏终于忍不住开口问情况了。

    “还在僵持。”蓝星答道。

    “如果以圈数作为参考数字,他们能够记住究竟进行到了多少圈吗?”莫然突出了自己的疑问。

    毕竟,刚才演员的推测是面具人早已经商量好,在某一个固定的时间点将红花传到井华水手中,同时鼓声停止,一般来说,有两秒的限制时间作为约束,很难做到这一点,但是钱仓一询问过敲鼓人,即使是面具人,也能够在举起自己左手的情况下将红花递出,而不失去击鼓传花的游戏资格。

    “好像已经快90圈了吧?”蓝星想了想,答道。

    “93圈了。”钱仓一出声纠正。

    就在这时,身处井华水右方的面具人出现了一个失误,他接红花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没有抓紧,接着红花掉在了地上,无论是正在进行击鼓传花的面具人还是演员,都下意识的愣了一下。

    这算什么情况?

    几乎所有演员同时都产生了这一想法。

    不过按照之前的规定,这红花仍然属于面具人拿着,而不是井华水拿着,因此不用担心鼓声突然停下来。

    面具人将红花捡起,然后递给了他右方的面具人,也就是井华水左方的面具人。

    变化再次产生,这名面具人举起了自己的左手,在限制时间之内就将手中的红花递给了井华水,无论鼓声是否要停止,井华水都必须马上接住这朵红花。

    她伸出手,像往常一样接住红花。

    咚!

    在鼓声中,井华水的身子抖了一下。

    刚才演员的分析瞬间浮现在脑海当中,而她,已经没有机会了,如果鼓声现在停了下来,那她只能选择退出这一轮或者死。

    死,虽然失去了生命,但这一轮也结束了,其余的演员可以马上派人进行下一轮。

    退出,能够保存自己的生命,但是这一轮并没有结束,剩下的两名面具人依旧可以继续下去,至于持续多久,没有人知道。

    又一次抉择。

    刚才发生的一切,应该是某种征兆?难道这一圈,鼓声就会停下来?

    井华水问自己,她没有开口询问身后的演员,因为她知道,如果他们有发现,一定会告诉自己,因为这种时候,团体的利益要大于个人。

    虚虚实实,真真假假。

    精神高度集中的井华水已经有些分不清了,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她以后再也不会玩击鼓传花这一游戏了。

    要判断真假,势必要知道面具人的分析能力水平,面具人在考虑问题的时候究竟有没有将我的反应考虑进去,如果考虑了,我要不要考虑面具人将我的反应考虑进去的情况?如果不能确定这一点,可能会变成无穷无尽的猜疑链。

    从之前的情况来判断,应该有考虑到我们的反应,也只有这样,才会在苍一开口询问的同时判断我马上就要接过红花,然后停止击鼓。

    那么我要考虑的情况就是面具人已经将我的反应考虑进去的情况,这么想的话,我左侧的面具人使用次数就是为了对我造成压力,迫使我认为鼓声马上就会停止,这样一来,我就必须在没有次数的情况下,提前将红花递出去,然后失去资格。

    假设鼓声真的停止了,我虽然失去了参赛资格,但是面具人也会损失一人,也就是说……等等,如果这样的话,在一轮当中不就同时有两人出局了吗?最后就只剩下一人,那就是面具人……击鼓传花就结束了!

    原来是这样……只要确保在我拿到红花的时候鼓声停止,我就会面临艰难的选择,递出去,击鼓传花游戏结束,与特殊骰子无缘;不递出去,被红花吞噬。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