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404章 近在咫尺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面具人的意思很清楚。

    如果不接红花,那么鼓声停下来的时候,仍然算下一个人拿着红花,也就是说,被吞噬的人,是没有接红花的人,而不是递出红花的人。

    另外,一直不接红花,两秒钟的限制时间也不会开始计时。

    井华水将红花接了过来,她看着手中足球大小的红花,此时,完全看不出这朵红花拥有刚才出现的血盆大口,好像这只是一朵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红花一样。

    一秒钟过去了。

    鼓声突然停了,不,更准确的说是节奏变得极其缓慢,就好像汽车的车速已经快要降到零了一样,可是却又没有完全降到零,还在缓慢的滑行。

    这时候,只要踩一下刹车,汽车就能够停下来,但是踩一下油门,情况又会完全不同。

    井华水陷入了两难当中。

    要不要用那一次机会?如果用,那么下次怎么办?直接强行退出么?这样一来,这一轮又会变成拖延时间的一轮,如果不用,鼓声停下来怎么办?这样一来,我不就要被手中的红花吞噬了吗?

    她在心中问自己。

    这短暂的一秒钟,此时却显得及其漫长。

    算了,不递,现在还有九个人,运气不会这么差!

    最终,井华水做出了选择。

    “举起左手!递出去!”钱仓一喊了一声。

    他的声音异常坚定,仿佛不允许任何人反驳一样。

    井华水在听到的瞬间,下意识就将手中的红花递了出去,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而在递出红花的同时,她也将自己的左手举了起来。

    坐在她右方的面具人马上接过井华水手中的红花。

    即使只有零点五秒的差别,但井华水还是用了这一轮当中的唯一一次机会。

    如果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她就只能在硬撑两秒的时间和直接退出这一轮进行选择了。

    面具人接过井华水手中的红花,刚将红花移动到胸口,一条长舌从红花的花蕊处伸出,绑住面具人的脖子,然后……刚才的一幕再次上演了,只不过这次是在井华水的身边。

    井华水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因为距离近,她可以清楚地看见面具人的身体如何一点一点被红花吞噬掉的,这种感觉,就好像兔子看着自己的同类被野狼吃掉一样,一种难以言状的恐惧在井华水心中滋生。

    这一刻,她甚至产生了直接离开的冲动。

    鲜血与肉渣再次掉落一地,只不过这次,在井华水的身边,因为距离太近,她的身上甚至都沾上了一点。她转头看着被鲜血染红的衣服,如果她刚才犹豫了一下,那么仅仅只是零点五秒,一切就会不一样了,被吞噬的人就会变成她。

    “没错了,所有的面具人都在针对我们。”钱仓一左手捏了捏自己的右手腕,“刚才我的提问一方面解答了你的问题,但是另一方面,也暴露了你的位置。”

    “虽然不能证明我提问的时候,刚好到你,但是相比于其余的时候,在我提问之后,红花传递到你手上的可能性无疑比其余的时候要大一点,也正是因为这样,敲鼓人在估算了时间之后就停了下来。”

    “所有的面具人,目的都是为了杀掉我们,也正是因为这样,才有了提前递出的规则,每一次红花在我们手上的时候,都将是一场看不见的博弈。”

    他说完之后,转身看着敲鼓的面具人。

    “究竟怎样,才算停下来?”他大声问道,因为此时已经没有了鼓声,所以他的声音能够很清晰的传到面具人耳中。

    “我不想敲的时候。”面具人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听到面具人的回答,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既然能够随意决定是否停下来,那么他们还有胜算吗?仅靠一次提前递出的机会真的可以安然度过一轮吗?

    “你不能看击鼓传花的情况是吗?你只能听。”钱仓一走近了两步。

    “是。”面具人的声音不卑不亢,非常单调。

    “原来是这样……”蓝星看了一眼井华水。

    如果刚才不是苍一喊了一句,如果不是井华水没有犹豫,一切就会完全不同,仅剩的五人说不定就要在这功能区域折损一人。

    蓝星心道。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钱仓一,这名演员,他真的很想拉拢,至少在最后的时刻,他都不想与之为敌。

    虽说一开始的时候,两人的关系称不上好,但也算不上坏,在这期间发生的一些瓜葛,也不是不能调和。

    “要不我们再问点什么?”蓝星也向前走了一步,“被吞噬就一定会死吗?有没有能够活下来的办法?”

    “没有。”面具人静静地站在鼓面旁。

    “中途可以退出吗?我是说,在每一轮之间的休息时间。”蓝星继续问。

    “不可以,活到成为最后一人、失去参赛资格和被吞噬,只有这三种情况。”面具人答道。

    “失去参赛资格与中途退出有什么本质区别吗?”蓝星皱着眉。

    面具人没有回答,不知是否是他不愿意回答这一问题,还是无法回答这一问题。

    “失去参赛资格的前提是递出红花,换句话说,红花依然要过一次手,仍然会遇到危险,可能这就是最大的区别了。”钱仓一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以使用外力干扰吗?”莫然轻声说了一句,“例如强行迫使某一名面具人不传递红花,这样一来,无论停还是不停,被红花吞噬的都是这名面具人。”

    虽然莫然说出了这种想法,但是他自己却认为不太可能。

    毕竟他们面对的不是真正的人,可能遇到的情况实在太多了。

    也许动手的人会触发惩罚机制,例如被红花吞噬等等。

    只是,莫然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回答,面具人依旧站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他是不是有回答限制?”蓝星有些不解。

    “不知道。”钱仓一摇头,“动用武力的方法可以试一试,只是……谁来试?虽说都是谁提出谁去试,但……”

    莫然面色严肃。

    的确,在没有得到正面回答的情况下去尝试,无论怎么想都是一种以身犯险的事情。

    “我去试。”最终,莫然给出了自己的回答。

    这时候,鼓声再次响起,面具人不动声色地敲起了大红鼓,宣告着第三轮的开始。

    此时坐在地上的面具人,还剩下七人。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