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402章 手杖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重新经历这一天本来没有太大的影响,可是这鼓声,却好像攥着人的心脏一样,如果让鼓声一直响,甚至半夜还响,恐怕不但不能让演员休息,可能还会造成内伤。

    至于随意掷出一个点数,毫无疑问是放弃这次功能区域。

    一旦没有掷出3点,等待演员的很有可能是全灭。

    “那我们怎么办?”皮影戏的语气给人一种自责的感觉,毕竟,这一办法是她提出来的。

    钱仓一转头安慰了一句,“不用担心,只是时间长一些而已。”他看着皮影戏,总感觉有一些不对劲,很快,他就想了起来,“正好,趁这段时间将你的手杖做出来,这样你走路也方便一些。”

    “谢了。”皮影戏咧开嘴笑了笑,“你不说我还忘了。”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直持有红花的面具人终于将手中的红花递了出去,而他右边的面具人拿着红花之后,又陷入了长时间的呆滞当中。

    “我们加入之后的节奏会变化,也就是说,传花的速度会迅速增加,这样红花通过我们手中的次数就会增加,假设敲鼓的面具人也会跟着进行变化,恐怕,会出现诈我们使用次数的情况,毕竟,每一轮我们都只能使用一次。”莫然指了指面具人手中的红花。

    又过了半个小时,红花又传了一个人。

    “真是没想到,前几天都是我们在拖延时间,现在反而变成了别人在拖时间,真是讽刺。”蓝星摇了摇头。

    在这段时间当中,鼓声也发生了变化,时而激昂如身处浴血奋战的沙场,时而低缓如丧取悲鸣,可是无论是快还是慢,演员心脏跳动的频率都被红色大鼓的鼓声牵引着,犹如牵线木偶一般。

    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一种不可名状的难受感就出现在演员的身上。

    这种感觉就如跗骨之蛆一般,怎么也摆脱不了。

    “我带艾曼去杂物室,那里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制作手杖的材料。”钱仓一对身旁的人说了一声。

    此时井华水也回到了四名演员身边。

    “我也去好了。”她说了一声。

    皮影戏点了点头,没有多说。

    三人向杂物室走去,留下蓝星与莫然待在这间有可能决定他们今后命运的房间当中。

    ……

    “这根棍子不错,长短应该刚好合适,你先拿着试试。”钱仓一将手中一根经过简单处理之后的木棍递了过去。

    皮影戏将木棍拿在手中,接着向前走了几步。

    “长了点。”她转身,右手平举木棍,还给了钱仓一。

    “制作扶手部分的时候会削去一点,实际上并不长,另外,如果长了还可以削短,短了加长的话,会对手杖的整体结构造成影响,加长制造出来的手杖会很脆弱,根本无法承担它本来的职责。”钱仓一解释了几句,接着继续开始翻找。

    “说起来,你在现实世界里究竟做什么工作?”井华水有些好奇。

    实际上,她一直在注意演员在现实世界中的身份。

    说不定,能够发现一些端倪,任何演员都不会放弃寻找地狱电影的真相,它们的目的是什么,它们又为什么要从现实世界抓人进入电影世界,这些事,无论从任何角度来考虑,都会被无意义这一反问难住。

    据她所知,有些演员可能在同一个世界,但是更多的演员在相互不同的世界。

    令人感兴趣的是,不同的世界里面,基本定理都相同,虽说提出这一理论的科学家可能不是同一人,但是对人类整体进程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无业游民。”钱仓一头也没回,随意说了一句。

    在杂物室,鼓声已经小了许多,可是仍然能够听清,好像落日古堡这么大的占地面积完全是假的一样。

    “在进入地狱电影之前是什么工作?曾经做过什么工作?无论合法的还是不合法的都可以,我想了解这方面的事情,说不定,会有一些收获。”井华水继续问。

    “那你为什么不一开始就问呢?”钱仓一反问一句。

    他的意思是为什么井华水不在所有演员都还活着的时候就问。

    “这里面涉及到关注度的问题,因为你身上表现出来的一些特质让人很感兴趣,所以就问一问,你不想回答也没关系,反正这些问题只不过是用来打发击鼓传花的时间。”井华水开口解释,不过从她的语气可以听出,她现在有些不快。

    “什么特质?”钱仓一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自信与公正。”井华水想了想,答道。

    “公正?”钱仓一转过头来,“我一言不合就杀了孙露,还公正?有时间逗我,还不如多想想怎么拿到特殊骰子,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次你应该会上吧?”

    “嗯,既然我说不能治疗你们,当然要从别的地方尽自己一份力,否则的话,不就变成寄生虫了么?”井华水看了一眼窗外,阳光明媚,“我说的公正,不是大家通常认为的公正,而是行事标准,换句话说,就是你有自己的一套行事准则,不实行双重标准。我想,你这种人在现实生活中恐怕也是这样做事的,所以,我想问问你的工作。”

    “你弄错了吧?我一直都是双重标准,事关自己生死的事情,就会特别看重,至于其余人的生死,抱歉,我还没这么富有同情心。”钱仓一将制作好的手杖放在皮影戏手里,“再试试,弯曲面可能不太光滑,磨起来很麻烦,你先用用,如果可以的话,后面有时间再加工一下。”

    这期间,皮影戏一直都没有说话。

    她接过钱仓一相当于粗制滥造的手杖,试了试后,她点了点头,“还不错,这地方再削一点就可以了。”

    “这就是你的行事准则,一切从实际出发,完全的现实主义者。在需要勇敢的时候勇敢,在需要懦弱的时候懦弱,全凭自己的想法行事。”井华水还没有放弃。

    “不就是自私自利吗,何必拐弯骂我。”钱仓一接过皮影戏递过来的手杖,接着从侧面看了看皮影戏指的地方,然后用匕首开始进行精加工。

    “我认为鲁苑姐不是在骂你,她的意思是你在做出选择的时候问心无愧,不会像许多人一样在心里安慰自己,‘这不是我的错,错的是世界’。”皮影戏低头想了想。

    “给,弄好了。”钱仓一将手杖递了过去,“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上的普通的小学、初中、高中、大学,然后成为了普通的无业游民,仅此而已。另外,我也和其余的人一样,觉得生活非常无聊,完全提不起一点精神,但是又没有自杀的勇气,每天都是在混日子。”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