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92章 纸飞机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他是谁?是常朔……还是我?

    钱仓一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的手脚上已经没有了铁链,而面具也好像看不见他,直接飞离了之前的位置,继续做自己的工作去了。

    “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办?”钱仓一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号角声开始消失,但是天地之间却开始震荡。

    咔嚓!

    这一声脆响后,暗红色的天空被撕裂开来,分为了两半。

    被撕开的部分,是看不见任何光亮的黑暗,这条裂缝周围,甚至连光线都开始弯曲,或者说是,光线在拼命逃离这条裂缝。

    一架纸飞机从裂缝中飞出,这架纸飞机的大小与a4纸折出来的大小一样。

    根据凸透镜成像原理,钱仓一应该根本看不见这架小小的纸飞机,可是此时他却能清楚的看见,仿佛这架纸飞机根本不理会这一物理原理一样,更奇怪的是,无论远近,纸飞机都是一样的大小,没有任何改变。

    洁白的纸飞机与周围环境的色调格格不入,可是钱仓一却产生了一种感觉,整个天地之间,仿佛所有的东西都只是这架纸飞机的衬托。

    在无数铁链之间,这架纸飞机犹如一只跃动的精灵,在无数空隙中轻柔的滑翔,好像在纸飞机的驾驶室里面坐着一个王牌飞行员一样。

    这时候,钱仓一心中产生了逃跑的想法,非常强烈,强烈到现在让他做任何事情都可以,即使是再难以接受的事情,只要能让他逃离,他恐怕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即使是让他去当‘纤夫’,去拉动‘历史’前进,他也不会拒绝。

    刚才从天空落下的铁链给钱仓一产生的危险与这架纸飞机一比,就好像一颗被轻轻抛出的小石子与正在崩塌的珠穆朗玛峰对比一样,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纸飞机依然在缓慢的飞翔,只不过与钱仓一的距离正在迅速拉近。

    除了钱仓一之外,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正在天空飞翔的纸飞机,甚至连自称‘送行者’的面具都没有。

    忽然间,纸飞机开始调整姿势,开始俯冲,目标正是站立不动的钱仓一。

    完蛋了。

    深深的绝望感从钱仓一心底产生,越来越强烈,这股绝望感简直要将他淹没了一样。

    可是在这股绝望当中,却有一丝亮光怎么也不愿意熄灭。

    钱仓一后退了一步,感觉自己的身体碰到了什么东西。他回头一看,发现是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的自行车,没有任何犹豫,他跨坐了上去,调整方向后全力骑动。

    此时他是背对着纸飞机的,可是仍然能够‘看见’纸飞机正迅速接近自己,而原本连接暗红色天空与‘纤夫’的铁链此时也好像活过来了一般,自动为纸飞机让路。

    玻璃碎裂的声音开始出现,只是这次不是周围的环境,而是钱仓一自己与自行车。

    终焉之地,一人一车就这样化为点点星光消失不见,好像从来没有来过。

    纸飞机失去目标落在地上,被身后的‘纤夫’一脚踩烂。

    天空的裂缝开始缝合,光又开始自由地奔跑。

    号角声又响了起来,在终焉之地的天地之间回响,按照‘送行者’的说法,现在又有一个文明已经死去。

    ……

    “终于……回来了。”钱仓一松了一口气。

    他看见自己眼前的景象正是自己楼下的景象,只是现在是半夜,并没有多少行人,只有昏暗的路灯观摩他的身影。

    将自行车停好后,钱仓一回到了自己的……家。

    门关好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自己屋内的所有灯,不管是大灯还是小灯。此时,他才感觉刚才的恐惧感消散了一些,刚才在终焉之地的景象深深刻在他的脑海中,他怀疑自己永远都不会忘记。

    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仰头一饮而尽。

    “唉!”他坐在椅子上,“如果是无悔药,那么在普沙庄的三天与在终焉之地的经历,应当都是常朔的经历,至于中间的一段,应当是‘我’的所见,可能是为了让我能够更直观的将两者间的关系联系起来而给我看的内容,实际上常朔根本看不见,不然,无悔药也没有意义了。”

    “话说回来,不知道小钻风能不能看见终焉之地的景象,如果他看见的话,又会有怎样的反应呢?”钱仓一笑了一声,感觉自己有些瞎操心了。

    “无论有什么反应,活下来应该都没有问题,毕竟从身体修复的时候算起,其实这部电影就已经杀青了。”他摇摇头,站了起来,向浴室走去。

    洗完澡之后,钱仓一依然没有睡意。

    无聊之下,他打开电脑,登录了购物网站,然后疯狂点击放入购物车,一直点了大概一个小时,他才停止这种毫无意义的行为,因为他点进自己的购物车之后,点了下全选选项,接着点击了删除。

    做完这一切后,他打了个呵欠,躺在了床上。

    只是,整个房子里面的灯都没有关上,钱仓一盖上被子后,想了想,放弃了起床关灯的想法。

    一直睡到第二天十点,钱仓一才睁开自己的眼睛。

    伸了个懒腰后,他飞速的解决了洗簌与早餐问题,然后打开了地狱电影软件。

    血红色的漩涡消失之后,手机里面开始播放一个视频。

    视频中的场景是普沙庄左家的大院,而镜头则停在了一名中年男子身上,钱仓一发现这人正是自己当初教训过的左宾。

    此时左宾开始向地下室的方向走去,他打开铁门,和看守的人打过招呼之后,左宾来到地下室,他一边看两旁的木门一边摇头,紧接着,他好像发现了什么,在一扇木门前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手机屏幕中,左宾呵呵一笑,将门闩打开,推门走了进去。

    门内,一名女子背对着木门坐着,身材消瘦,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钱仓一看见这个场景,想到了自己第一次见到邓霞的时候,按照邓霞的反应,视频中的这名女子下一步的动作应该是脱掉自己的衣服。

    刚产生这种想法,视频中的左宾就碰到了女子的肩膀,女子身子颤抖了一下,开始脱掉自己破烂的外衣。

    这时,镜头开始移动,向木门外走去。

    回到过道上后,镜头再次转向木门,门内,左宾压在女子身上,紧接着,木门啪的一声关上了。

    至此,视频结束。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