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89章 迷惑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前方的路开始变得模糊,白雾渐起,将两人围了起来。

    这雾仿佛带有神秘的力量,不断修复着两人的伤口,治疗效果甚至比急救喷雾的效果还要好。

    原本钱仓一感觉自己是在强行硬撑,可是骑着骑着,身体突然多出来一股力量。

    身受重伤的小钻风也重新恢复了生气。

    进入普沙庄前经过的更衣室出现在了两人眼前。

    “你现在能自己走了吧?”钱仓一将自行车停在了门边。

    “嗯,身体好像全部恢复了,真不可思议!”小钻风点点头。

    似乎刚才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痛苦都只是幻觉一样。

    两人进屋,各自换回了自己的衣服。

    仿制手枪放在地上之后,被一股力量固定住了,钱仓一用尽全力也只能挪动一点。

    算了,看来是不想让我得到这东西,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自动兑换为片酬。以《焚海的宝藏》作为参考,应该不会,毕竟只具有实用性,而没有特殊性。

    他心想。

    走出更衣室后,小钻风也已经换好了衣物。

    “走吧。”钱仓一看了一眼回去的门,轻声说了一句。

    “等等,苍一,难道你不想对我说些什么吗?骂我也可以。”小钻风没有动。

    “我为什么要骂你?”钱仓一反问一句,没有停住自己的脚步。

    “因为我一直在拖累你,这是事实不是吗?我虽然后知后觉,但是到了现在,我也完全明白我自己对于你来说算什么,根本是毫无用处的东西,甚至……还会给你带来麻烦。”小钻风低着头。

    一直在眼眶打转的眼泪终于滴落到地上,溅出一个水圈。

    “那又如何,我们又不会再见面了。”钱仓一笑了一声。

    “嗯?”小钻风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明白了钱仓一的意思,“我不会死的!”

    “我至少救了你五次。”钱仓一伸出自己的右手,“而且只计算了直接将你救下来的次数,第一次是彭维派出的手下,当时你被塞进了麻袋里面;第二次是婴鬼潮出现的夜晚,在它们出现之前,我早已经将能够让你自救的物品给你了;第三次是你跑入丰夏河未果,我将你从婴鬼的手中救了回来;第四次是童姓三兄弟,我把他们都杀了;第五次是你被左莹死后化成的‘新生命’附身。”

    “童博是我杀的。”小钻风低声嘟囔了一句,语气中有些不服气。

    “是,他是你杀的,然后你就被‘新生命’附身,差点一枪崩了我的脑袋,你很自豪吗?你又知道我在婴鬼潮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当你在呼呼大睡的时候,我命悬一线,拼死跑回了派出所,碰巧发现了婴鬼的弱点才活下来。”钱仓一的声音很冷静。

    “如果不是因为你没有故意伤害我的念头,我早就杀了你了。如果你要感谢的话,不用感谢我,去感谢曾经救过我的人好了,我只是尽量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虽然不赞成他的理念,但我记得他对我说过的话。”说完后,钱仓一将门打开。

    门旁,摆放着两辆能用地狱电影app扫码的自行车。

    拿出手机扫完码之后,钱仓一就骑上了自行车。

    “我不会死的……”小钻风大声喊了一句。

    然而钱仓一并没有理会。

    “你救我的,我都会还给你……”在钱仓一完全离开之后,小钻风小声说了一句。

    他蹲在门边,双手抱着自己的腿。

    “我真的能做到吗?”小钻风问了自己一句。

    ……

    白雾中,钱仓一继续前行。

    他刚才的一番话是想点醒小钻风,至于有没有用,只能说希望太渺茫了。如果一番话就能够让人彻底改变,那世界上最强大的学科恐怕是语言学了。

    就本性而言,小钻风并不算坏,拥有值得救的价值,但是能力太过弱小,更重要的是心态,完全没有转变过来,还认为自己生活在一个安逸的环境。这样的话,值得救的价值就会迅速降低,因为即使拼命去救,也不过是多了个没用的帮手。

    虽然对于一名新人而言,钱仓一的条件太苛刻了,可是正如上面所说,地狱电影从来都不是一个安逸的环境,每一名演员都是刀尖上的舞者。每次出演电影,无论大小,都是在与死神喝酒。

    铜锣的响声传入钱仓一耳中。

    白雾逐渐消退,可是眼前的场景却并不是他房子前的街景,而是……普沙庄的风景。

    他又回到了普沙庄。

    “怎么可能?”钱仓一停了下来。

    这时候,他发现周围的场景开始推移,虽然他没有动,但此时给他的感觉却是自己在移动,更准确的说是平移。

    很快,他来到了卢攒家的门口。

    这里摆放着许多圆桌,粗略数了一下,大约有六十桌左右。这些圆桌都坐满了人,全部都是普沙庄的村民,这些村民此时正喜气洋洋聊着天,当然,仅限于男性,大部分女性只是默默坐着,偶尔应一声。

    没等钱仓一仔细看,场景再次移动,这次,他来到了内屋最中心的桌子前。

    他看见卢攒坐在主人的位置上,面色红润,看起来精气神十足。

    偶尔有一些小孩来给他贺寿。

    这张圆桌的其余位置也坐满了人,更主要的是,这些人钱仓一基本都认识。

    严宣、彭维、左山还有童姓三兄弟以及四家家主各自的接班人,除了这些人之外,还有一个令钱仓一有些惊讶的人,这人是王盘。

    鞭炮声响起。

    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钱仓一耳中。

    一切归于寂静后,负责办酒席的卢家就开始上菜了。

    主桌上,严宣站了起来,“卢老,我先敬一杯,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说完后,严宣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

    桌上其余的人也纷纷献上自己的祝贺词。

    “爷爷,爷爷,祝您六十五岁生日快乐!”一个小孩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这名小孩钱仓一认识,正是他拜访卢家的时候看见的小孩。

    记得王盘称呼他为二牛,为此,小钻风还差点笑出声。他刚才说的是六十五岁生日,我记得童襄他们说过这次来是为了恭贺卢攒六十五的寿辰。虽然庆祝六十五很奇怪,但是……以卢家在普沙庄的实力,即使每年都摆这排场也没关系。

    钱仓一心想。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