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82章 入梦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我能不能睡会?”小钻风蜷缩在床上,活下来的兴奋劲过去之后,他也开始正视自己的实力。

    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好运,下次没人帮的话,我还能活下来吗?也许就和门外躺在地上的尸体一样了吧。到现在为止,我已经被苍一救了好几次了,记得他一开始就说过,没有什么新人奖励之类的东西,所以他救我纯粹只是……演员之间的相互帮助。

    小钻风瞥了一眼钱仓一,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的谢意。

    要说声感谢吗?他应该也不会在乎,如果昨天下午表现再好一些说不定就可以避免现在的尴尬了,师父救徒弟可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钱仓一走到门前将门反锁,“睡吧,我也有些累了,两个小时。”

    “嗯。”小钻风双眼一闭就进入了梦乡。

    坐在床上后,钱仓一没有像小钻风一样入睡,而是背靠着墙壁,让自己的身体放松。

    就睡眠质量而言,这种方式完全没法与正常的睡觉方式相比,但是却能够让身体处于一种警惕的状态,不至于睡得太死。

    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是因为钱仓一认为现在不是‘安全时间’,与前一天相比,此时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说不定会出现意料之外的情况,例如……被婴鬼控制或者同化的女子集合起来放火。

    虽然被控制与同化都只是钱仓一的猜测,除了左莹之外没有更多的例子参考,但是却不得不堤防。

    敌暗我明的情况下,这是最好的应对办法。

    ……

    恍惚间,钱仓一感觉自己来到了丰夏河边。

    清澈的河水静静流淌,如丝绸般滑过。微风轻轻一吹,丰夏河的水面荡漾着轻柔的涟漪,就像有人在悄悄地抖动着碧绿的绸子。

    “这是……梦?”钱仓一抬起头四处看了看。

    白茫茫的雾将他包围,甚至连天空的太阳也无法见到。

    就在这时,丰夏河中的水突然开始减少,这条哺育了普沙庄上百年的河流似乎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随着水位的下降,河底的流沙也能够看得一清二楚。

    “万物有生有死,河流也不例外。”一个声音在钱仓一脑海中响起。

    “是你?”钱仓一没有看见任何人,也没有看见河水有任何变化。

    “是我,不用找了,我一直就在你眼前。”这声音开始变得苍凉,“我想了许多,似乎明白了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我的意思是,真正为他们好的事情。”

    “是吗?”钱仓一双手插在口袋中,心中有了一些想法。

    “嗯……让他们开心的事情不一定是为了他们好,也有可能让他们堕落,沉迷在虚假的快乐当中。有些时候,也要让他们感受适当的痛苦,让他们学会成长,学会宽容,现在,干枯的丰夏河也许能给他们一点警示,当然……已经不重要了。”这声音中仿佛充满了无尽的悲伤。

    “虽然晚了点,不过我很欣慰,你能……理解人类。”钱仓一坐在了河边,“天若有情天亦老,我会想办法将死在婴鬼手中的村民弄到丰夏河中,只是,不一定能够办到,毕竟,也许还有丰夏河与婴鬼孕育出来的新生命还在对我虎视眈眈。”

    “我拜托你的事情不是这个。”代表着丰夏河的声音发出了一声叹息,“我想让你帮忙将新生命消灭,那个不应该留存在人世上的生命。”

    “原来是这样。”钱仓一笑了笑,“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去做的。”

    当然不会了,谁会去找死,除非电影剧情硬性安排!

    同时,钱仓一在心中说了一句。

    “如果她跑到镇上或者大城市,也许……会发生无法估计的灾难,说不定,她会杀死所有人,我也不知道她会去做什么,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她正在不停成长,随着她杀害的人越来越多,她体内的怨恨也就越来越多,而她的能力,也将更加强大。”说到此处,丰夏河的声音有些颤抖。

    经丰夏河这么一说,钱仓一眼前也浮现出了一幅景象。

    大雨瓢泼的城市夜晚,赶着回家的学生与上班族跑着跑着身体突然开始缺水,然后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整个城市的恐慌!

    “我该怎么对付她?你有什么建议么?”钱仓一问了一个自己非常关心的问题。

    “虽然她不像我一样不能离开丰夏河,但是她也必须依附水来生存,只是这水也有可能是人体内的水,还有,她也害怕阳光和火焰,不过和那些充满怨恨的婴儿相比,阳光和火焰对她造成伤害更加困难。”丰夏河的语气非常模糊。

    “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特别的物品?”钱仓一想了想问道。

    “什么特别的物品?”丰夏河的声音中充满疑惑。

    “例如很久以前有一个游方道士路过普沙庄,不小心掉了什么东西在丰夏河里面,于是……”钱仓一刚说到这里就被打断了。

    “没有,普沙庄的小孩经常在河里玩,就算有什么东西也都被捞干净了。”丰夏河的声音非常肯定。

    “那……你这么多年,聚天地之灵气,集日月之精华,有没有什么宝物……”钱仓一右手扶额,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问出这种话。

    “没有。”丰夏河回答得异常干脆。

    “好吧,我还有一个问题,前天夜里,我将左山的尸体丢入河中,然后在凸石处将他推往下游,为什么第二天早上他又回到了凸石处?是你做的吗?”钱仓一站了起来。

    “是,我想让普沙庄的人警惕,可是没想到他们根本不在乎,反而……内斗了起来。”丰夏河的语气中充满着失望。

    钱仓一看着面前已经干枯的河流,心中产生了一个强烈的想法。

    这一想法非常强烈,以至于他要在心中大声喊出来。

    全特么是坑比啊!

    他长吁一口气,胸闷的感觉好了许多。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做到,也许我命没了也无法阻止她,到时候……该怎么办?”钱仓一预感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这种事情,你不是比我更懂吗?如果事情真的到了这一步,那就只能……接受现实。”丰夏河说完后,白雾将钱仓一笼罩。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