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58章 崩溃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再说说我为什么不让你们惹麻烦的原因吧,虽然你现在惹的麻烦已经很多了,但是我认为还是有必要和你说说,也许会对你有帮助。”王盘看着常朔的眼睛,心中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眼前这人,或许真的能够消灭笼罩普沙庄的幽灵。

    “在你来之前的前一位警察,他叫凌鸣,是一个很热心的小伙子,只要有人求他帮忙,他基本都会答应,因此他也得到了普沙庄村民的喜爱。”王盘刚说到这里,就被钱仓一打断了。

    “我认为得到他们的喜爱并不是什么很好的事情。”钱仓一耸耸肩。

    “也许吧。”王盘没有反驳,“得到了村民的信任之后,就有一些被卖到普沙庄的女人找到了凌鸣,想让凌鸣救救自己。凌鸣一开始还不相信,可是随着他仔细调查,也确认了这一点,这些女人的确是被卖到普沙庄的,因此,他打算见这些女人救出来。”

    “可是他只有一个人,不可能直接带人走,周围很大一块地方都有普沙庄的人,即使想跑也很难跑出去,如果向上级报案,也因为缺乏证据而不被重视。凌鸣想了很久,他和我说了心中的想法,他认为自己如果视而不见,无论去哪里,都不可能原谅自己。”

    “我劝了他,我让他不要轻举妄动,可是他不听,孤身一人前去搜集证据,有一天晚上他对我说有一个大发现,他找到了彭家的一个交易地点,今天晚上有一桩交易,他要去看看有什么搜索,我让他不要去,可是他还是去了。”

    “第二天早上,我发现凌鸣躺在了普沙庄派出所的门口,浑身是血,昏迷不醒。我将他送到镇上的医院,可是已经来不及抢救了。葬礼上,他的父母哭得很伤心,不停的问为什么,为什么悲剧会发生在他们的儿子身上。后来上面派人来调查,可是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现,我想,可能是被打点了。”王盘将自己的猜测也说了出来。

    “从头到尾你什么都没做?”钱仓一看着王盘,这位已经到了知天命年纪的警察似乎一直是一个旁观者。

    “在凌鸣之前还有几名警察,也发生了类似的事……”王盘继续讲述,没有回答钱仓一的问题。

    “你做了什么?”钱仓一打断了王盘的话。

    “上上个好一点,只被挑断了手筋脚筋,没有死,我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王盘好像聋了一样。

    “这是你想看到的吗?”钱仓一质问的声音更大了。

    “再上一个,连尸体都没有发现,可能现在还被埋在深山哪个不知名的地方吧?”王盘看着自己的床。

    “没有下一个了。”钱仓一说。

    “你根本不懂。”王盘摇头,眼中充满着绝望。

    “常朔,你以为你很厉害,但你毕竟只是一个普通人,无权无势。如果你打算带走这些女人,会有许多村民围着你,他们会用他们自己所理解的方式和你争论,如果你和他们争论,他们就会拉扯你,和你厮打。”

    “当然,你肯定不怕,你很会打架,然后呢?你将他们所有人都打倒在地?然后你知道他们会怎么做吗?他们会求你,他们会跪在你面前恳求你,甚至他们会带着自己的孩子一起下跪。”

    “孩子会用软软的声音喊,妈妈,不要走,一边喊一边哭。好,就算你狠心,你什么都不在乎,一定要将这些被拐卖的人送回她们原来的地方,你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吗?一些比较激进的村民会和你拼命,他们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嗯,他们不一定能够拼赢你,但是你绝对想不到他们接下来会做什么,他们会选择撞死在你的面前,没错,他们会用自己的血肉留住你的脚步。”

    “你的意志很坚定,即使这样也影响不了你,然后呢?你将这些女人送回她们自己的家庭,她们的家庭就会高兴吗?多了一个累赘,不但要出钱养,而且要分精力照顾她们,甚至还要忍受邻居的流言蜚语。”

    “就算这些都能够接受,这些人的伤痛就能够愈合了吗?她们以后还要嫁人,对方会接受她们经历过的事情吗?你根本就不懂救一个人究竟有多难?你什么都没有考虑过,你救人只是为了表现自己,只是为了满足自己可悲的正义感!”

    王盘声嘶力竭,他将心中的话全部喊了出来。

    “我也想成为英雄,可是我拿什么去救?我家里本身就穷,我父母含辛茹苦将我养大,我去救人,然后被打死,那他们怎么办?等他们老了,不能走路了,谁去养他们?他们被别人欺负了,谁去帮他们?”

    “你告诉我?我能怎么做?我该怎么做?”王盘轻哼了一声,“你猜得很对,我的妻子也是被拐卖过来的,卢攒为我介绍的,我在这里工作了将近三十年,现在还在这里,有几个女人会愿意嫁给偏远山村的一个小警察?”

    “我的妻子是高中学历,在这个女孩学历普遍不高的地方,已经很不错了。我对她很好,她也慢慢接受了自己的身份,第一胎是个女儿,我父母一直想要一个孙子,于是我把她扔了,扔在了丰夏河里面。”

    “我以为我做得天衣无缝,可是我的妻子发现了什么,我们两人的关系开始疏远,后来,她生了个男孩,我们两人的关系逐渐拉近。几年后我就彻底放心了,我知道她不会跑,她的心思都在儿子身上。我让她带着儿子在镇上读书,你知道的,这个世道只有读书才有出路。”

    “难道这样不好么?”王盘此时的表情非常狰狞。

    下一秒,他感觉眼前一黑,倒飞了出去,摔在地上。

    王盘晃了晃头,感觉自己左脸火辣辣的疼。

    “这一拳,是替你女儿打的。”钱仓一居高临下地看着王盘,“你真的了解你的妻子吗?她的真名是什么?家里住着几个人?有没有兄弟姐妹?小学在哪里读的?初中在哪里上的?高中又是在哪个班?她喜欢什么?她有什么梦想?她生日是几月几号?”

    “如果你认为你的理由很充足,那么你大可以换位思考,你可以将你自己放在你妻子的位置上,想想被这样对待是什么感受。”

    “当然,你这种已经腐烂到骨子里的人,恐怕连换位思考都做不到吧?说起来,你这种人也许比卢攒他们更坏,因为你明知道自己做的是错事,却还给自己编造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

    钱仓一将转轮手枪拿了出来,“恐怕,这就是你心中仅存的良心了。”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