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56章 王盘的选择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来到王盘的房间前,钱仓一敲了敲门。

    “进来吧。”王盘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钱仓一打开门进去,他看见王盘正将一张照片收好。

    “王伯,找我有什么事?”钱仓一开门见山,没有绕任何弯子。

    “你先将门关上吧。”王盘叹了口气。

    将门关好之后,钱仓一走到了王盘面前,“王伯你这个样子,应该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

    “常朔,我问你,在你眼中,我是怎样一个人?”王盘的声音有些颤抖。

    听到这个问题,钱仓一没有马上回答,而是双手抱胸思考了两秒钟,接着,他说道:“王伯,你是要听真话还是要听客气话?”

    既然王盘问出了这句非常具有代表性的话,那我也奉陪一下好了。

    钱仓一心想。

    “真话。”王盘的声音铿锵有力。

    “真话就是,王盘你懦弱无能,与黑恶势力狼狈为奸,为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还参与其中。”钱仓一的声音比王盘更加铿锵有力。

    听到钱仓一的这番话,王盘仿佛丢失了自己的希望,眼神中只剩下空虚。

    “我说的对吗?”钱仓一追问了一句。

    王盘长叹三声,“对,对,对!”

    三个‘对’字,每说出一个,王盘的身体都虚弱几分,多年来一直欺骗自己的谎言终于被无情拆穿。

    他就是钱仓一说的那种人。

    无论他表现得再怎么和蔼,无论他与普沙庄的村民关系再好,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这么多年,王盘为自己找了许多借口,找了许多理由。

    可是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他闭上眼,曾经见过血腥场面总会不自觉浮现在眼前,最让他无法忘怀的是当他的同事让他帮忙的时候,他却选择了逃跑和妥协,对疼痛和死亡的畏惧让他失去了理智……也失去了原则。

    “你说的都对,第一次和你见面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你的心中是无法容忍黑暗的人,就算是豁出自己的性命不要,你也不会接受自己让这些违法的事继续存在,这是你的性格,也是你被贬值的原因。”王盘站了起来,走向了自己的储物柜。

    “有些事,总得有人来做吧?”钱仓一看着王盘的背影问。

    “你就是这个人吗?”王盘反问一句。

    “我只是个普通人,不是英雄。”在说这些话的时候,钱仓一的气势弱了许多,不再咄咄逼人,“我一个人,能做到的事情也非常有限,我需要帮助。”说到后面,他的语气几乎是在祈求。

    “我不知道能不能成功,但我知道,如果我不管这些事,无论是哪一天,我都不可能安稳地躺在床上休息,这是我的原则。我会将他们都送到被告席上,如果法律惩治不了他们,我就自己动手。”

    这是他扮演的常朔发出的宣言。

    也是钱仓一自己发出的宣言。

    王盘在储物柜里面翻找了一阵,接着拿出了一个油纸包,“也许,你会需要这个。”王盘将东西递到了钱仓一的手上。

    接过油纸包之后,钱仓一发现有点重,他马上意识到了里面是什么东西。

    打开之后,油纸包里面的物品就露出了它的真容。

    这是一把9mm警用转轮手枪,容弹量为6发,76.2mm的枪管既保证了足够了杀伤力也方便警务人员携带。

    从枪支的保养状况来看,显然王盘非常爱惜这把转轮手枪。

    “我记得你的配枪被回收了。”王盘开口了。

    “嗯。”钱仓一将转轮手枪拿在手中。

    “这是我的配枪,曾经我有许多次都可以用它做一些事情,只是……最后都没有使用,这里是6发子弹,希望对你有帮助。”王盘将子弹也交到了钱仓一的手中,“我老了,希望你可以带着它,让它完成自己的使命。”

    “还有呢?”钱仓一将转轮手枪收好。

    “什么?”王盘露出惊讶的神色。

    “不仅仅是贩卖人口吧?普沙庄中还有秘密,和婴儿有关的秘密。”这时候,钱仓一的气势又回到了咄咄逼人的状态。

    王盘没有回答,他双眼盯着钱仓一,脸上的表情很犹豫。

    似乎在判断什么,又像是在衡量权重。

    “这也是普沙庄与周围的村庄最与众不同的地方。”王盘双手放在自己额头上,然后向后捋头发。

    “其余的村子,就算有买卖妇女的情况,也不太严重,即使许多人的想法与普沙庄里面的人一样,但是有些事情,许多人还是做不出来的。”王盘开始慢慢讲述。

    此时正是阳光最为猛烈的时候,可是房间里面,却仿佛有一股阴冷的气息在游荡。

    好像是无数婴儿的宿怨,又好像是来自母亲的叹息。

    “丰夏河,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拥有了这样的能力,不可思议的能力。”王盘深吸了一口气,“也许是五十年前吧,我听村里的老人说的,从那时候开始,事情就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曾经也有人向丰夏河中丢弃过婴儿,但是通常是没过两天,就会被下游的警察找过来调查,怀胎十月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究竟是谁家的孩子,一查便知。”

    “后来,一切都变了,某一天,一个刚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女婴被自己的父亲给扔在了丰夏河里面,原本这名女婴的宿命是被埋在深山里面,可是在丢弃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事情,山里有一群人正在开路,而且看样子还要持续几天。”

    “没办法,如果让自己的妻子恢复过来,或者等这孩子再大几天,那就更不可能丢了。于是这名父亲只好趁夜色将女婴丢弃在了丰夏河当中,当时,他已经做好了被警察找上门的准备,可是没人来找。”

    “买通接生婆后,他让接生婆告诉自己的妻子,孩子生下来就死了。后来,这名父亲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消失在了世界上。第二次,这家人生了个儿子,一切开始进入正轨。”

    “有一天,这名父亲喝醉了,在一次聚会上说了出来,那是男人们的聚会,听到的当然也是男人,其实,即使是女人听到也没什么关系,她们并不能改变什么。”

    王盘双眼无神,“再后来,一切就传开了。”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