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47章 趁乱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我就是这个意思!”刘兴脸上一副就你懂我的表情。

    “怎么可能啊?”严文感觉不可思议。

    “刘兴,带我们去看看吧。”钱仓一没有再询问具体情况,而是直接要求。

    ……

    最终,刘兴同意了钱仓一的要求,这里面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一点,还是钱仓一说出了刘兴想表达的意思。这句话拉近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让刘兴去这位新警官没有那么排斥了。

    三人来到发现左山尸体的地点。

    钱仓一一眼就认出了这地方,正是小钻风落河抓住的石头处,也正是昨天晚上钱仓一知道左山会被卡住,又特地补了一刀的地方。

    丰夏河静静流淌,看起来既安静又祥和。

    我清楚地记得昨晚在这里,我将左山的尸体推向了下游,无论如何,左山的尸体都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钱仓一心想。

    “就是这里?”钱仓一问了一句,面色平静。

    “嗯,是这,我不会记错的,这地方经常卡东西。”刘兴肯定地点了下头。

    钱仓一没有回答,他后退一步,开始审视整条河流。

    “常朔警官发现了什么?”严文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钱仓一身上。

    “没有。”钱仓一摇头,“我们去看看左山的尸体。”

    ……

    左山的尸体就放在他自己的家中。

    他的父母去世得早,所以,如果不算上那些不亲的同族,左山的家可以说是只有他一个人,那么,他有没有亲信?有,只是,现在这些亲信正忙着抢夺左山的地盘,根本无暇顾及这种事情。

    不就是死个人吗?

    当然,看守尸体的人还是有,是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名字叫做左镇。

    “严文哥,你来了。”左镇见到严文之后,非常高兴。

    “左镇啊,原来是你在这里。”严文打了声招呼后就向左镇介绍了钱仓一。

    来到左山的卧室,钱仓一看见了躺在床上的左山,身上盖着一块白布。将白布掀开,钱仓一看见了左山泛白的脸,脖子处的筷子已经被取了出来。

    泡了水,不好判断死亡时间,不过可以依据昨天我遇到的情况进行推测,左山的死应该在彭蠡七人之前。关键点在于筷子,那根被削尖的筷子显然是被用来谋杀左山的凶器,如果说昨晚的婴……鬼在左山被刺之前就攻击了左山,就根本没有筷子什么事,换句话说,被刺发生在婴鬼出现之前。

    钱仓一在心中说。

    接着,他发现了床单上的血迹,不是很多,但是非常显眼。

    “左山应该就是在这里被刺的。”钱仓一说出了自己的判断,“他晚上是一个人睡还是和左莹一起睡?”

    “和左莹一起睡。”严文答道。

    作为严宣的心腹,严文当然知晓这些最基本的情况。

    “左莹人呢?”钱仓一将白布盖好。

    “呃……”左镇犹豫要不要说。

    严文也一反常态,没有催促。

    “人呢?不是疯了吗?在哪里?”钱仓一当然不可能就此放弃。

    “我……我不知道……”左镇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不知道?谁知道?”钱仓一皱着眉头。

    “我……”左镇一时间竟然没有想到一个很好的借口。

    “别说了,那间房间是用来干嘛的?”钱仓一走到了门口,指着昨天有人走出来的房间。

    “常朔警官,别激动。”严文表情很严肃,似乎在犹豫什么。

    “打开看看。”钱仓一对左镇说。

    左镇后退了两步,没有说话。

    “你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打开看看。”钱仓一的声音很平静。

    “我没有钥匙。”左镇摇了摇头。

    “谁有?”钱仓一向那扇门走去。

    那是一扇很普通的铁门,门上的绿漆已经掉了一半,似乎已经使用了很久。钱仓一拉了拉门,发现被锁住了,外面能打开,但是需要钥匙。

    “钥匙在……”左镇话刚说到一半,这扇铁门突然被打开了。

    一个与左镇年纪差不多的少年的脸探了出来,他看见钱仓一后,马上将门关上,可是反应却慢了一拍,钱仓一的一只脚已经卡住了门。紧接着,钱仓一右手用力一拉,直接将铁门拉开,门内是一片昏暗的灯光。

    “出来。”钱仓一冷着脸,对门口的少年说道。

    这时候,左镇突然跳起来抱住了钱仓一,“快跑!”他这一声是对门口的少年喊的,只是他刚喊完,就被钱仓一甩在了地上,然后变成了咿咿呀呀的哀嚎声。

    严文看着这一切,既没有参与也没有阻止。

    此时他心里想的是:难道左家的人都被左山的愚蠢感染了吗?早就让他们找一个隐秘的地方,偏偏不听,现在又将左莹关在里面,也难怪严老每次看左山的眼神都像看个傻子一样。

    这名站在门口的少年叫做左鸿宇,与左镇是好朋友,当然了,也有亲戚关系。

    左鸿宇见到左镇被摔倒在地,热血冲脑,直接向钱仓一踹了过来。

    “什么鬼?”钱仓一实在不理解这两名少年的思维,因为太愚蠢了。

    在左鸿宇的脚碰到钱仓一之前,他就以更快的速度飞了出去,摔倒在地上。他的呻吟声比左镇更加夸张。

    “一起进去看看吧。”钱仓一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就不去了。”严文呵呵一笑。

    “为什么?难道你知道里面有什么?”钱仓一很好奇。

    “不,不知道,只是不感兴趣。”严文摆摆手。

    “如果我是你,就不会拒绝。”钱仓一双手插在口袋中,眼神冰冷。

    “什么意思?”严文有些不理解。

    “因为太显眼了,凡是都得多留个心眼不是?也许这是个陷阱呢?”钱仓一做了个戏谑的表情。

    听到钱仓一的话,严文总算明白了。

    “好吧。”严文苦笑一声,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

    走进去之后,钱仓一发现这间房间没有窗户,白炽灯昏暗的光线照亮了整个房间。房间里面堆放了一些杂物,多是一些生活用品,例如碗筷衣物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上面没多少灰,不过却给人很脏的感觉。

    在房间中走了两圈后,钱仓一就发现了一条向下的楼梯。

    这是一条非常显眼的密道。

    “这下面有什么?”钱仓一问严文。

    “我……我怎么会知道?”严文有些尴尬。

    “你先下去吧。”钱仓一指了指入口。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