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恐怖片场 第245章 作证

时间:2018-07-08作者:豪饮地沟油

    “是这样的,家事我们一般都不过问,毕竟……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其余的人插手实在说不过去。卢老,你说是吧?”严宣不太想继续聊下去,于是将话题引到了卢攒身上。

    话说回来,左山为什么会被卡在石头中,我记得我明明有将他推下去,难道后面又有一个地方能够卡住他的尸体?看来待会要去丰夏河看一看了。

    钱仓一心想。

    突然,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朝他飞了过来,这块石头是彭维扔出来的。反应灵敏的钱仓一向侧边躲了一下,成功躲过了偷袭。

    “我不想再听你放屁了!”与之前相比,现在彭维的表情更加狠毒了。

    这家伙,是神经病吗?

    钱仓一在心中说道。

    他眉头紧皱,有了一个想法。

    “彭维,你袭警的事情还没完,刚才又用石头丢我,如果你再这样做,我就将你逮捕,关在拘留室。”钱仓一认真地说。

    “哈哈哈。”彭维听到后怪笑了几声,“就凭你?”

    “别吵了!”卢攒现在心情很不好,“这件事先放放,彭维,管好自己,不然我不客气了!还有常朔,等彭福宝证明了不是你下手之后,请你暂时先离开这里。”

    “这些尸体,你们打算怎么解决?”钱仓一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反对。

    按理来说,无论是如果死的,依据普沙庄的习俗,都会进行土葬,只是现在还没有进行尸检,依据入土为安的说法,可能被这些人的家属看见之后过几天就会下葬。

    只是,普沙庄就这么大的地方,人口虽多,却没有一个像样的医院,最多是一些小型诊所,而且也多是年纪大的中医,进行尸体解剖实在是无能为力。

    “先将他们暂时放在一间房屋中,明天再看。”卢攒取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正常情况下,应该有警方来处理,普沙庄派出所只有三个人,要搬动这么多尸体,一定要借助普沙庄村民的力量。

    “好,可以。”钱仓一点了下头。

    仅仅一天的时间,他就完全替代王盘成为了派出所的话事人。

    “对了,我问一下,是谁发现左山的尸体的?”钱仓一开口问。

    “一个叫刘兴的人。”严宣答道。

    “哦,他属于……”钱仓一很好奇,又遇到了一个不是四家姓氏的人。

    “常朔警官,这话严重了,他不属于谁,他就是刘兴。”严宣笑了笑。

    “他在哪?”钱仓一没有在这方面追问。

    “不知道常朔警官想要做什么?”严宣语气不急不缓。

    “我想看看发现左山尸体的地点,也许可以发现什么玄机。”钱仓一的语气很随意。

    “那等彭福宝来了之后,就让严文带你去吧,他知道刘兴的家在哪。”严宣说完看了看一直跟在他身后的年轻人。

    “麻烦了。”钱仓一没有客气。

    这时候,小钻风三人已经回来了。

    “彭福宝,你把昨晚的事情说说!”彭维见到自己的手下之后,马上开口询问,“如果真是这个叫常朔的人下的手,我绝对饶不了他!”

    在路上的时候,卢斌就已经向彭福宝打了招呼,将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

    所以一路上他都是浑浑噩噩,现在被彭维这么一骂,倒是清醒了许多,只是同时也看见了地上的七具尸体,这七具尸体正是昨晚与他一起潜入普沙庄派出所的七人。

    他产生了一种心悸的感觉。

    虽然身处阳光下,可是背部却非常阴冷,似乎有一双恶毒的眼睛在盯着他。

    “说吧,昨晚发生的事。”钱仓一开口了。

    原本打算留下来当人质的彭福宝,此时却成了能够轻松证明钱仓一没有杀害七人的证明,当然,前提是小钻风与王盘没有将他昨晚出门的事情说出来。

    见到彭福宝迟迟不敢开口,钱仓一陷入了沉思。

    虽然我对彭福宝的性格不是非常了解,但是也知道一两点,他最多属于普通的打手,脑子转得不够快,就算有心想要陷害我,也没有这个能力。至于在路上卢斌和他串通,有小钻风盯着,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机会。

    当然,这样想的前提是小钻风没有背叛我。

    “昨晚,彭老大让我们教训一下叫常朔的警察,于是彭蠡带着我们八个人去了普沙庄派出所,我们打开门后,发现他们两个人在床上睡觉,当时我们还想,只是两个普通的警察,派八个人来是不是有些太多了?四个人差不多也够了。”

    “很快,我们就发现八个人可能还不够,常朔很厉害,很能打,也很敢打。我们将白涵衍装在麻袋中很简单,可是常朔,我们却根本拿他没办法。”彭福宝的话被彭维打断了。

    “你们这群废物,八个打一个还打不赢!”彭维气得直跺脚。

    “不是的,他,常朔抓住了彭蠡,然后……砍了他一左手小拇指的指节,而且,他跟我们说,只要不按他的要求做,他就会一截一截砍光彭蠡的手指头和脚指头。”彭福宝回想起昨晚的场景,依然有些胆寒。

    明明是警察,可是做起这种事来,却比他们都要狠。

    “是这样?”严宣非常感兴趣,他转身对彭维说道:“这么说来,彭维,刚才恐怕你再加上你带来的六个人,只怕还不够给常朔警官打的。”

    “你……”彭维咬咬牙。

    经严宣这么一说,其余人发现,刚才卢攒阻止彭维不是为了保护常朔,而是为了保护彭维他自己。

    “后来我们妥协了,他说普沙庄派出所太小,关不下八个人,再加上有人受伤,所以让他们七个先回去,我留了下来,没想到……”彭福宝说到这里抽泣了一声。

    “继续说。”彭维催促道。

    “后来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我一直被关在拘留室。”彭福宝摇了摇头。

    “这个人后来有没有出去过?”彭维指着钱仓一。

    “不知道。”彭福宝摇摇头,“应该在睡觉吧。”

    “没有。”小钻风补充了一句,“他比我睡得晚。”

    “谁知道他在你睡着后有没有出去?”彭维追问道。

    “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我放了他们七人之后又尾随?彭维,血口喷人也得有个限度,你做的事情,如果用一句成语来形容,那就叫做贼喊捉贼。你诬陷我的话我也可以用在你身上,因为你发现他们七人没有办成你安排的事情,所以你恼羞成怒,将他们都杀了,然后栽赃到我身上。”钱仓一冷哼了一声。

    “检查一下彭蠡的手指。”卢攒开口了,他对一旁的卢鑫说道。

    卢鑫跑到彭蠡的尸体边蹲下,然后拿起彭蠡的手看了看,“的确被砍了,小拇指头和无名指头都没了。”

    “废物!”彭维丢下了两个字,转身离开。m..,更优质的体验。恐怖片场
小说推荐